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莫要感伤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在坦屠卧床不起的那一段日子,宁川在他的耳边说了不少关于外面的事情,虽然坦屠已经几百岁了,但是听到这些新奇玩意的时候却依然十分好奇。

    如今决定卸掉身上的指责,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像他儿子一般,在四海八方好好畅游一番。

    “伯父能够看通这一点,相信对于以后的修为,大有好处!”

    宁川笑着点了点头,本来坦屠的实力就十分强大,如果选择外出,见多识广,对于他的修炼,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当然了,这搬离藏村,并不是说搬就搬的事情,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这些,就不是宁川应该担心的了。

    “坚持了无数年月,也是时候改变了!”

    坦屠看着村子,心中不免得有几分感叹。

    对于宁川来说,他们村子仅仅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但是对于他,却等于离乡别井,这样的感受,宁川是没有办法体会的。

    “等我伤势好了,我也准备离开了!”

    突然,宁川悠悠的说了一句,让坦屠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知道宁川终究是要走的,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宁川便有离开的打算了。

    “不在村中呆久一点么?”

    坦屠开口挽留,毕竟坦森长年在外,如今他已经将宁川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自然是希望能够多一些时间相处。

    只是,宁川依然摇了摇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是时候回去……”

    “回去?你是说……”

    “嗯!只是我现在都没有找到回去的路,伯父,你可知道?”

    坦屠的病痊愈了,雪衣他也见过了,来南岭的所有目的,他都已经达到了,继续留下来,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对于北域,他始终是一个过客而已,而南岭,才是他的归宿。

    “上古时代,整片大地相连在一起,哪里有什么南岭中州,我又怎么会知道?”

    摇了摇头,坦屠表示并不知情,至于坦森是如何去到中州南岭的,他也没有问起,觉得这一切都是他的机缘,问了也是枉然。

    “如此……”

    轻轻点了点头,宁川没有继续追问,坦屠不知道,他相信北域中自然是有人知道的。

    不过,这就相当于他要再次返回北域,凌家和逆天阁的人如果发现他的踪迹,定然会再次前来袭杀他的,这些纷争,宁川已经无心去参与了。

    “怎么?有什么麻烦事吗?”

    看着宁川轻轻皱起来的问头,坦屠又怎么不明白,只是这些事情,宁川并不想告诉坦屠。

    日后,泰坦一族需要在北域立足,如果他让坦屠帮助他解决这些麻烦事,泰坦一族以后的发展,定然不会这么轻松。

    “不过是一些凡尘俗世的事罢了,无碍!”

    拒绝了坦屠的好意,又闲谈了一刻钟,这才离去。

    “叩叩叩!”

    刚回到房中的宁川,还没坐下来,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应了一声以后,门便缓缓打开,进来的人是一脸激动的坦乐。

    “找我有事么?”

    看着坦乐激动得如同孩子一般,宁川心中不免觉得有几分好笑,他也知道,坦乐是因为什么而高兴。

    “没,就是想来跟你说声谢谢!”

    “谢谢?”

    点了点头,坦乐继续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族长之所以选择搬离村子,大多数都是你的功劳,还有,你不答应带我出去,是不是早就知道族长会做这样的决定了?”

    “哈哈……”

    同样的,这一次宁川依然没有正面回答,一笑带过,坦乐也没有继续追问,道谢过后,便离开了宁川的房间。

    “这坦乐对你的崇拜之情,可如同那涛涛江水一般了!”

    等到坦乐离去,姜女调侃着说道,宁川也笑了笑:“以后他离开了这里,见过的人多了,就不会有这种感情了!”

    的确,相比于村子中的其他同龄人,坦乐对宁川极为崇拜,就连宁川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哪一方面,竟然如此值得她崇拜。

    ……

    接下来的日子,逐渐归于平静,而宁川每天做的事情,除了修炼,便是四处走动,眨眼之间便是五天过去了,宁川的胸骨,也彻底痊愈了。

    这天,宁川和姜女两人准备离去,而坦屠族长知道宁川要离去的消息,带着整个村子的人送别宁川。

    “川啊,伯父也没什么好给你的,这是我们村中的一部功法,你就收下吧!”

    临幸临别,坦屠族长也不免觉得有几分伤感,在他的大手之上,承载着一块古老的玉佩,晶莹剔透,放到了宁川的面前。

    不说玉佩里面装着的功法,单单是这玉佩,宁川便敢肯定,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玉佩,定然有着其他的作用。

    “伯父,这可万万使不得!”

    拨开坦屠族长的手,宁川连连拒绝。

    在村中,虽然经受了一点挫折,但是宁川却不是为了什么宝物而来,完全是为了坦森的父亲,如果他收下这一份礼物,那么这便是一场交易了。

    “收下吧!这是我们整个村子的心意。”

    坦泉族长也笑着说道,自从大长老事件过后,他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般,忧心忡忡。

    “还请宁丹师收下!”

    见宁川依然不为所动,所有得到村民都齐声叫了起来。

    “川儿……”

    坦屠族长又叫了一声,宁川点了点头,不再推搪,伸手接了过来。

    “如此……甚好!”

    满意的点了点头,坦屠族长也笑了起来,只是在他的眼角,还泛着几分泪花。

    收起玉佩,宁川双手抱拳,对坦屠族长,坦泉长老,还有所有村民,深深的鞠了一躬:“感谢各位的送行,他日有缘,我们定会再见!”

    说完,宁川便转身大步踏出了村子,而身后的众人,则是在挥着手。

    所有村民对于宁川,心中都抱着感激之情,毕竟没有宁川,他们恐怕已经被大长老卖给他人,成为毫无尊严的奴隶了。

    想一想,上古高贵的泰坦一族血脉,却要沦为奴隶,这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情?

    “呼……”

    宁川渐行渐远,一阵风吹过,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藏村村民的眼中,而宁川,已经踏在了西域黄沙之上。

    “离开了……”

    周围场景变换,宁川这才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一片黄沙,轻声呢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在藏村中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坦屠却给了他父亲一般的感觉,而坦乐,则如同他妹妹一般。

    他不说,但是并不代表他心中没有感觉。

    “正如你所说,他日有缘,定会相遇,莫要伤感。”

    姜女倒是十分豪爽,毕竟无论在哪里,他都会和宁川在一起,竟然如此,还有什么值得她伤感的呢?

    “我也就随便说说……”

    白了姜女一眼,宁川继续在黄沙中前行,心中倒也明了,不再感伤,反而觉得浑身轻松。

    这一片黄沙之地,在进入藏村之前,宁川和姜女两人都已经逛出心理阴影了,此时再次出现在这里,他们根本不想逗留多一秒,很快,两人便踏空而去,留下黄沙在烈日之下暴晒。

    半天以后,两人出现在一座小城,这小城说不上繁华,但是总比藏村要热闹不少,见到如此情景,姜女不由得张开双手享受了起来,同时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闻着这凡尘俗世的味道。

    “在尘世的时候,不喜欢尘世的喧嚣,但是离开尘世久了,却发现尘世职工的酸臭味,竟然都如此好闻!”

    闭着眼,姜女轻声的感叹,宁川闻言,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姜女说的不无道理,他也的确是这种感觉的。

    “嗯!?”

    突然之间,宁川的眼眸闪了一下,立刻便收起了放松的心情,开始缓缓观察着周围的人,越是观察,他便越绝对不对劲,眉头也轻轻皱了下来。

    “怎么了?”

    感觉到宁川的变化,姜女也开始严肃了起来,很快她的面色也阴沉了起来:“想不到,竟然如此看得起我们!”

    这城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就是城中的不少人,时不时会将目光瞟到他们这边,说不是为了他们而来,他们还真不相信。

    确定有危险以后,宁川倒是更加放松了,笑了笑,拉着姜女走进了一间酒楼:“掌柜,将你们这里的拿手好菜,全都上一遍!”

    “好嘞!”

    说完,宁川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不多时,美味佳肴摆在桌子上,宁川也不客气,开始胡吃海喝了起来。

    “你可还真有心思,人家都在这里等你了,你却在这里大口吃肉!”

    姜女没有动桌上的酒菜,捂着嘴巴取笑着宁川,她实在是没见过,大敌当前,却如此镇定的人,宁川的行事风格,还真是奇葩。

    “管他呢!”

    宁川则是不以为然,说一句,将一块羊腿塞入了口中,吃完了才慢慢说道:“我辛苦了那么久,还没来得及吃一顿好的,又要我面对他们,这怎么可能嘛!”

    摇了摇头,姜女不再打扰宁川进食,而是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在她神识的扫视之下,已经有不少人,正慢慢的向他们这里靠近了。

    这些人,显然是凌家的人,这一次,他们没有遮掩,显然是想和宁川正面冲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