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复仇继续(上)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看来,这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啊!”

    刑场的事情,至此已经结束了,宁川对凌渡的想法,一时之间是无法搞清楚的,他没有继续逗留在刑场的打算,转身准备离去。

    在离开的时候,恰巧看到了那天在街道上的中年人,两人相视一眼,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各走各路。

    或者那中年人也出现在昨天晚上的战斗中,只是所有人都蒙着脸,宁川并没有发现而已。

    人头被悬挂在凌火城之外,鲜血从城墙上滴落,染红了土地,站在凌火城下,都会感到一阵阴森。

    同时,凌家为了安稳眼下的状态,封锁了凌火城,在事情没有处理好之前,凌火城只准进入,而不准离去,即便是进入,也要经过盘查。

    这些命令,宁川知道以后,心中不免觉得好笑,凌阳天将天下各路修者,聚集在凌火城中,不成想,如今却成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实在是让人觉得好笑。

    这是宁川乐于见到的情景,宁川看在眼中,乐在心里。

    如同往常一般,宁川又来到了凌家门前的茶楼,坐在了同样的地方,看着凌家的大门。

    废墟重建,自然没有那么简单,再说了,这是凌家的大门,怎么能随便修建起来?

    “凌公子,你来了!”

    刚坐没一会儿,茶楼小厮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转头望去,看到凌渡缓缓坐了下来,和宁川不过几米距离。

    宁川并没有表现出异样,继续喝着手中的茶,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倒是凌渡,这段时间家族出了一连串的麻烦,眉宇之间,带着些许愁容。

    茶水很快便送了上来,凌渡抿了一口茶,站起身来,本以为他要离去,不成想,却是来到了宁川门前,开口问道:“这位道兄,敢问我可以坐下来吗?”

    “请便!”

    对于凌渡的突然,宁川依然心如止水,毕竟有着昼刻面具的掩盖,他自信凌渡没有认出他的真正身份,不然的话,凌渡也不会如此来找他。

    退一万步来说,凌渡就算认出了他的身份,这样来找他,也不是和他撕破脸皮的。

    “连续两次在茶楼遇到道兄,也算是一场缘分了!”

    坐下来的凌渡,倒是不拘谨,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自顾自的说道。

    “凌火城就这么大,能够重复遇到的人,并不止我一个。”

    微微一笑,宁川继续说道:“不知道凌公子特意坐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宁川直来直往的,并不喜欢兜兜转转,他相信,凌渡之所以坐过来,不可能是没有事情的。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上次在这里相见,你离去后,爱人说你和她一个故人相似。今日再见,便想过来认识一下。”

    凌渡的声音十分温和,生在凌家这种大家族,身上也带着一股特殊的气质,这样的话说出来,自然难以让人拒绝。

    说完,凌渡还主动伸出了手,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宁川。

    “那倒是我的荣幸,只是,在下命贱,交不起凌公子这样的朋友!”

    轻声说了一句,宁川却没有伸出手的打算。

    一个人的容貌,声音都可以改变,但是一个人的气味,却是难以改变的,所以宁川不想给凌渡任何的机会,也算是以防万一了。

    “呵呵……道友说笑了。”

    看见宁川如此作态,放下晾在半空中的手,凌渡表现得十分自然,微微一笑,并不介意。

    这一幕,被周围的人看到,心中不免得暗自猜测宁川的身份,毕竟凌渡是凌家的大公子,整个北域的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更别说现在是在自家门口。

    不过,他们也有一种感觉,陌生人之所以不给面子凌渡,完全是因为凌家如今正被人挑衅着,威信受到了威胁,不然的话,哪里有人敢如此做?

    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静了起来,凌渡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转身结账离开了茶楼,而宁川也在凌渡离开不久之后离开了。

    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殊不知,这一次宁川聪明反被聪明误,凌渡在离开茶楼以后,便吩咐家族的修者,在暗中跟踪宁川了。

    凌家在凌火城中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凌渡主动要结识宁川,这对于许多人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宁川却轻松拒绝。

    而且在三言两语的交谈之中,宁川自始至终都十分平静,没有丝毫的惊讶,单单是这一点,便已经说明了宁川不是普通的修者。

    不得不说,凌渡还是十分警觉的,这是宁川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凌家夜晚暴乱过后,凌火城越加混乱,闹事者的头颅被悬挂在城墙之外,倒也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宁川选择了安稳下来。

    松弛有度,这句话不单单是对于修炼,在这种事情之上,也是合适的。

    前几天的事情已经让凌家紧张到了极点,凌家的防范也必定会更加严实,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宁川主动露头,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静下来的宁川,每天做的事情,就是修炼,然后在中午时分,去凌家门前的茶楼喝茶,一直到晚上,返回住处,周而复始。

    酒乱性,茶明心,即便是喝茶,宁川也当做是一场修行,在喝茶的时候,宁川也会思考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倒也有几分进步。

    “都三天了……还要继续跟下去么?”

    这天,宁川如常来到了茶楼,抿了一口茶,转过头去看着坐在角落中的几个修者,那几人察觉到宁川的眼神,连忙看向另一边。

    这些人,自然就是凌渡派来跟踪宁川的人,在第一天跟踪他的时候,宁川便已经发现了,只是宁川并没有去揭穿他们而已——反正有着昼刻面具的遮挡,这些人也发现不了什么。

    就这样,又是三天过去了,在这六天的时间里,混乱的凌火城也暂时安定了下来,也没有人在凌家闹事,一切都变得平静了起来。

    而跟踪宁川的那几个修者,在这六天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发现,跟踪的态度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紧张。

    “真不知道凌公子让我们跟踪这家伙干嘛,整天就陪着他喝茶,真是无聊!”

    “就是,这几天都没有吃肉,嘴上都淡出鸟了,真是怀念有肉的生活啊……”

    “废话少说,凌公子叫我们做的事情,照做就是了!”

    这些话,宁川每天都会听到好几次,每每听到,也只是在心中笑笑。

    他当然不会继续让这些人监视下去,在他心里,已经有了新的计策……

    “夜……”

    月黑风高杀人夜,就连宁川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他逐渐喜欢上了黑夜,因为在黑夜里,他可以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夜安静下来,而今夜,宁川准备继续动起来。

    时间还有很多,宁川并不着急,他在房间之内,点燃了一根蜡烛,然后捡了一个小纸人,放在蜡烛前,让倒映照在窗子上,伪造出一副打坐修炼的模样。

    不过,大家都是修者,这样的方式未免太过低劣了一些,根本就骗不了人,宁川也不是傻子,将一丝气息注入小纸人里面,这样一来,骗过外面那些修者就不是问题了。

    “狂欢……开始了!”

    做完这一切,宁川穿好了黑衣,隐入了虚空中,整个房间,就只剩下蜡烛和小纸人在静静的呆着,而在外面的那些凌家修者,根本没有发觉房间里面的异样。

    “就是现在了!”

    并没有夺门而出,宁川将天地之息散发,等到清风吹来,缓缓将窗口打开,跳出去的时候,又再合上,这样一来,便造成了一种风吹开了窗的感觉。

    就这样,轻轻松松,宁川在那些凌家修者的眼前,大摇大摆的向着凌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傻子……”

    走出一段距离以后,转过头去,看着躲藏在黑暗中的几人,在心底轻蔑的说了一句。

    有着天地之息的他,可以时时刻刻感受到天地之间的变化,这些人在他身边跟踪了这么多天,他又怎么可能没有觉察,只是他没有去挑明而已。

    不过,经过这一件事,宁川对于凌渡的好感,也减少了许多,甚至觉得,这凌渡的心机,和他父亲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说是要和宁川做个朋友,而事实上,却在背后找人来监视他,这样的行事风格,不正和他父亲一模一样么?

    “啊嚏……”

    一声喷嚏声在黑暗中响起,是凌家修者的,他打完喷嚏以后,疑惑的看着四周,轻声的嘀咕着:“我堂堂入虚境的修者,竟然会感冒?”

    没有再理会那些人,宁川再次来到了凌家正门前,原本四个守门修者的正门,如今变成了六个,而且个个精神抖擞,一丝不苟的看着四周。

    他们的眼眸,就如同是猫眼一般,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甚是骇人。

    经过几天前的事情,凌家已经不敢大意,如今凌家大门初步修整完毕,自然不能让人二次损害,所以凌阳天才会加派人手在正门镇守。

    “不错,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

    躲在虚空中,宁川的嘴角上挂着一丝邪异的笑容。

    这几天时间里,他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办法,早已经想到怎么对付这些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