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夏炎炎和坦森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别哭了,你看,你的妆容都花了!”

    在宁川的怀抱中呆了好久,宁川才缓缓开口,夏炎炎脸上一红,轻轻推开宁川,笑骂着说道:“你的妆才会花,本小姐花容月貌,根本就不需要胭脂俗粉来装饰!”

    的确,夏炎炎的面容,和上官怀梦,风雪衣,落花城主等人比起来,也丝毫不逊色,这些胭脂俗粉,反倒有一种玷污她们的感觉。

    当然了,宁川这么说,只是不想让夏炎炎继续呆在他的怀里。

    曾经他和夏炎炎说得很清楚,他们两人是绝不可能成为爱人的,只可惜,夏炎炎本就是真性情的女子,敢爱敢恨,无论宁川如何拒绝,她都不离不弃。

    “那是那是,夏小姐天姿国色,如此容貌,何须化妆?”

    宁川点头哈腰,连连恭维。

    没有哪个女孩子讨厌被夸奖的感觉,特别是被自己所爱的男人夸奖,夏炎炎闻言,笑的花枝乱颤,脸上的泪痕也消失不见。

    笑了许久,宁川才一脸正色的说道:“许久不见,让你担心了!”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夏炎炎看着此时的宁川,不由得呆了一下,回过神来,莞尔一笑:“知道我担心就好了!”

    接下来,两人便在月光下,屋顶上畅谈,这样的事情,他们以前也做过,现在却别有一番味道。

    白天时候,和南岭修者说的话,大多都是吹牛皮,但是和夏炎炎说的,却是句句属实,宁川没有任何保留,将禁地中发生的事情,北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炎炎。

    “经历了这么多,难怪你的实力增长得如此快!”

    如今的宁川已经是入虚境小圆满,远远甩开了夏炎炎一条街,这种差距,让夏炎炎不免得有几分落寞。

    以前她为了跟上宁川的脚步,疯狂修炼,出生入死,寻找奇缘,这一次宁川回来,她却是再也没有信心追上去了。

    随着修为的增长,想要突破,将会越来越困难,可是宁川却仿佛没有这一条束缚一般,接连突破,这样的实力,即便是当初的东伯乐,对比之下,也只有黯然失色。

    如今能和宁川叫嚣的,恐怕就只有南岭中那些老家伙了。

    “不变强,便会死,死了,你可就见不到我了!”

    宁川笑盈盈地看着夏炎炎,夏炎炎给了宁川一个白眼:“想不到一两年时间不见,嘴巴竟然这么会说了,说,是不是和落花城主有一腿?”

    夏炎炎口是心非,表面上凶巴巴的,但是听到宁川如是说,却像吃了蜜糖一般甜。

    呵,女人!

    “没有!绝对没有!”

    宁川严肃的模样,逗得夏炎炎又是一阵发笑。

    其实,即便宁川和那个落花城主有情缘在,她也没有办法左右,因为她深知,宁川虽然相貌平平,但是如果和他接触,便会被他身上的品质所吸引。

    无论是她,还是风雪衣,上官怀梦,拓跋月儿等等,这些女人,全都是倒在宁川这种品质上的。

    这一夜,月下两人有说有笑,时间过得很快,眨眼之间,太阳便升了起来,新的一天也随之到来。

    头一天,因为宁川回归的消息,各路修者纷纷涌入了这一座名不经传的小城池,直到晚上才平静下来。

    这不,如今天色刚亮,便有修者陆陆续续到来,他们都想前来看看,消息是否属实,毕竟从禁地中回来,而且实力大增,这样的传说,实在是太神奇了。

    看着陆续到来的修者,夏炎炎不由得感叹一句:“这次你从禁地回来,恐怕不久之后,便会有无数人冲入禁地中了!”

    “不至于吧?我将禁地说得如此恐怖,他们也敢?”

    宁川话一说出来,便知道自己有多愚蠢了,修者本就是为了寻求长生,得道成神而活的,只要能够提升实力,他们自然愿意去做。

    再说了,有了宁川这个成功的例子,他们定然会更加疯狂。

    “但愿他们没有吧!”

    想明白其中的关系以后,宁川只能轻声说一句,毕竟在他吹牛的时候,已经将吞天鼠这种层次的妖兽都说了进去,如果还是没有办法震慑世人,那也只能怪他们太过贪心了。

    不是迫不得已,谁又会愿意踏入禁地?当初,宁川也是无路可走才会如此选择。

    “坦森来了!”

    朝阳完全升起来的时候,宁川心头一动,远方出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不多时,坦森庞大的身躯便出现在他们眼前。

    坦森依然是以往那副憨厚的模样,只是皮肤更加黑了,他的境界,和宁川相差不大,已经达到了入虚境后期。

    “川哥!”

    见到宁川,坦森激动得身子都颤抖了起来,宁川哈哈一笑,二话不说,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和夏炎炎拥抱的时候不同,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拥抱,孔武有力,他们甚至能够从力量上,感觉到彼此之间的想念之情。

    “或者,这便是基情吧……”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夏炎炎轻声地说了一句,这一刻,她竟然有些羡慕坦森——起码宁川会紧紧将她抱着。

    “是啊,我这基情,比你那什么情要好一些,知道宁川回来,都不告诉我们,自己一个人跑了过来,昨晚还开心吧?”

    两人松开,坦森坏笑地看着夏炎炎,夏炎炎自然知道坦森话中的意思,二话不说,抡起拳头,一拳轰了过去,猝不及防的坦森,直接被轰下屋顶,跌落在街道之上。

    “姑奶奶还是没变啊,脾气依旧暴躁!”

    宁川调侃着,夏炎炎却毫不在乎,拳头在宁川面前扬了扬,示意说话小心点,不然一样要被挨揍。

    这才是真正的夏炎炎,性格火爆,看着她,宁川就仿佛看到当初见面第一把就坑她的那个夏炎炎。

    “真是的,要打架就早说吗,又不早说!”

    坦森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他再次回到宁川身边,一脸郁闷,不过,当他遇到夏炎炎那恶狠狠的眼神之后,立刻便认怂了,嘴里嘟哝着好男不同女斗。

    的确,几人曾经并肩作战,亲如兄弟,情同手足,他们两个男的,很多时候都会让着夏炎炎。

    “坦森,这一次,我去了一趟北域,也去藏村!”

    拍了拍坦森的肩膀,宁川决定将事情告诉坦森,毕竟早一秒告诉坦森,坦森就不用提心吊胆。

    这两年来,宁川消失不见,坦森到处问药,却没有哪一个丹药师愿意帮助他,甚至有人冷嘲热讽,说宁川是炼丹天才,让他找宁川帮忙。

    这个消息,对于坦森来说,如同炮弹一般落在他心里。

    坦森一下子便抓住了宁川的双手,紧张地问道:“川哥,我爹他……他怎么样了?”

    平常时候,坦森也是沉稳之人,但是说到他父亲,竟然结巴了起来,宁川甚至能够感受到坦森心中的紧张。

    “昨晚宁川跟我说了,唉,很可惜……”

    夏炎炎一边说着,一边仔细观察着坦森的神色,果然,坦森的眼眸立刻便暗淡了下来,眼中的泪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这个时候,夏炎炎哪里还敢逗坦森,连忙把话说完:“很可惜,宁川将你父亲治好了!”

    “真的!”

    人生大起大落太快,坦森刚暗淡下去的眼眸,立刻便亮了起来,他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宁川,意思很明显,他想要得到宁川的确定。

    “放心吧,伯父很好,现在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

    微笑地点了点头,宁川眼中充满着诚实,坦森再也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两年,过得实在是太苦了,每一天他都在担心着父亲,寻药未果之下,他便想要回到北域,奈何,北域的路也没有找到。

    如今听到宁川说,父亲的伤势已经痊愈,坦森这两年压抑的情绪,再也没有办法压抑,彻底爆发,靠在宁川的肩头上,嗷嗷大哭,如同一个孩子一般。

    正如坦森所说,一声川哥,一辈子都是川哥,在北域,只有宁川能够成为坦森的依靠,即便夏炎炎和他并肩作战过,情如兄妹,宁川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够替代的。

    “哭什么,这不是没事了么?”

    宁川如同老父亲一般,轻轻抚摸着坦森的头颅,夏炎炎在一旁却说说道:“让他哭吧,这段时间以来,他也的确辛苦了!”

    坦森的哭声,即便用惊天动地也不为过,很快便惊动了整个小城镇,无数人在街道围观着这上面的情景,这一次,他们没有议论,相反十分安静。

    你以为他们是不愿意打扰这美好的一幕么?

    并不是的,此时他们心中,无不在想着同一个问题——宁川去禁地回来,是不是性取向发生了变化?

    不然的话,怎么身边有一个大美女不抱,反而抱着一个比他还要高的糙汉子?

    “好了,继续哭下去,可就要成为笑话了!”

    许久,宁川轻声的说道。

    夏炎炎见到他,会流泪宁川倒是有所准备,他没有想到,坦森见到他,竟然也会如此激动。

    “让川哥见笑了,给川哥丢脸了!”

    擦掉脸上的泪水,坦森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刚才的泪水,将他心中的大石都冲走了,如今坦森的脸上,全是轻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