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生死两茫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此时的宁川,在疯帮村子中享受着世外桃源,但是外面的世界,却已经是暗流涌动。

    正如风传古所言看,宁川回来的消息,三大家族自然也知道了,本来,夏家和梅家都想第一时间来找宁川的麻烦,毕竟两大家主的儿子,都惨死在宁川手下。

    可惜,当他们听到宁川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入虚境小圆满的时候,又都望而却步,不敢轻举妄动,同时,因为某些原因的存在,他们决定先观望一番。

    可以说,无论是夏天其还是梅超君,这几年的时间里,时时刻刻都“挂念”着宁川,都不知道多少次在梦中,他们见到宁川染血饮恨在他们眼前。

    这一次机会来了,他们绝对不会错过,更加不容许错过,因为他们知道,宁川实力进步得如此迅速,错过了这一次,或者就没有机会了。

    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宁川,已经是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存在,不然的话,三大家族也不至于那么谨慎。

    “枉费我们一直压制那疯帮,如今一个宁川回来,将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化为乌有,可恨啊!”

    梅君超面目狰狞,咬紧牙关,声音似乎出自千尺寒雪一般,他的态度,和其他两个家主的态度相差不大,毕竟对于宁川这个蔑视规矩的人,他们并没有什么好感。

    ……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无论是三大家族,还是疯帮,都在静观其变,一时之间,竟然达成了少有的默契。

    对于这些,宁川也不过问,反正他已经习惯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生活,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规划的,麻烦来了,解决便是。

    或者连宁川也不知道,随着他实力的提升,他的心境也变得平和了下来,这,才是一个强者应有的姿态。

    而宁川在疯帮村子里,则为疯帮增加了一个修炼项目,那就是早晨的时候,全都聚集起来,听宁川吹奏曲子。

    疯帮的兄弟大多数是一些被三大家族所压榨的绿林好汉,常年在江湖上行走,难免沾染上几分戾气,而宁川运用玄息吹奏出来的曲子,不单单可以洗涤他们的心灵,更可以帮助他们修炼。

    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有人拒绝,半个月以后,成效显著,疯帮的兄弟们,身上的戾气被消除了不少,更有甚者,在宁川的乐声中得到了感悟,进而突破。

    而宁川呢,除了在帮助兄弟们,自己也没有闲着,一方面,自身的修炼没有落下,另一方面,则在吹奏曲子的时候,反思自身,从中得到进步。

    古人说,温故而知新,在这一个过程中,宁川也的确能够得到不小的提升。

    这天,宁川如常,为众兄弟吹奏完曲子以后,突然想起离开北域时候,落花城主赠送给他的玉简,连忙返回房间,关上房门,将其拿了出来。

    这玉简,是落花城主在离开的时候塞给他的,里面是什么,宁川也不太清楚,但是对落花城主而言,定然是十分重要的东西,不然的话,在离别之际,她也不会说出如此的话来。

    一股清凉传入手中,宁川拿捏着的,似乎不是一块玉简,而是一块寒冰。

    很快,玉简的冰凉便遍布全身,而宁川也逐渐习惯了这种温度,缓缓闭上眼眸,分出一丝神念,探入玉简之内。

    “嘶……”

    在玉简之中,似乎有一道力量随着宁川的神念,快速融入他的脑海之中,只感觉到浑身一阵冰凉,下一刻,脑海中出现了一段让人沉醉的旋律。

    这种感觉,和疯帮的兄弟听宁川吹奏一般,很快,宁川便沉迷了下去,他缓缓闭上了眼眸,嘴角微微上扬,细细感受着脑海中响起的仙乐。

    是的,这乐声虚无缥缈,但是宁川却有一种感觉,那是落花城主在弹唱,曲声悠然,润物无声,就好像是春雨一般,沁人心脾。

    宁川不是第一次听落花城主弹唱,但是却是第一次如此沉醉。

    本以为,美好的事物总会一直美好下去,事实上却不是,不到一刻钟,琵琶声逐渐变得焦灼,一开始温柔的感觉,也逐渐伤感了起来。

    在宁川的脑海中,宁川似乎看到了一对恋人在离别,男的不舍离别,却不得不离别,女的不忍离别,却不得不放手,伤心欲绝。

    不知不觉间,宁川的眼角已经留下了泪水,从这歌声中,他仿佛感受到了当初离别的时候,落花城主那伤心欲绝的痛苦。

    良久良久,歌声停止下来,所有的琴声化作几个大字,悬挂在宁川的脑海中——生死两茫!

    琴声停止,但是宁川却没有睁开眼眸,他依然沉浸在琴声之中,不能自拔,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他才回过神来,而他眼角的泪水,早已经干涸了。

    这玉简,除了一首曲子,并没有给予宁川太多东西,但是宁川却是知道落花城主的用意,不然的话,落花城主也不会如此喜爱宁川。

    有些事情,不需要多说,都知道的。

    “世人都说,落花城主无情,不问世事,只愿在落花城中,养花种草,可是,谁又知道落花城主如此做,不过是在等待爱人的归来……”

    轻叹一声,宁川低声呢喃着,从歌声中,他仿佛看到了落花城主的故事,也深切地感受到,落花城主对爱人思念之心切。

    他念风雪衣,不过只有几年时间,落花城主念爱人,却远远不止几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莫说宁川无法看透情之一字,就连落花城主,也无法看破。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两手结印,将房间封锁以后,反手拿出了玉笛,细细回味着生死两茫,笛声也逐渐响了起来。

    对于生死两茫的每一个音符,宁川都清楚地记得,但是当宁川想要用玉笛重新演绎一次,却是无法做到,他总觉得,在演奏生死两茫的时候,其中缺少了一些什么。

    笛声停止,宁川没有继续弹奏下去,缓缓睁开眼眸,眉头紧皱,心底却在思索着。

    乐之一字,最为讲究的,是动人心弦,他即便能够吹奏出完整的生死两茫,但是却无法像落花城主那般,做到让人沉醉,这,便是区别。

    世间大道三千万,这同样也是一条道,现在只能说,宁川无法触碰到落花城主的道。

    “难道是我的功力不够么?不是的!”

    想到这个问题,宁川摇了摇头,否认了这种想法。

    就像当初跟随琴魔师尊学艺那般,他即便是一个对玄息一无所知的少年,但是在琴魔和师姐的歌声中,却总能体会到一些什么……

    收起玉笛,宁川盘坐在地,再次闭上了眼眸,生死两茫在脑海中继续回响着,而他也一次次沉醉在琴声中……

    一天……两天……三天……

    时间如流水飞快,眨眼之间,宁川便闭关了上十天,这十天的时间里,疯帮的兄弟也很自觉,没有打扰宁川,甚至还安排了人,帮助宁川守门,以免被人打扰!

    这天,天气如同平常一般,阳光明媚,微风拂脸,在房间中的宁川,经过十天的探寻,无数次琴声的洗涤,终于感受到他所需要的是什么!

    “情……因情所起,为情所终!”

    睁开眼眸的宁川,轻声低喃了一句,这一刻,他已经彻底明白生死两茫所需要的东西。

    当初,落花城主弹奏的生死两茫的时候,定然是想着自己的爱人,才有这般感人的表现,宁川想要吹奏出来,自然也需要同样的感情来为生死两茫加持……

    很快,关于风雪衣的一幕幕便出现在宁川的脑海中,在流云城中那甜蜜的情景,化作生死两茫的前半部分,温柔似水,当看到风雪衣被掳走,而后逐渐失去记忆的时候,笛声又逐渐凌厉了起来。

    旋律是一样的,但是此时宁川的笛声,却是带着一股浓重的杀意,对逆天阁,对魔道邪修的恨,此时全都化作了笛声,汹涌而出。

    笛声透过房间,传颂到村子之中,一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在享受着生死两茫的美妙,但是很快他们便感觉到了不对劲。

    “噗!”

    凌厉的笛声让他们无法承受,有人已经张口吐血,风传古大惊,连忙让疯帮兄弟,封锁听觉,紧守本心。

    即便是这样,疯帮兄弟也能隐约听到宁川的笛声,不过,这些低声已经无法伤害到他们了。

    相反,此时他们仿佛都化身成为了宁川,为了爱人,斩尽挡在前方的荆棘,决不后退。

    事实上,就连宁川也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他的笛声竟然造成了如此强大的威力。

    许久许久,仇恨消亡,宁川脑海中出现了上官怀梦,那个一直在他身后,默默支持着他的美丽女子,瞬间宁川便变得柔情似水,温暖自心间缓缓流过。

    宁川的笛声,带动着疯帮兄弟的情绪,感受着宁川的心情,当笛声停止的那一刻,他们才回过神来。

    “嘶啊……”

    睁开眼眸,宁川早已经泪流满面,亲自演奏生死两茫,比他听的时候,感受更加深。

    如果说听的时候,他是一个旁观者,那么刚才,他就是一个当局者,每一个旋律,都有着回忆的灌溉,让生死两茫拥有新的灵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