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凌渡心魔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渡儿,小心!”

    两人的一举一动,凌阳天都看在眼中,此时停下来,凌阳天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担心,大声的叫了一句。

    凌渡点了点头,宁川却是毫不客气的大笑了起来,笑声停止以后,宁川才不急不慢的说道:“父亲的乖宝宝,还是乖乖回去过家家吧,这里,不是你的战场!”

    这句话仿佛触动了凌渡,原本神色平静的他,立刻暴走,再次紧握拳头,一拳向着宁川轰了过来。

    事实上,凌渡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父亲的乖宝宝,之所以一直听从凌阳天的话,完全是因为凌家的大计。

    要知道,只要不出意外,再过一两百年,他便会成为凌家的下一代家主,现在父亲为他铺好阳关大道,凌渡自然没有不协助的理由。

    只可惜,现在百年大计还没成,便已经暴露了。

    “呼……”

    拳头划破虚空,破空之音急切而清脆,如同凌渡现在的心情。

    “小朋友真是小朋友!”

    宁川嗤笑着,罗烟步运转,如虎添翼,身子一闪,轻轻松松将凌渡的拳头避开。

    进入战斗状态的宁川,可没有那么轻易被人偷袭,毕竟有着天地之息和罗烟步,无论在哪一个方面,宁川都是顶尖的实力!

    凌渡的年龄其实比宁川要大上几年,只是一直以来,凌渡都在凌家的保护之下修炼,而宁川,早早便出来闯荡,经历过的事情多了去,在心智之上,比凌渡不知道要成熟多少。

    眼下凌渡愤怒的模样,就像一个孩子,被人挑拨几句,立刻便心智全失。

    如此状态,根本就不是一个强者应该有的模样。

    “砰砰砰!”

    凌渡一拳落空,两脚连点虚空,紧跟着宁川的脚步,连连出拳,只是可惜,他的拳头全数落在虚空中,虚空倒是被他打得凹陷了下去,却始终没有落在宁川身上。

    一连十几拳落空,宁川早已经退出一边,静静的看着凌渡,如同看着宠物一般。

    “渡儿,清醒点!”

    老父亲毕竟是老父亲,他很清楚凌渡现在的状态,一声大叫,原本暴躁的凌渡,逐渐平静了下来,眼眸中的杀意如同潮水般退却,很快他便恢复了本心。

    “呼……”

    长呼一口气,凌渡为刚才的事情暗自心惊,如果不是父亲的提醒,刚才他恐怕已经落败了,不过说到父亲,他又有几分懊恼,什么时候他才能真正脱离凌阳天的帮助?

    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宁川笑而不语,他很明白凌渡此时心中的想法,如果凌渡想要成长,那就必须脱离家族,外出磨练,不然这种爸宝状态,是永远都摆脱不了的。

    “奸诈小人,竟然如此扰乱我心智?”

    指着宁川,凌渡厉声质问,宁川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或许是他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明明是自己丧失理智,到最后却成了他的问题,忽然间,宁川觉得凌渡能够活到这么大,还真是幸运的——依照他刚才的状态,恐怕早已经死了十次八次了。

    “你还是回你父亲的怀抱中吧!”

    宁川的笑声戛然而止,下一刻,宁川已经出现在凌渡的眼前。

    早已经准备好战斗的凌渡,在宁川来到眼前那一刻,一个鹰爪,直取宁川喉咙,而在他的手掌之上,凝聚着元力,如同利刃一般锋利。

    如果抓中,宁川的喉咙定然会鲜血狂喷,就此丢失性命。

    不得不说,凌渡的性格虽然有些爸宝,但是实力还是有的,他的这一手,的确吓了宁川一跳。

    所幸,宁川也不是徒有虚名之辈,身体灵活如蛇,眼看着利爪便来到了喉咙,微微往后退了两步,一个侧身,堪堪避过这必杀的一击。

    “啊!?”

    如此快的反应速度,就连凌渡也是始料未及的,已经惊叹以后,宁川已经再次发动了攻击!

    单脚站立于虚空中,宁川另一条腿已经抬了起来,一个横扫,直接将凌渡轰飞了出去,和之前宁川一样,凌渡也落入了废墟中,烟尘四起。

    “渡儿!”

    见此情景,凌阳天心中一急,立刻便想要动手,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他又不好意思主动出手,不然他凌阳天以后都要落下欺负后辈的笑名。

    “聒噪!”

    瞥了一眼凌阳天,宁川手中连连打出十多道力量,向着凌阳天席卷而去。

    这些攻击,并没有太大的攻击力,以凌阳天的实力,举手投足之间,便被他抹去了。

    这对于凌阳天来说,可是一次契机,宁川主动动手,他便有了出手的机会,下一刻,他已经站在了宁川的眼前。

    “怎么?想动手?”

    初见是朋友,再见已是仇人,宁川冷笑的看着凌阳天,轻声低语。

    “父亲,让我来!”

    凌阳天的拳头被握得咯咯作响,刚想要动手,凌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循声望去,满脸污垢的凌渡,已经从废墟中爬了起来,被宁川扫了一脚,嘴角边上,已经渗出了一丝鲜血。

    这一脚还只是平常的一脚,如果是宁川蓄力一击,凌渡受到的伤害,绝不止眼前所见到的那样。

    凌阳天并不想离去,因为他不想将自己儿子的性命,交在宁川的手上。

    “父亲!”

    见凌阳天如此,凌渡再次开口,坚持了两三个呼吸,凌阳天终究落了下去。

    “一会再来,还没轮到你!”

    凌阳天落下去以后,宁川开口挖苦了一句,凌阳天听在耳中,拳头握得啪啪响,却没有动手——已经很久很久,他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了。

    “一来一回,你我也算是扯平了!”

    擦掉嘴边的血丝,凌渡轻声说道:“但是战斗才刚刚开始!”

    “同样,刚才我也不过是在热身而已。”

    耸了耸肩,宁川一脸风轻云淡,他说的也是实话,刚才的战斗,不过是在热身,现在才是真正开始——既分高低,也决生死。

    “很好……”

    面色阴森的看着宁川,凌渡一手将上身破碎的衣服撕烂,露出了他强壮的肉身。

    除此之外,宁川还看到了凌渡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痕,可想而知,即便是凌渡,成长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要开始了!”

    “这可是天才之战,定然精彩无比!”

    “这一战,宁川必须要赢,不然的话,他便会直接死在凌渡手下!”

    “即便他赢了,恐怕也逃不出凌阳天的手掌心……”

    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那些围观的修者,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毕竟这样的战斗,可遇不可求,悟性高的,甚至能够从天才的战斗中,领悟到一两分。

    将外人的议论声抛于脑后,凌渡闭上了眼眸,两手在快速的翻飞着,随着他双手的翻滚,元力如同怒江一般,滚滚翻腾起来,而在他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个兽身人面的虚影。

    那虚影的表情,和此前暴走的凌渡一般,带着疯狂和暴戾,而虚影的身体,则是带着一根根尖刺,双手,肘,腿,都是他的武器。

    “心魔!”

    所有印决落下,凌渡陡然睁开了眼眸,眼中发出一道红光,落入了那虚影的身体之内。

    那一道红光,仿佛赋予了虚影生命一般,下一刻,那虚影缓缓落在凌渡眼前,手虚空一张,一柄镰刀自虚空中凝聚。

    看着眼前的虚影,凌渡满意的点了点头,向后退了出去,盘坐在虚空中,操控着心魔的一举一动。

    “竟然……将心魔炼了出来!?”

    仔细端详着这人不人,兽不兽的心魔,宁川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

    当初为了彻底湮灭心魔,不惜引动业火烧身,九死一生,可是,眼下的凌渡却将心魔炼了出来,化为己用,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今天之前,他没有见过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如此做的!

    “桀桀桀……”

    面对宁川的震惊,那虚影笑了起来,只是他的声音十分刺耳,还带着一股影响人心智的力量,如果不是宁川有着玄息护体,恐怕当下便被这心魔入侵识海。

    宁川意志坚定,其他人就不是了,周围的修者听到心魔的笑声,埋葬在心底的邪恶种子,逐渐发芽,原本平静的观战团,逐渐躁动了起来。

    “不好!”

    这些观战的散修,不乏一些实力强大之辈,如果真的被心魔影响,互相大打出手,凌火城定然会被毁于一旦,而这样的情况,凌阳天是绝不允许出现的。

    “醒来!”

    一声爆喝,凌阳天的声音落在众人的心头之上,将他们从迷茫中拉了回来,回过神来的众人,暗自心境,在感叹凌渡强大的同时,心中也多了几分戒心。

    “你!死!”

    心魔手握锋利镰刀,指着宁川,发出了沙哑的叫声,他所说的,便是凌渡所想的,而在心魔说话的时候,宁川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凌渡对他的恨意。

    这一点是宁川所不能理解的。

    凌渡想要杀他,这一点宁川可以理解,但是他和凌渡之间,见面的次数都寥寥可数,更别说是结仇了,为什么凌渡对他,会有如此大的恨意?

    “我倒要看看,你用什么来杀我!”

    不屑一笑,宁川再次将锁魂链缠绕在双手之上,摆出了战斗的姿态,随时准备应付心魔的攻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