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族长之死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听完坦泉长老的话,宁川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连连点头:“如果真是这样,那也不是没有希望!”

    “拜托你了!宁丹师!”

    坦泉凝重的看着宁川,沉声说道。

    在这个村子里面,他能够相信的人,寥寥无几,而他也能从宁川身上感受到,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想要将族长治好,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夜半来访,请求宁川再次出手。

    “我一定尽力而为!”

    重重的点了点头,宁川也答应了下来,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与其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族长死去,还不如趁着最后的希望拼搏一次。

    爱拼才会赢,如果不拼,那就什么都没有。

    “时间无多了,明天药酒的药效便会消失,我们还是早点动手吧!”

    既然已经决定动手,那就不会磨蹭,宁川再次说道,坦泉也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宁川的房间。

    “等等!”

    前脚刚踏出去,宁川便追了上来,从怀中摸出了一块东西,交在了坦泉的手中,轻声说道:“这个东西,会帮助到你的!”

    ……

    这一夜,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第二天一早,村中便传来了族长死亡的消息,而在炼丹房中,再次站满了人。

    “族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就走了呢?”

    “都是那两个外来人,是他们害死了族长!”

    “快去把他找来,害死了我们村子中这么多人,定然要他陪葬!”

    除了伤心的哭声之外,还有一部分人将族长的死,怪在了宁川的头上,

    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当他们央求宁川帮忙的时候,便会好言好语,但是如今族长死亡,他们却会将所有的罪名,丢在宁川的身上。

    这便是人的劣根性,和生长环境无关,不过是人性内心的丑陋,与生俱来。

    “大长老,宁川不见了!”

    有人从宁川的房间中返回来,却发现宁川已经不见了,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如此一来,村子中的人更加确定了是宁川杀了族长,所以才会畏罪潜逃。

    “宁川大哥不是这样的人,你们不要乱说,或者他是因为不想见到族长死去,才先行离开的!”

    看着眼前激昂的众人,坦乐大声的为宁川辩解,在她旁边的坦泉,轻轻拉了拉坦乐,让她停下来,而他则是沉声说道:“族长昨天便已经说过,他命不久矣,我们也不必责怪宁川,他已经尽力了,举行葬礼吧!”

    说完,坦泉又转过身去,看着躺在药缸中的老族长,泪水又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如果说昨天的飘雪笼罩了整个藏村,那么今天,皑皑白雪便是冻伤了整个村子的人,哭喊声在村中回旋着,久久不停,和丧乐交合在一起,更是让气氛变得更加悲凉。

    而宁川,并没有离开村子,他将姜女封印了起来,运转鬼舞,藏匿于虚空之中,参加着族长的“葬礼”。

    整个村子,除了坦泉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族长并没死去,在天亮之前,宁川便将族长转移出来,藏到了坦泉提供的安全地点。

    至于后来躺在药缸中的族长,是坦泉用尸体伪造出来的而已,容貌之所以相似,不过是因为带着昼刻面具。

    这一天,雪下得更加大了,天灰蒙蒙的,笼罩着整个村子和没一人的心头,唯独宁川,于心中还有一线希望。

    丧礼依然在进行着,夜晚时分,坦泉离开了丧礼,转身来到了一处密室,而宁川,姜女,还有族长,早已经等候在此。

    “怎么样?没有人发现吧?”

    一进来,宁川便紧张的问道。

    这里是坦泉家中的一处地下室,里里外外打了五层封印,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安全的,但是那些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宁川也见过他们将封印轻松打碎的情景,所以他不能不小心。

    “放心吧,一切都好,怎么样?都准备了么?”

    坦泉更加担心的,是坦屠族长的情况,毕竟转移来这里的时候,百全酒的药效已经不多了,坦屠族长也重新出现了萎靡之态。

    “嗯,就等你了!”

    在参加坦屠族长的“葬礼”之前,宁川便再次炼制了一炉百全酒,为的就是让坦屠族长能够有足够的能量来对抗七彩霸王蝶的气息。

    根据蓝色姬火所说,七彩霸王蝶在坦屠族长体内已经蛰伏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还未破茧成蝶,但是其力量已经十分强大,稍有意外,不单单十分坦屠族长,就连宁川也要将性命搭入其中。

    “那就开始吧!”

    坦泉的心情有几分紧张,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以后,沉声的说道。

    “你们这么做,真的值得么?”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坦屠族长,此时也开口了,在坦泉进来之前,宁川已经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他也清楚这样做会有什么风险。

    看着宁川,坦屠心中百感交集。

    村子中的人,都是他最亲近的人,但是却有一些人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想要对他下杀手,反倒是宁川,为了儿子的一句承诺,却付出代价也要完成。

    两两相比,他又怎么不感动?

    “别说了,坦屠伯父,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宁川便脱下了身上的大袍,只留下一条裤衩,纵身跳入了药缸之中。

    坦屠族长无法离开浴缸,不然的话,七彩霸王蝶便会直接摧毁坦屠族长的肉身,所以即便是治疗,也必须要在药缸中进行。

    “宁川,你可要想清楚了,以你的资质,想要证道,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失败,你要付出的可是性命的代价!”

    在开始之前,脑海中再次响起了蓝色姬火的声音,宁川没有搭话,缓缓将体内的血气和元力都调动了起来。

    这便是宁川的态度,蓝色姬火知晓以后,也不再多言,陷入了沉默中。

    “咕咕咕……”

    浑身的血气都转动起来,宁川的身体如同一个大火球一般,将整个药缸中的百全酒,都带动了起来,咕咕的翻腾着,宛如沸水一般。

    “坦屠伯父,您准备好了么?”

    “来吧!”

    坦屠族长眉头轻皱,轻喝一声。

    宁川和坦泉耗费了这么大的心血,想要将他救回来,他自然不能放弃,如果这一次真的能够痊愈,他见识对村中进行一次洗牌,同时,他要为宁川平反。

    不然的话,作为他的救命恩人,却要背负着一个杀人凶徒的罪名,实在是太对比起宁川了。

    “砰砰嘭!”

    宁川联手在快速的翻飞着,一个有一个印决在飞舞,在他的眼前,逐渐升起了一个奇异的印决。

    眼下,宁川并没有将破天诀释放出来,全是用自己的血气和元力打出来的。

    他这么做,就是想吸引七彩霸王蝶,放弃坦屠族长的肉身,转而寄在他身上,这样一来,他的目的便已经达到了。

    “喝!”

    轻喝一声,宁川一掌拍了出来,打在坦屠族长的后背之上,于此同时,那印决和宁川的身体有着一丝牵连,缓缓融入了坦屠族长的体内,如同溪水一般,缓缓流淌着。

    “嗯!?”

    很快,宁川便感觉到了坦屠族长体内气息的异动,轻喃一声,眉头也轻皱了起来。

    他能够感觉到,那七彩霸王蝶的气息,正蠢蠢欲动,只是出于忌惮,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只是在不断试探着宁川。

    宁川倒也不着急,所谓放长线钓大鱼,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手中再次打出一个印决,逐渐加强着坦屠族长体内的那一股力量。

    随着宁川力量的增强,坦屠族长的身体也逐渐发热了起来,他能够感觉到,四肢百骸中,有着一股力量在游走,这种感觉,就像他第一次药浴时候一般畅快。

    “滋滋滋……”

    自他的头顶之上,一股热气上涌,化作白雾,缓缓飘散。

    坦泉在一盘护法,看着面色逐渐红润的坦屠,心生喜悦,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仅仅是热身而已,连开始都算不上。

    大约过了一刻钟,宁川的力量也增加到了极致,甚至连坦屠族长都有了几分坚持不下去的感觉,那七彩霸王蝶,终于有了动作!

    它就像是帝王一般,宁川的气息,已经冒犯了它的尊严,仅仅是一刻钟,那气息便开始动了起来,如同一条巨蟒一般,张开血盘大口,向着宁川的气息吞噬而来。

    “大鱼,上勾了!”

    宁川嘴角显露出一丝微笑,在心中暗自想着。

    当时他出手却是毫不含糊,将大掌从坦屠的后背之上放开,手虚空一抽,将坦屠体内的气息抽离出来!

    “嘶……”

    原本体内仿佛有着一团火焰在烘烤着的坦屠族长,此时随着宁川元力的抽离,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于此同时,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那股气息和宁川之间的争斗,就是这样,让坦屠族长的心情更加紧张。

    他明明就是当事人,但是现在,他却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只能静静的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

    “呃啊~”

    宁川撤离元力的速度很快,但是再快也不够七彩霸王蝶的气息快,很快,宁川的气息便被吞噬了一丝,丝丝疼痛自宁川手上传来,让他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