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下葬之日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寂灭决在宁川的经脉中肆意崩腾着,洗刷着蓝色姬火和七彩霸王蝶的力量,含泪出手的宁川,自然能够感受到七彩霸王蝶的气息正在慢慢被灰色元力吞噬。

    事实上,不是灰色元力强大,而是七彩霸王蝶被蓝色姬火,皇骨雷电,还有破天诀削去了大部分的力量,所以灰色元力才能轻而易举的将七彩霸王蝶的力量吞噬。

    许久许久以后,七彩霸王蝶的力量彻底消失,宁川眼中的泪水更是忍不住,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是的,对于旁人来说,这一战堪称完美,坦屠族长的性命被救了回来,他也没有受到伤害,不过是没有了一件宝物而已。

    但是,对于宁川来说,却像是失去了一个最亲近的人,这种心痛的感觉,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懂,谁也没有办法体会他现在的心情。

    “哭什么哭……老子……还没死呢,能不能把你的眼泪留在我死的时候!”

    突然之间,蓝色姬火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声音虚弱了许多,有气无力,但是却的的确确是蓝色姬火的声音。

    “你没事!?”

    宁川破涕为笑,连忙擦掉脸上的泪痕,惊喜的问道。

    “那是自然,你以为老子几千年功力是白来的么?”

    蓝色姬火又再臭屁,听到这种语气,宁川第一次觉得是如此的亲切。

    “不跟你废话,这一次老子不知道要沉睡多长时间,没事不要来找我,当然了,有事也不要来找我,我帮不上了……”

    蓝色姬火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便消失,而在宁川的手臂之上,那个蓝色的火焰印记再次出现,不过却是暗淡了许多。

    “谢谢你!蓝色姬火!”

    轻轻的摸着手上的印记,宁川低声呢喃了一句,希望蓝色姬火能够收到他的心意,但是蓝色姬火在说完以后,立刻便进入了沉睡,也没有听到宁川的道谢。

    今天这一战,除了蓝色姬火他自己,没有人知道这其中有多艰难,这一步一步,可以说都是他安排下来的,但是即便如此,在最后关头,他却依然差点倒在七彩霸王蝶的手下,可想而知,这七彩霸王蝶有多强大。

    不过,他们也算是创造了历史,从来没有人能够从七彩霸王蝶的手下活下来,但是他们却做到了。

    收拾好情绪,宁川缓缓从药缸中条跳出来,穿好衣服以后,笑着对两人说道:“没事了,那气息已经被我灭杀在体内了!”

    “大恩不言谢,宁川,以后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得上的,你尽管开口,我坦泉若果有半句怨言,天打雷劈!”

    坦屠重获新生,坦泉心中高兴万分,他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宁川,浑身都在颤抖着。

    在森罗门前走了一遭,坦屠感慨良多,对于人心,也有了新的认识,眼中噙着泪光:“宁川,放心吧,在村中所受的屈辱,我都会为你统统要回来的!”

    为了救他,宁川搭上了性命,甚至好几次陷入死局,如今他痊愈了,又怎么不为宁川做回一点事情?

    “大哥,他们做的事情,我都已经有了证据,就等你了!”

    坦泉也重重的点了点头,咬紧了牙关。

    自从坦屠躺在病床上,村中的各个长老便开始打压坦泉,坦泉默不作声,卧薪尝胆,终于等到了坦屠痊愈的这一天,而他的手中,也有了不少关于大长老想要陷害族长的证据。

    “坦伯父,这些是你们族内之事,我作为一个外人,不好参与,你好了,我此行的目的便已经完成了。”

    宁川心中也开心,毕竟此前这事情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悬浮在他的心头之上,让他吃不下饭,睡觉也睡不安稳。

    正如他所说,虽然他也想要将那些黑衣人揪出来,但是凭借着他自己的力量,显然不够,如今坦屠族长痊愈,他自会处理。

    可是,坦屠族长却是摇了摇头,缓缓说道:“这是我的新生,从你把我救回来的那一刻开始,这个村子便是你的家了,又谈什么外人?”

    家这个字让宁川的心头为之一颤,仿佛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了,再看两个长辈的眼神,他们眼中都带着几分笑意,显然是对于宁川家人这个身份的认可。

    “这……”

    宁川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坦泉给打断了:“还这什么这,不介意的话,以后也叫我一声伯父吧!”

    想了想,宁川也终究是没有拒绝,叫了一声坦泉伯父,平常不苟言笑的坦泉,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村子里多留几天,等到安葬我的那天,我们再给他们一个惊喜!”

    拍了拍宁川的肩膀,坦屠眼中闪烁着精光,体内没有了七彩霸王蝶的束缚,只要再休息几天,他便能从回巅峰了。

    “好!”

    就这样,三人达成了一致,宁川和坦屠继续留在地下室,恢复状态,而坦泉为了不让人怀疑,交代了几句以后,便匆匆离开。

    进来的时候,坦泉愁容满面,毕竟外面还举办着“坦屠”的葬礼,但是现在离去却是红光焕发,丝毫不像是刚死了大哥的样子。

    不过,坦泉也不是无脑之辈,能够蛰伏这么长时间,足已经说明他的智慧,在踏出地下室的时候,坦泉已经将内心的喜悦收了起来。

    喜怒不形于色,这对于修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

    第二天,村中的丧礼依然在进行着,村中悲凉的气氛依然在继续,天上的雪花也没有停止飘落,只是,真正的族长却是在地下室之中,逐渐恢复着元力。

    单凭这里的元力,想要一天之内恢复如初,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宁川特意为坦屠族长准备了六品丹药,好让他尽快恢复。

    而他则好处理很多了,服下一滴绿色汁液,体内经脉所受到的损害,很快便好痊愈了。

    第三天,老族长下葬的日子。

    在棺椁旁边,围满了村子中的人,所有人都在流着眼泪,无不为老族长的离去而伤心。

    不得不说,坦屠在村中的威望的确是十分高,如果不高,那些人也不必耗费如此大的力气让坦屠族长无可救药。

    “吉时已到!”

    随着大长老坦诚一声音的响起,村中的六个壮男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擦掉眼角的泪痕以后,缓缓将棺椁抬了起来。

    “起!”

    坦泉在前,手执灵位,面露悲恸之色,在他身后,是大长老等人,在之后,便是六男肩扛棺椁,向着村口的方向缓缓走去。

    这一天,“坦屠”族长被安葬,葬礼也正式完成,下午时分,葬礼结束,大长老将所有村民都集中在广场之上。

    “各位村民,对于族长的离去,我同样深感悲恸,我理解你们的心情!”

    大长老声色并茂,脸上也挂着悲痛之色,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但是,村中不可一日无首,逝者已逝,我们将会永远铭记坦屠族长,但是眼下,我们需要将新族长选出来!”

    “要露出狐狸尾巴了么?”

    在一个角落,姜女藏匿于虚空中,听到空中传来的声音,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才刚将“族长”埋葬,便迫不及待的想当族长了,可想而知,他想这个位置想了多长时间。

    “大长老,我选您!”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很快,便有更多的声音响了起来。

    “对,我也选您!”

    “大长老!大长老!”

    无他,整个广场之上,都在回响着大长老这三个字,只有坦泉,坦乐,还有寥寥几人默不作声。

    相对于整个村子而言,他们的意见可有可无,毕竟这是一件少数服从多数的选举。

    “好!”

    大长老的声音响彻八方,虽然他在极力的压制着,但是却依然能够从他的声音中感受到几分兴奋。

    众人逐渐停下声来,大长老继续说道:“既然各位村民对我如此厚爱,那我也不再推搪,这族长之位,我便坐下了,以后定然会尽心尽意管理好村子!”

    “好!”

    不得不说,大长老的声音还是有几分煽情的,广场中的村民都沸腾了起来,他们甚至忘记了今天是坦屠族长下葬的日子。

    “我反对!”

    就在这个时候,坦屠大声的叫了起来,他的声音让原本沸腾的广场瞬间便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坦泉的身上。

    “爹……”

    坦乐眉头轻蹙,轻轻拉扯着坦泉的衣袖,但是坦泉却拨开了,往前一步,重复了一句:“我反对大长老成为我们村子的族长!”

    “坦泉长老,你这是为何?”

    坦诚一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但是很快便消失,心平气和的说道:“我知道,坦屠族长是你兄弟,但是生活还需要继续,你我都是几百年的老家伙了,这一点,早应该看透!”

    “是,逝者已逝,但是我却不能让你这个谋杀族长的人,取代族长之位!”

    坦泉长老指着大长老,字字铿锵,大声的说道。

    此言一出,村民哗然之声四起,所有村民都看着坦泉和坦诚一,议论纷纷。

    “坦泉长老,你说的是真的吗?”

    “大长老又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坦泉长老,是不是你弄错了!”

    “就是,这可不是儿戏,坦泉长老,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任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