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告别拓跋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道理谁都懂,但是能不能做到,却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一点,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者,都是如此的。

    宁川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听到拓跋苍奇的话以后,轻叹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一天,一老一少在后山的坟墓上呆了一天,除了拜祭那些死去的拓跋家族修者之外,两人还交流了一番修炼心得,最后月明星稀,两人一同离去。

    很难想象,原本是拔刀相向的两人,竟然这么快便恩仇消散,甚至还有一种把酒言欢的感觉。

    接下来的日子,宁川便过得平凡很多了,在拓跋家族中,和拓跋月儿一同修炼,偶尔切磋,有时候也会离开拓跋家族,逛一逛黄城。

    这段时间里,他得知最让他震惊的消息,便是凌阳天疯了以后,没多久便在凌家中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什么也没有留下。

    有人说,凌阳天被以前的仇人杀了,有人说,他是去找宁川寻仇了,也有人说是凌志天不想让凌阳天威胁到他的地位,暗中把他给杀了……

    这些说法,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人能够证实其真假,毕竟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的凌阳天,仅仅是消失了而已。

    “因果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啊!”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的宁川,就只有感叹了,毕竟凌阳天疯了以后,他便没有想过要杀凌阳天,如今又消失了,无论怎样,都是凌阳天的报应。

    半个月以后,宁川将入虚境小圆满彻底巩固,也没有继续留在拓跋家族中的心思,便准备离开。

    “不再多留一段时间么?”

    开口挽留的,自然就是拓跋月儿,拓跋苍奇对于宁川的浪子心态,早已经清楚,离去可以说是迟早的事情,即便挽留,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不了,当初我从天外来,如今也是时候想想怎么回去了……”

    摇了摇头,宁川轻声说道。

    在北域中的事情,他基本都已经了却了,也是时候回到南岭了,只是可惜,风雪衣没有办法跟他一起回到南岭了。

    说也奇怪,自从上一次逆天阁的事情以后,宁川也一直在追寻风雪衣的下落,可是,他们却像是失踪了一般,再也没有他们的踪影。

    “那你是要离开这里了吗?”

    拓跋月儿心头一动,竟然有几分悲伤,连忙问道。

    离开拓跋家族和离开北域,是两个概念,在北域中,还会有相见的机会,但是如果不在北域,以后拓跋月儿想要见宁川,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感觉到拓跋月儿的情绪,宁川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微笑着说道:“我们还年轻,可能还有很多,说不定我们什么时候还可以再相见呢?”

    “嗯……”

    拓跋月儿只能木然点头,她想极力挽留宁川留在家族中,但是想到两人的关系,不过是朋友,又硬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拓跋家主,宁川就此别过!”

    “告辞!”

    双手抱拳,躬身告辞过后,宁川便大步走出了拓跋家族,而宁川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月儿啊,宁川说得对,你们还年轻,以后的可能还有很多……”

    拓跋苍奇本想安慰女儿一番,不成想,话说到一般,却仿佛点醒了拓跋月儿一般,她抬起头来,眼眸中闪烁着精光,呢喃着说道:“对啊!竟然他能离开北域,我又为什么不能离开呢?”

    “荒谬!”

    拓跋苍奇闻言,连忙说道。

    月儿是他的宝贝女儿,在他心里,月儿的地位比整个家族都要高,拓跋月儿要离开北域,他是万万不会允许的。

    “嘻嘻……爹爹,女儿开玩笑的,爹爹如此疼爱女儿,女儿又怎么舍得呢?”

    拓跋月儿一见到父亲如此模样,十分聪明,吐了吐舌头,挽着拓跋苍奇的手臂,连忙说道。

    只是,拓跋苍奇明知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现在拓跋月儿笑脸相迎,却偏偏无法打骂,只能长叹一声。

    离开拓跋家族的宁川,在黄城中行走着,现在宁川在拓跋家族中,简直就是名人。

    一是因为宁川此前在黄城中突破,闹出了极大的动静,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宁川是唯一一个得罪了拓跋家族,还可以和拓跋家族言和的人!

    “逛街啊!”

    “宁公子,要不要进来坐坐?”

    ……

    走在路上,无数黄城的人热情和宁川打着招呼,而宁川也一一回应,这种感觉,就像他才是这个黄城的主人一般。

    如此多人主动和宁川打招呼,除了宁川的出名之外,还因为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宁川在街上闲逛,待人友善,众人皆知,在此之前,这些人很难相信,当初那个杀戮如魔的年轻人,竟然会有如此和善的一面。

    逛了一圈,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而街道上的行人也逐渐变得稀少,缓缓升上半空,看着这逐渐平静下来的黄城,宁川在心底说了一句再见以后,转身飘然离去。

    出了黄城的宁川,本想去和坦屠一族告别的,但是想到还没有找到离去的方式,也就算了。

    可是,等到宁川飞出去很远以后,停下来却发现,偌大的北域,他竟然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或者这便是游子的可怜之处吧?”

    停下来,看着一片黑暗的荒野,宁川轻声说了一句,心下竟然有几分荒凉。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将北域当做是他的“家”,他不过是一个路人而已,终究他要离开北域。

    “唉……”

    长叹一声的宁川,无处可去,唯一想到的,便是回到落花城,只有在落花城中,他才能有那么一点归属感——或者宁川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将落花城主当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这一次去落花城宁川并不着急,一路上慢慢飞行,听听歇歇,路过一些小城镇的时候,会停下来好好享受一番。

    到现在,宁川才知道,他在北域中,原来已经如此出名——无论他去到哪里,总会有人立刻认出他。

    没有了凌家的追杀,也没有了拓跋家族的追杀,宁川现在自然无需躲躲藏藏,这种感觉,实在是畅快。

    “如果一直可以这样就好了!”

    享受着毫无危险,而且万众瞩目的时光,宁川在心中时不时感叹着,不过他也明白,如果没有之前的磨难,他也不会得到这么的赏识和赞扬。

    先苦后甜,雨过后便是彩虹,这样的道理虽然肤浅,但是真正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却是让人十分开心。

    大约过了十天悠闲的日子,宁川也终于再次来到了落花城,自然的,宁川的出现再一次引起了落花城的震荡。

    “现在你的名号,可比我这个城主的名号还要响亮啊!”

    来到城主府,落花城主轻笑着调侃,宁川哈哈一笑,脸上带着几分羞涩。

    “说吧,这一次来找我,因为什么?”

    落花城主憋了一眼宁川,淡淡说道,宁川连连咳了几声,正色的说道:“落花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想你了,回来看你都不可以么?”

    “切!”

    这样的鬼话,落花城主根本就不会相信,嗤笑一声,一双明眸看着宁川,缓缓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小子可不是这么闲的主!”

    “不!我就是来看你的!”

    一开始,宁川还十分严肃,但是被落花城主的目光如此看着,逐渐他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缓缓说道:“事实上,这次我来,很有可能是跟落花前辈告别的!”

    “告别?你又要去哪里?”

    落花城主眉头轻蹙,不解的问道,但是在她心里,却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如果宁川在北域中走动,根本就不需要来告辞,现在看来……

    “我想离开北域了!”

    很快,宁川便证实了落花城主的猜想:“我本不是北域的人,如今北域事情已经了却,也是时候回去了!”

    “那你要回哪里?”

    久久,落花城主才开口,心中竟然对宁川有几分不舍。

    落花城与世隔绝,无数年来,落花城主只能在城主府中种植花草,一边静静修炼,日子虽然休闲,倒也有几分无聊。

    自从宁川来到这里,落花城主的生活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几分变化——满园春色中,宁川会和她合奏一曲,感觉和多年前那般相似,不但如此,她还收了一个记名弟子,让她从暴龙丑女,逆袭成了北域美人。

    现在宁川要离开,那也就说明,落花城主将要回到以前的生活,虽然她不反感,但是心里却有几分落空,兴许是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吧?

    “南岭,中州……我的亲人和朋友,都在那里!”

    “既然你执意要离去,又何必来告诉我?”

    不知为何,落花城主在听了宁川的话以后,态度突然变得冷漠了起来,宁川看着一脸清冷的落花城主,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唉……”

    落花城主轻叹一声,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只是眼眸之中,多了几分忧愁。

    本以为像落花城主这种修炼了漫长岁月的强者,可以坦然面对离别,不曾想,她也会被离别的忧伤扰乱心神。

    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自然不会,只是宁川在落花城主的心中,有些特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