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只是孩子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两三百米,对于平常人来说,都是极短的距离,对于修者,那更是触手可及!

    “该死!”

    眼看着宁川追上来,柴九低声叫骂了一句,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宁川怎会如此变态,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远超同境界修者。

    这个时候,他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天才的恐怖。

    “别跑了,你跑不掉的!”

    宁川的声音在身后,如同恶魔一般响起,前面的柴九不管不顾,只想要快速逃离这里。

    “执迷不悟!”

    摇了摇头,宁川没有耐心和柴九继续消耗下去,两脚一踩,脚下生风,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柴九的眼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一次,柴九也没有故作虚弱,脸上一片煞白,眼眸中还带着几分惊慌。

    也不说话,宁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眼眸中的意味,让人无法琢磨。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了我!”

    良久,柴九才艰难的开口,他知道,如今除了宁川主动放过他之外,他再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孩子!那女人的孩子呢?”

    宁川心中一直记挂着那女人所说的孩子,如果不是,柴九早就死了。

    可是,柴九听了宁川的话以后,却是一言不发,显然不想告诉宁川孩子的下落,心头一沉,宁川心中有着一股不妙的感觉,当即便冷声问道:“我说,那孩子在哪?”

    “要命一条,孩子没有!”

    咬紧牙关,柴九心头一横,沉声的说道。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宁川,手一伸,直接捏住了柴九的脖子,恶狠狠的盯着他:“你以为,你的性命比得起那孩子的性命么?”

    的确,在宁川的心中,孩子便如同一张白纸,以后成长成什么样子,绝对是跟环境有着极大的关系,又哪里是这些屠杀凡人的山贼草寇能够相比的?

    即便宁川无法带着那个孩子,但是他也不希望孩子跟着这些山贼,以后成为新的山贼。

    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虽然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但是在直觉上,宁川却感觉到了几分不妥。

    柴九怕死,但是一提到孩子,便立刻坚决了起来,这其中没有猫腻,谁信?

    怒视着宁川,柴九一言不发,反正如今他是不打算活着了,要杀要剐,随便宁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很好!在我面前装硬汉是么?”

    冷笑一声,宁川回头看了商队的方向,黑色斧头爆炸卷起的风沙已经过去,那里七零八落,但是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平复了一下心情,捏着柴九的脖子,把他拖了回去,来到了那女人死去的地方。

    经过刚才的战斗,女人的尸体已经被炸的七零八落,断肢残骸四散分离,干涸的鲜血印在黄土之上,散发着血腥的问道。

    “怎么?带我来她这里,想当着她的面,帮我报仇?”

    反正横竖也是死,柴九也不害怕了,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在她临终之前,我还答应了她,帮她找到孩子!”

    说着,宁川突然动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柴九的一个手指,猛地一用力。

    “咔嚓!”

    “啊!”

    清脆的骨折声响起,随之而来的便是柴九的惨叫声,他痛得满脸通红,一手捏着断指的地方,几乎要崩溃。

    这种折磨人的方式,他们不是没有对别人尝试过,但是如今作用在自己身上,才真正体会到这其中有多痛苦。

    “疼么?当你抢走这女人孩子的时候,她的心,比你现在所承受的疼痛,还要痛得多!”

    柴九的惨叫声,换不起宁川心中一丝怜悯,相反,宁川想要他好好体会一下这种疼痛,这种才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女人,跟你有关系么?你凭什么帮她找孩子?”

    良久,柴九才逐渐适应了那种疼痛,捏着手,失声竭力的大叫着。

    在他看来,宁川根本就不是为了那个女人,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折磨欲望罢了!

    “咔嚓!”

    “啊!”

    相同的声音再次响起,柴九再断一指,两指骨折让他感觉到生不如死,额头上的冷汗也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如果可以重来,他绝对不想做什么老大,更加不想惹宁川,现在的断指之痛,几乎将他折磨得崩溃了,而这种折磨,似乎还没有完!

    “因为我也曾经试过被人夺去父母……”

    响起在南岭的母亲,宁川轻声的说道,他的话,却是让还在惨叫中的柴九,更加绝望。

    敢情原来宁川也是一个孤儿,所以才会答应那女人的要求,这也更加表明了宁川的决心。

    “忘了告诉你……”

    看着柴九的眼眸,宁川又加了一句:“我来自远方,还是一个丹药师,只要我不想你死,我可以一直折磨你!”

    魔鬼!绝对的魔鬼!

    此时的柴九,对宁川的话没有丝毫怀疑,因为刚才宁川在折断他双手的时候,就没有一丝的犹豫,如果不是经常做这种事情的人,是绝对不会有这样干净利落的。

    心如死灰的柴九,浑身一软,跌倒在地上,就连手上传来的疼痛,也似乎减弱了几分。

    “怎么样?决定告诉我了么?我还有很多办法折磨你,或者这些办法,你都用过,又或者没有用过……”

    宁川的声音再次响起,现在的柴九,听到宁川的声音都觉得是牛头马面索命,背脊发凉。

    柴九在心中快速的思考着,大约过了上十个呼吸的时间,他抬起头来:“把孩子要回来,你能放我一马么?”

    摇了摇头,宁川笑了:“我想你搞错了,找回孩子,只是能给你一个痛快罢了!”

    从宁川知道女人的事情以后,这些山贼草寇便注定是死路一条了,这些随意残骸普通人的修者,根本就不配修炼,宁川又怎么可能放虎归山?

    “那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还企图谈判的柴九,态度强硬了几分,宁川却笑得更加开心了。

    “你的那些小弟,他们知道那孩子的下落吧?”

    宁川如是说,就是告诉柴九,他并不是孩子的唯一线索,手上跟没有什么谈判的筹码。

    果然,柴九听完以后,长叹了一口气,答应了下来。

    行走江湖无数年,参加过的谈判,没有一百次也有五十次,想不到如今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身上,他竟然占不到丝毫便宜,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孩子在哪(上)

    “孩子不在这里!”

    柴九一开口,宁川的面色便阴沉了下来,他的眼睛再次看着柴九的双手,那意思很明显。

    这眼神,更是直接让柴九身子一哆嗦,毕竟刚才的感觉,他已经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头一次,他是对宁川感到这么恐惧的。

    事实上,不单单是柴九,远处在观望着的商队,见到宁川如是折磨柴九,心头也十分震惊。

    关于宁川的传说,他们看过不少,大多数人都十分佩服宁川的勇气,但是今天他们看到的,却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宁川,小小年纪便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场,实在是让他们感到汗颜。

    “那孩子,在一个城池,我们抢夺到的孩子,都会交给他们的!”

    柴九不敢隐瞒,低声的说道,宁川闻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声的说道:“这些事情你们经常做么?他们……又是谁?”

    一个家庭支离破碎,已经够不幸了,听柴九的话,还不止一个,这如何让宁川不愤怒?

    本来是想路见不平的,如今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凌……凌家……”

    柴九畏畏缩缩,说完以后,抬起眼来看宁川一眼,看到宁川那泛着冷光的眼眸,又连忙低下头去。

    的确,听到凌家这两个字,宁川的杀意更加浓郁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对凌家还有几分好感,想不到越是往后,凌家做的事情就越是让人反感。

    “他们凌家,要这些婴儿何用?”

    强压着怒气,宁川再次开口,现在的他,甚至有一种立刻将柴九给杀了的冲动。

    如果没有柴九这种人帮凌家做事,那么这天底下,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小孩遭殃。

    既然已经决定说出来,那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深呼吸一口气,柴九慢慢说了出来。

    “我们这些山贼草寇,无法无天,是因为有凌家的庇护,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每个月给他们一定的保护费,还有尽量帮他抢夺孩子……”

    听完柴九说的话,宁川拳头紧紧握了起来,甚至连指甲都插入了血肉之中。

    原来,柴九抢夺的孩子,是用于凌家培养死士的,而这些孩子的年龄,多是十岁以下,他们被集中在一个地方训练,只有通过训练,才能走出来!

    想到无数孩子天真的模样,变成不久前来袭杀宁川的那些死士的模样,宁川气得连杀气都无法按捺了下来。

    “轰!”

    血红色的杀气从宁川体内迸发出来,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强大的气势直接掀飞了猝不及防柴九。

    “带我去那个地方!”

    将杀气释放出来,宁川心中的确舒服了几分,他的声音如同千年寒雪一般,直入人心,让人身体发凉。

    不知为何,从地上爬起来的柴九,看着此时的宁川,觉得他没有任何谈判的资本,不然的话,会直接被宁川斩杀。

    “好!”

    点了点头,柴九说了一个字以后,便闭口不言。

    宁川现在掌控着他的性命,他可不想因为说错了什么,而被宁川斩下头颅,即便最后他还是要死,至少现在他还能继续活下来。

    封印了柴九的经脉,让他暂时丧失使用元力的能力,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商队中。

    “这……宁川,之前我们谈论你的那些……”

    看着回来的两人,还有柴九那变形的手指,商队的镖师心头一紧,连忙过来解释。

    只是宁川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中,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放在心上,那些镖师这才松了一口气。

    “各位,宁川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和大家继续前行了,就此告别吧!”

    商队虽然见死不救,但是宁川也知道,那是他们无能为力,所以也没有为难他们,况且,这商队待他还不错。

    “有缘再见!”

    葛爷等人,纷纷和宁川告别,甚至还有几个镖师,上前来向宁川索取签名,当然了,宁川也不会拒绝他们。

    很多年以后,宁川的名字响彻九方十地,那几个要了签名的镖师,就凭借着这签名,下辈子衣食无忧。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我们暂且不提,和商队告别以后,商队渐行渐远,而宁川则回到了战场中心,这里,还有好几个被黑色斧头炸伤的小弟。

    “救我……救我啊……”

    他们缺胳膊少腿,基本上都损失了行动能力,看到宁川过来,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大声求救。

    “你觉得,以你们犯下的罪行,我会救你们吗?”

    宁川反问,这一句话便让那些惨叫着的草寇心如死灰,口中的话也从救我变成了别杀我。

    “愿你们下辈子做个好人!”

    没有理会他们的哀求,宁川手一挥,上十道火焰自他手中飞出去,落在那些草寇的身上,带走了他们的性命。

    火焰逐渐熄灭,他们的声音也停息了下来,留在这大道上的,就只有他们的骨灰。

    作为这些人的大哥,柴九对眼前这一幕,感触是最深的,他不愿意,也不想成为一堆骨灰,只是现在,他在宁川的手里,连半点风浪都无法翻起来,又能怎样呢?

    “放心吧,等我找到了那些孩子,你的命运也会和他们一样的,痛苦,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情而已!”

    宁川轻声的说了一句,柴九却没有搭话,此时的他,不知道应该说怎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原本想要直接杀上凌家的,真是想不到,在哪里都可以遇到凌家的人!”

    感到宁川的情绪有几分滴落,姜女来到他身边。

    有时候,安慰不需要太过煽情,仅仅是陪伴,便已经足够了。

    微微一笑,宁川也收起了几分情绪:“没关系的,反正都是凌家,也好,让我看看他们凌家的交易,到底有多肮脏!”

    家族为了发展,使用的手段千奇百怪,明里暗里,无所不用其极,其他的,也就算了,宁川也见识过,但是这拐卖的事情,宁川却是绝对不能容忍。

    由柴九带路,三人腾空而起,不多时便消失在大路之上。

    正如柴九所说,这样专门训练死士的城镇,是绝对不会建立在繁华的地方的,一路上,柴九指引着两人,越走越偏僻,甚至让宁川有一种重入西域的感觉。

    “不要耍花样,不然的话,让你生不如死!”

    飞行了半天的时间,宁川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便冷声的警告柴九,柴九连连点头,不敢反驳。

    杀人不过头点地,就像那些小弟,连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便消失在世间,所以,宁川才用这种生不如死的方式来折磨柴九,让他乖乖听话。

    很快,天色便暗了下来,宁川再次问柴九,柴九却是说道:“再飞两个时辰便到了,但是现在天色已晚,我劝你还是在这里留宿一晚,明日一早,我便带你们过去。”

    “为何?”

    柴九绝对不是乖乖就范的人,这一点宁川很清楚,为了不夜长梦多,宁川也想要快点找到那小城镇,所以他不太愿意在这里停留一晚。

    “那城镇,整个村子都是凌家的人,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带你们去!”

    笑了笑,柴九无所谓的说道。

    本来宁川是想要去的,但是姜女却拉了拉他的衣袖,在耳边轻声说道:“不如就等一个晚上吧,毕竟今天劳累了一天,元神耗费不少,好好休息一番,明天再去也不迟!”

    姜女的话让宁川清醒了过来,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便停了下来。

    北域荒凉,在哪里都是差不多一个样,四周都是黄土,夜幕降临下来,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干燥了起来。

    靠在大石边上,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宁川不由得怀念南岭了,在这里,他终究是一个过客啊。

    风雪衣不认识他了,彻底忘记他了,而坦森父亲的病,也好了,解决完凌家,他也是时候离去了。

    “唉……人生匆匆,哪里才是我的家呢?”

    遥望夜空,宁川轻声的说道。

    家这个词,对于他来说,熟悉而又陌生,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宁家了,但是每每想起爷爷,风传古,青峰和江笑白两位道师,他就觉得心中暖洋洋的。

    对他来说,这些人都曾经给过他长辈般的慈爱,那就是家的感觉。

    “对我来说,有你的地方,便是我的家!”

    不知道什么时候,姜女来到了宁川的身边,听到宁川的话以后,幽幽说道。

    她已经死去很久,家也离她远去很久,是宁川给了她重生的机会,所以有宁川的地方,便是她的家。

    转过头去,宁川笑了笑,他的眼眸在黑夜中显得异常清澈,也只有在特定的时候,姜女才会在宁川的身上,看到他真实年龄的一面。

    荒郊野岭,两人还是依照着老规矩,轮流守夜,一人休息,一人守夜,安全的度过了一晚。

    第二天醒来,再度启程。

    在启程之前,柴九沉声问道:“进入那城镇,可就很难出来了,你们确定要进去么?”

    “少废话,让你带路就带路!”

    想都没想,宁川便沉声说道。

    他刻没有奢求过这一次将会是什么一帆风顺的旅行,心中早已经有了准备。

    不过,如果真的能够将那些孩子救出来,这一次他们冒险,也不是没有价值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