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客栈命案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咕噜……”

    这种小喽啰的眼神,自然不会是宁川的对手,即便没有动手,四眼相对,宁川便可以很轻松的压制吴仁。

    很快,无人脸上便渗出了汗水,滴答滴答的顺着脸上的伤疤流了下来,他的手时不时的握紧手上的大道,想要拔出来,却又没有勇气。

    他怕,怕在拔刀之前,宁川便已经将他斩杀,毕竟那一晚,连凌阳天都奈何不了眼前的黑衣人,更别说是他了。

    “有什么遗言要说的么?”

    宁川的声音回响在房间之内,吴仁的嘴唇动了动,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如果真的要说,他想说的遗言,恐怕是不想死。

    “刷!”

    或许是不愿意成为宁川手下的鱼肉,吴仁终是拔出了手中的大刀,寒光闪烁在宁川的脸上,让宁川原本便寒冷的心,此时更加寒冷。

    “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拔刀!”

    宁川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一句话,脑海中浮现着的,是当初在村子中看到的一幕幕。

    无数家庭被破坏,他们的父母被杀,而那些可怜的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却被训练成为最可怕的战士。

    即便还年轻,便让他们知道,需要厮杀,才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成长下去。

    宁川的童年,可以说是不幸的,但是相对村子中的孩子,宁川又是幸运的,最起码,他还有一个疼爱他的爷爷。

    正因为童年的不幸,宁川最不能容忍的,便是凌家的做法,所以他对凌家才会具有如此大的敌意。

    “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么?”

    吴仁低声怒吼着,挥刀上前,宁川在他动起来的那一刹那,已经率先动了起来!

    脚下生风,罗烟步运转,在这细小的房间中,根本就是轻轻松松的事情,还没有清楚发生什么,吴仁便感觉到脖子被宁川捏住了!

    “本来……你还有一线生机的,只可惜……”

    如果不是吴仁对于掌柜的态度太过恶劣,宁川还不会杀他,只可惜……

    事实上,吴仁的名字就像是他的品行一般,无仁无义,即便是在凌家修者中,也没有多少人喜欢他。

    “别……别杀我……”

    被宁川捏住脖子的吴仁,连忙求饶,只是,宁川又怎么会放过这种人,心中冷笑,从吴仁的手上夺过了大刀,在他的脖子上割了下去。

    鲜血在刀刃之上慢慢蔓延开来,看着殷红的鲜血,宁川放开了手,吴仁和大刀,一同跌倒在地上。

    “哐当……”

    并没有立刻离去,宁川站在角落,冷冷的看着鲜血逐渐染红吴仁和那大刀,眼眸中没有一丝怜悯。

    天道轮回,因果循环,这些都是凌家种下的恶果,如今也应当让凌家的人承受。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和凌家……作对?”

    捂着脖子上不断喷溅的鲜血,吴仁却止不住逐渐冰冷的身体,他的性命无多,但是在最后,他却想要知道这个一直和凌家作对的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我?”

    呵呵一笑,宁川缓缓将脸上的昼刻面具扯了下来,露出了他原本的面貌。

    宁川的样子,整个凌火城的人都不会陌生,当吴仁看到宁川的那一刻,瞳孔放大,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安心死去吧……”

    重新戴上面具,宁川消失在房间之中,他已经踏着鬼舞,轻松的离开了客栈。

    宁川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离去以后,快要接近死亡的吴仁,最后竟然在地板上写下了一个带血的“宁”字。

    “吴仁,怎么那么久!?”

    刚走出来,外面的人便不安分的叫了起来,宁川闻言笑了笑,向着住处的方向返回。

    “不好!出事了!”

    在外面守候的修者,没有听到吴仁的回答,心头一沉,恰恰在这个时候,一阵清风吹来,客栈之内,一股鲜血的味道飘了过来,一行人相视一眼,立刻冲了进去。

    推开门,看到的便是晕倒的客栈掌柜,还有倒在血泊中的吴仁。

    “立刻通知家主!”

    看到地上的“宁”字,为首的守卫感觉到事情的不一般,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将此时告知凌阳天。

    凌家和宁川,早已经是死敌,这一点,凌家的人都知道,如今吴仁拼着性命留下来的线索,重要无比,自然需要告知家主。

    消息关系重大,客栈中的住客,全都被驱赶出去,只有掌柜被留了下来。

    不多时,凌阳天父子二人便来到了客栈中,当他们看到地上的血字之后,心中更是波浪滔天。

    昨夜凌阳天虽然在猜测,来人是宁川,但是毕竟是猜测,如今亲眼看到凌家的人留下来的血字,他是彻底相信了。

    也就是旁边有着下人在,如果没有,凌阳天的惊讶定然会远远超出眼前的表现。

    “爹,他真的来了!”

    相比于凌阳天的老奸巨猾,心机阴沉,他的儿子凌渡,则显得比较慌张。

    不是他害怕宁川,是宁川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表现出来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强大到他们凌家都没有一定的把握来灭杀宁川。

    “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理会凌渡,凌阳天看着站在旁边的掌柜,冷声说道。

    客栈掌柜哪里见过如此场面,凌阳天强大的气场落在他身上,双腿发软,如果不是旁边的修者搀扶着,他恐怕再次跌倒在地上。

    支支吾吾的,客栈掌柜并不敢有任何的隐瞒,一五一十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凌阳天,还心有余悸的抬头偷看一眼凌阳天。

    凌家主的威名,在凌火城中是无人不知的,客栈掌柜自然惧怕凌阳天一个不开心便将他灭杀了,那时候,可就是白白丢失了性命。

    “那为什么,他杀了我的手下,却没有杀你?你还说你不是他的同伙?”

    凌阳天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同时,一丝杀意自他体内释放了出来,吓得客栈掌柜“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求饶:“凌家主,我真的不是他的同伙,不要杀我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哼!谅你也不敢骗我!”

    凌阳天扫视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了一句,那客栈掌柜听了,如获大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好好安葬吴仁!”

    留下一句话以后,凌阳天便和凌渡返回了凌家,客栈死了人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少,但是,知道那个血色的宁字的,却没有多少人。

    客栈掌柜有着凌家的警告,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他只希望这件事快点过去,不然的话,他总觉得凌家会继续找他麻烦。

    俗话说,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在凌火城中,凌家就如同官一般,没有任何人胆敢忤逆他们的意思。

    客栈的事情暂且告了一个段落,而宁川已经回到了客栈之中,优哉游哉的躺在床上。

    相比于宁川的镇定,凌家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凌阳天回到家族之后,立刻召开了家族大会,凌家的长老全都集中在大厅之中,而在大厅之外,上十个修者神情严肃,严阵以待,守候着大厅。

    而这些修者,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上次被无数修者破掉凌家大门,家主都没有如此重视,如今却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修者,而召开了如此慎重的大会,让他们感觉到有些小题大作。

    “从今天开始,所有凌家的修者都分派出去,在凌火城中寻找宁川,直到找到为止!”

    坐在上座,凌阳天扫视着下方的长老,沉声说道。

    “家主,如此做,是不是太过劳民伤财了?”

    大厅中平静了一会儿,一个须眉皆白的长老,试探性的问道。

    在他们看来,宁川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修者而已,如果真的让凌家倾尽全力来对付他,他们便觉得有些大材小用了。

    “是啊,家主,我们已经在宁川身上耗费太多的精力了,他不值得我们如此对待!”

    其他一部分长老也纷纷附和,他们是长老,关心的是家族的利益。

    在不损害家族利益的情况之下,他们愿意耗费一定的精力来斩杀一些潜在的敌人,但是现在凌阳天似乎有些不死不休的感觉,自然得不到他们的支持。

    当然了,反对的长老为数不多,仅仅只有三两人而已,其中大部分的长老都没有说话,显然是支持凌阳天的做法的。

    “父亲,这几个长老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

    凌渡在凌阳天的身旁,轻声说道,他话还没有说完,凌阳天便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要继续说下去。

    转过头来,看着凌渡,凌阳天语重心长地教育他:“儿啊,你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沉吟了一会儿,凌阳天扫视了一眼众多长老,缓缓开口:“宁川的实力,诸位长老有目共睹,如今他以一己之力,毁掉死士村,身上又有着龙涎香有缘人的消息,如今不杀他,以后成长起来,必然危及到整个凌家。”

    从这段时间来看,宁川属于睚眦必报的人,而且修炼天赋极高,每天都在进步着,正因为凌阳天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不惜耗费如此大的代价,势必要斩杀宁川。

    不得不说,凌阳天的这个决定是最正确的,而这其中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倾尽凌家之力,能否在凌火城中,将宁川斩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