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小昭之死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竟然醒了,那就别装了吧?”

    来到床边,拓跋苍奇沉声说道,宁川在稍稍思索以后,缓缓睁开了眼眸。

    他和拓跋月儿的关系不错,但是和拓跋苍奇,却有着不小的仇恨,加上小昭的事情,宁川对拓跋苍奇就更加没有好感了。

    虽然拓跋苍奇把他救了出来,但是宁川却不会觉得这样的事情值得他去感激涕零——他,比拓跋月儿更加能看清楚这其中的利弊关系。

    “拓跋家主,我可真要多谢你把我救回来啊!”

    缓缓坐起来,宁川不咸不淡的说道,其讽刺之意,清晰可见。

    冷哼一声,拓跋苍奇的面色也阴沉了下来:“不用客气,如果不是我女儿苦苦哀求,我也不会出手!”

    拓跋苍奇这么说,把功劳全都推给了自己的女儿,而他也可以保留几分面子,免得被天下人传唱,救了一个拓跋家族的仇人。

    没有回答拓跋苍奇,房间就此沉寂了下来,安静得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或许是过了一刻钟,又或许是过了一个时辰,总之,沉寂的时间总是显得特别漫长,在这段时间里面,拓跋苍奇心中在不断的挣扎着,阴沉的眼眸,也在不断的变幻。

    良久,他终究是打破了平静:“那个女孩的事情,很抱歉!”

    “抱歉!?一句抱歉就完了?”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宁川心中便升起了怒火,“刷”的一声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揪住了拓跋苍奇的衣服!

    一双眼眸富有侵略性,直直的看着宁川,冷声说道:“那是一条人命,你的一声道歉,能挽回她的性命么?”

    被宁川如此拖拽着,拓跋苍奇也没有挣扎,他接受着宁川目光的侵略,平静的看着他:“凌阳天突然出手,这是你我都始料未及的事情,让拓跋家族为了一个死去的普通人,和凌家开战,并不是明智之举!”

    说完,拓跋苍奇便不再多言,宁川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缓缓松开了手,坐在床上,两眼无光。

    “凌家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有实力,那就去报仇吧!”

    拓跋苍奇说完便转身离开,房间之内再次剩下宁川一个人。

    对于拓跋苍奇说的话,宁川是知道的,本来拓跋苍奇和他就没有什么交情,他又怎么奢求别人为小昭报仇呢?

    就像拓跋苍奇说的,能够报仇的,或许就只有他自己了。

    “小昭,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手用力的抓着床沿,直接甚至插入了木头里面,宁川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说着同样的话。

    因为死士村的事情,宁川对凌阳天早已经没有了好感,亲眼看着他恩将仇报,更是让宁川对他的怨恨,到达了极致。

    原本,宁川想要将这里的事情解决好,便回南岭,但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不杀凌阳天,势不回去!

    “吱呀……”

    在思索着的宁川,再次被声音打断,抬头望去,拓跋月儿缓缓走了进来。

    “听父亲说,你醒了!”

    拓跋月儿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战斗的暴力恐龙女,如今,她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女儿家,体贴入微,并没有主动关心宁川的情况,而是旁敲侧击。

    不得不说,落花城主是有几分门道的,竟然可以将如此一个女人,调教成现在这模样。

    “小昭呢?”

    摇了摇头表示没事,宁川艰难开口,声音沙哑。

    无论生离还是死别,一样都让人难以忍受,只是,事已至此,即便不接受也必须要接受。

    “尸体在后院,明天下葬了!”

    拓跋月儿将情况交代清楚以后便不再多言,她怕说得越多,宁川就越伤心,倒不如少说,这一点也是从落花城主身上学来的。

    “带我去!”

    整理了一下衣服,宁川缓缓站了起来,拓跋月儿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转身带路。

    走出房门,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他们离开凌火城的时候,是傍晚,现在却是午夜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冷,凉风吹来,宁川竟然打了一个冷颤。

    “你……没事吧?”

    拓跋月儿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心中的想法,转过身来,一脸关切地问道。

    现在的宁川,根本不像她认识的宁川,她倒愿意看到宁川大吵大闹,而不是如此沉默不语。

    宁川心中虽然悲伤,但是也不是一个无情之人,自然感受到拓跋月儿的担忧,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轻声说道:“别担心,我没事,我只是想在最后好好看她一眼。”

    对于小昭的死,宁川心中有着几分愧疚和自责,如果他当时拉住小昭,没有让她和凌阳天告别,那么眼前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

    只是,世事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后院,推开房门,一副大红色的棺椁映入眼帘,而躺在里面的,是面色苍白的小昭。

    将小昭带回拓跋家族以后,拓跋苍奇也没有亏待小昭,让人帮她清洗了一番,衣服也重新换过,人生一辈子,活着的时候已经遭了罪,死了,自然不能不干不净。

    这是世间的传统,更是拓跋苍奇对小昭善良的尊重,这些待遇,是小昭应该得到的。

    “小昭……”

    缓缓来到棺椁前,抚摸着红色的棺木,看着躺在里面,安安静静,连呼吸都不能做到的小昭,宁川轻声的呢喃了一句。

    她多么希望,小昭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突然睁开眼眸,叫他恩人。

    “唉……”

    这是拓跋月儿第一次看见宁川如此伤心,还是因为一个拓跋家族的丫鬟。

    以前,拓跋月儿会为了这一点争风吃醋,但是现在不会,她轻叹了一声,无声地退了出去,同时还帮宁川带上了门。

    这一夜,宁川和死去的小昭说了很多,从他出道开始,一直到来到拓跋家族,泪水滴落在小昭的衣服上,湿了一大片。

    后半夜,宁川拿出了玉笛,忧伤的琴声也随之响起,这一晚,整个拓跋家族的人,都被笛声包围着,宁川的笛声感染着每一个人,他们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宁川的痛苦。

    ……

    第二天早上,拓跋苍奇父女二人到来,看到宁川的模样,不由得吓了一跳,宁川此时的状态,比昨天的状态还要差——面色苍白,顶着两个黑眼圈,双目无神,俨然一副活死人的模样。

    “该下葬了……”

    拓跋苍奇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毕竟死者为大,他虽然没有悲伤,却也不会阻止别人悲伤。

    “我自己来吧,我想送完她最后一程!”

    点了点头,宁川不置可否,逝者已逝,经过昨晚,宁川倒也想通了不少。

    就这样,宁川在两人离去以后,为小昭盖上了棺椁,一人扛着红色棺椁,向着拓跋家族的后山,慢慢走了过去。

    一路上,他遇到了不少拓跋家族的修者,下人,对于宁川,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这一次,他们对宁川没有敌意,纷纷让路,微微躬身,以表示对逝者的尊重。

    “呜呜呜……”

    其中还有几个是小昭以前的姐妹,她们跪倒在路边,满眼泪花,伤心欲绝。

    她们在拓跋家族的生活,虽然辛苦,但是起码还留着性命。

    “你们,跟着来吧!”

    停在几人面前,宁川低沉的声音响起,那几个侍女闻言,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跟在宁川身后,缓缓前行。

    小昭生前只有他们几个好友,死的时候有他们送葬,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后山不远,但是宁川也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到。

    凭借着对天时地利的理解,宁川又找了一处风水宝地,这才将小昭放下来。

    “以后,你就睡在这里吧,看着拓跋家族,看着远方,如果可以,我会回来看你的!”

    轻叹一声,宁川看着前方的美景,心中却是一阵悲凉。

    修道者,穷奇一生,就是为了超脱生死,但是在小昭的身上,他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当他的实力不断超脱,寿命也越发的长,他的亲朋好友呢?

    是不是也会像小昭那样,最终被关在棺椁中,就此长眠?

    这个问题,宁川暂时不敢继续思考下去,因为太恐怖,太让人害怕,在死亡面前,在轮回面前,宁川的力量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几人七手八脚,很快便筑好了坟,在坟头前,宁川还亲自为小昭刻上了墓碑。

    “啾啾啾……”

    几人跪倒在小昭坟前,无言无语,周围只有鸟雀的鸣叫声,清脆月儿。

    就在鸟雀声这种,一道亮光缓缓从坟墓中升了起来,最后幻化成人,变成了小昭的模样。

    只是,如今的小昭,胸膛的血洞消失了,面带笑容,白光笼罩,甚至还带着几分圣洁的气息。

    “小昭!”

    宁川脸上出现了几分意外的笑容,小昭已经死了,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还会再见到小昭。

    “恩人,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如果有缘,下辈子我们还会相见的!”

    小昭缓缓伸出手,想要触碰宁川,但是她身上的白光,却在快速消散着,很快,他便化作了点点亮光,最后冲天而起,消失在明媚阳光中。

    而在白光之后,一群鸟雀在紧紧的跟随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