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笑泯恩仇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对于这些人的赞扬,宁川自然是没有听到的,他依然沉醉在突破的状态中,无法自拔。

    元力涌入他的体内,让他有一种回到母亲怀抱的感觉,亲切,温暖,安全!

    而随着元丹吸收天地元力,在元丹之上,逐渐出现了一道道纹路,这些纹路萦绕在元丹上,看上去就像是快要破裂一般。

    如果是别人看到宁川的元丹如此,定然会大吃一惊,认为宁川现在的状态堪忧,但是只有宁川知道,他现在的状态好得不得了!

    元丹上面的那一条条“裂痕,”不是别的,正是宁川如今吸收的那些天地元力,此时凝结在元丹之外,萦绕着元丹,如同保护层一般,护着脆弱的元丹。

    别的宁川不敢肯定,但是宁川却百分百可以肯定,经过这一次以后,他的丹田绝不会这么轻易被人击碎!

    之前,他遇到强大对手的时候,有好几次差点被其击碎丹田,想不到这一次突破,天地元力便立刻加固丹田,这对宁川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宁川的状态逐渐平静下来,那金色光柱也被收回身体之内,原本张开的元丹,此时也缓缓收拢,再次化作珠子。

    不同的是,如今元丹被一条条纹路笼罩着,珠子也更加晶莹剔透,如同宁川如今的状态一般,神采奕奕。

    宁川心中欢喜至极,但是却还有一点疑问,因为他现在的境界,依然是入虚境后期,似乎并没有达到小圆满——按照道理来说,他已经是入虚境大圆满修者了。

    “嗡!”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元丹内的灰色元力突然动了起来,如同烟雾一般,逐渐散开,流入那一条条“裂痕”中。

    “这……”

    随着“裂痕”和灰色元力融合在一起,宁川感觉到,元丹变得越来越牢固,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坚不可摧。

    “轰!”

    终于,在持续了一刻钟以后,一声轰鸣在宁川体内响起,最后的壁垒被破,宁川彻底成为入虚境小圆满!

    “咚!咚!咚!”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发出强而有力的跳动,这一次的突破,不单单让宁川的实力,丹田增强了,他的生命力,也更上了一个层次。

    “这小子,果然是人中之龙啊,如果月儿能够和他喜结良缘,也未必不是好事……”

    身为整座黄城中,最强大的人,拓跋苍奇一眼便看出了宁川的变化,此时,他身在家族中,目光如电,将宁川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相比于凌阳天,拓跋苍奇就聪明多了,见识到宁川的潜力以后,不再惹事,反而主动出手相救,挽回两家的关系。

    但是身为家主,他又没有主动认错,将出手的理由推给女儿,不得不说,拓跋苍奇的确有能力成为一代枭雄。

    而凌阳天,简直就是自己作死的。

    “呼……”

    正式突破以后,宁川心中一阵畅快,半空中,宁川长呼一口气以后,缓缓落了下来。

    “月儿姑娘,让你担心了!”

    早在上面,宁川便发现了拓跋月儿,所以宁川便落在了她面前,真诚的说道。

    即便如今他对拓跋月儿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但是拓跋月儿如此对他,一句感谢,还是要的。

    “你没事就好!”

    拓跋月儿轻描淡写,但是在心底之下,却是波涛翻滚,这一声感谢,让她觉得此前一个月所做的,都是值得的。

    有人会说女人很傻,但是为所爱之人做的事情,又怎么能说是傻呢?

    就像宁川,为了风雪衣,爬山涉水,跨海过域,不也是因为一个情字么?

    转身,宁川返回了客栈,拿出五千元晶,放在掌柜跟前,略带抱歉的说道:“这次的事情,给贵店添麻烦了,这些,算是我这段时间的房费,多的,就当是赔偿吧!”

    五千元晶对于一间客栈来说,绝对是绰绰有余了,掌柜连连摆手,说什么也不肯收下元晶,在宁川的一再坚持之下,才勉为其难的收下来。

    这种厚道的掌柜,不多见了。

    “月儿,走吧,回拓跋家族!”

    回到拓跋月儿身边,宁川又说道。

    如今清醒过来,回想之前所做的事情,心生愧疚,现在,他想要去拓跋家族,向拓跋苍奇说一句对不起。

    “嗯!”

    以往的宁川回来了,拓跋月儿也心安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跟在宁川身后,返回家族。

    这一夜的动静,就此落下帷幕,当众人想继续沉睡的时候,东方已经逐渐亮了起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经过一个月的蛰伏,宁川再次成为全城热点,这一晚的突破,黄城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上至老太,下至幼童,全都在谈论着宁川。

    回到拓跋家族,一入门便见到拓跋苍奇在大院中晨练,宁川也没有打扰,静静的等待着,拓跋月儿则是先行离去。

    一直到中午时分,拓跋苍奇才修炼完毕。

    “呼……年纪大了,修炼速度也越来越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性命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收工以后的拓跋苍奇,长叹一声,悠悠说道。

    显然,他早就知道宁川等候在此了。

    这句话说得就像是一个迟暮老者的感叹,但是宁川却不以为然,因为他知道,拓跋苍奇的性命绝不会这么快便枯竭,他说的话,远没有他的外表那么苍老。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宁川不回答,拓跋苍奇也不再纠结,转头看着宁川,淡淡的说道。

    日出东方到现在,也有三四个时辰了,宁川一直在此等待,他可不认为是闲着无事,当然了,他更不可能因为宁川的等待而停下修炼,这是他作为拓跋家主的尊严。

    “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跟您道个歉,说句感谢!”

    宁川笑了笑,没有觉得丝毫为难,自然而然就说了出来。

    倒是拓跋苍奇,眼睛一眨,不相信的看着宁川,显然,拓跋苍奇认为宁川这种天资超绝的天才,是不会轻易开口道歉的。

    “为何道歉?又为何感谢?”

    惊疑不定的看着宁川,拓跋苍奇沉声问道。

    他可不敢小看宁川,以前他只认为宁川是一个资质极好的天才,但是这一段时间看来,宁川有的不单单只有天赋,还有他的脑子,也比一般人要聪明得多。

    不然的话,凌渡也不会被他杀了,凌阳天也不会被他逼疯。

    “为我以前所做的事情道歉,为您在凌火城中的出手,而表示感谢!”

    宁川微微躬身,字字清晰,落入拓跋苍奇的耳中。

    拓跋苍奇不语,定定的看着宁川,浑浊的眼眸也在不断变化着,最终长叹一声:“罢了,罢了,过去之事,莫要再提!”

    没有料想到拓跋苍奇竟然会如此轻松原谅他,宁川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拓跋苍奇,从他的眼眸中,宁川没有看到往日的狡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明。

    “到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说完,宁川微微一笑,拓跋苍奇亦然,两人一笑泯恩仇,以往恩怨,既往不咎。

    “如果不是因为我女儿的原因,就算你是天才,凭你杀我拓跋家族无数修者,我也不会放过你!”

    拓跋苍奇突然说道,宁川点了点头,不可置否,缓缓说道:“他日,麻烦拓跋家主带我到他们坟前,给他们上一炷香吧!”

    “好!”

    点了点头,拓跋苍奇又长叹一声,缓缓说道:“我也有罪过啊,如果不是我害怕月儿嫁不出去,倒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强迫你!”

    “现在你不怕月儿姑娘嫁不出去了?”

    “去你的,现在追求我家闺女的人,多了去,还愁这个?”

    拓跋苍奇给了宁川一个大白眼,很快,院子中便响起了阵阵笑声,躲在远处观看的拓跋月儿,看到这幅模样,轻纱遮面,微微一笑。

    倒不是因为听到父亲说很多人追求她,而是因为看到这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下来,毕竟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心上人,如果关系一直如此恶劣,夹在中间的拓跋月儿,总是难做的。

    和拓跋苍奇一笑泯恩仇以后,宁川便在拓跋家族中住了下来,第二天,在拓跋苍奇的带领之下,宁川便动身前去拜祭那些死在他手下的拓跋家族修者。

    一注引魂香,一曲渡魂曲,宁川为自己曾在拓跋家族犯下的杀孽,画上了一个句号。

    那一次的厮杀,正如拓跋苍奇所说,并不完全怪宁川,他也有着极大的责任……

    “身处高位,有时候一些事情,即便知道是不对的,也必须去面对啊!”

    浊酒下地,拓跋苍奇感叹连连,浑浊的眼眸不知何时已经沾满了泪水。

    宁川还是第一次见到拓跋苍奇如此,以往的拓跋苍奇,笑脸迎人,又有几人能看破他笑脸下的想法?

    “你的实力都已经如此强大了,还在乎权贵么?”

    仰望着蓝天,宁川自顾自的说道:“我是个散人,没有家族的羁绊,一出道,我便为了自己,身边的人而战,倒也落得个自在!”

    “可是,我不能啊……”

    拓跋苍奇摇了摇头,言语中多少有几分落寞。

    宁川所言,他自然明白,只是他管理了拓跋家族数百年,感情深厚,又岂是说丢下便丢下的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