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坦泉夜访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啪!”

    一手托着宁川,另一手则是如闪电般快速,一巴掌打在了大长老的脸上,清脆的声音在寒雪职工显得异常响亮。

    “他们怎么死的,你这个做大长老的,不是应该最清楚么?”

    昨天晚上的事情,姜女不清楚,但是不用说她也想得到,是那些黑衣人将那两个村民杀了。

    至于宁川身上发生什么事情,她还暂时无法得知。

    说完,姜女也不看他,扶着宁川,直直的向着前方撞了出去。

    “休得无礼!”

    三长老站出来,挡在了大长老面前,杀气腾腾。

    “杀了人还想走,把他们两个抓起来!”

    “这样的人,谁知道会不会坑害族长!”

    “就是,一定要给死去的人一个公道,我们村子虽小,但是绝不是任何人能够惹的!”

    无数村民开始讨伐二人,随着他们声音的增加,姜女身上的杀气也越发浓郁,在她的周围,已经有一股红色的杀气在萦绕着她了。

    “各位,我们相信宁丹师和姜姑娘是不会杀人的,这其中有什么隐情,我们还需要调查一番,别要污蔑了好人啊!”

    坦泉从大长老的身后走了出来,为宁川二人说话,只可惜,他们的声音很快便被村民的声音所淹没,如今坦泉的话,在村民的心中,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够了!都进来,我有事宣布!”

    坦屠族长的声音从炼丹房中响起,外面村民的声音也逐渐停歇,坦泉闻言,二话不说,直接便向着炼丹房走了过去。

    一夜过后,坦屠的面色憔悴了许多,比上前两天的气色不知道差了多少。

    “哥,你没事吧?”

    眼看着坦屠再次衰弱,坦泉也暂时忘记了族长之称,直接称呼其大哥。

    陆陆续续的,外面的村民也进入了炼丹房,原本十分空旷的炼丹房,如今已经十分拥挤。

    “两个孩子的死,和宁川无关,你们莫要为难他了!”

    看到人齐了,坦屠族长缓缓说道。

    “那我的儿是谁杀的?难不成是我们村里的人么?族长,你可千万要给我们做主啊!”

    那老妇人一听到族长要为宁川开脱,立刻便跪了下来,眼泪哗啦啦的掉下来,伤心欲绝。

    “唉!”

    是谁?或者就是在这房中任何一个人!

    只是这话,却是万万不能说,坦屠族长长叹一声以后,继续说道:“是以前在外面的仇家,他们想来杀我,是他们奋起抵抗和宁川的帮助,我才没有死!”

    “不!族长,肯定是宁川那小儿骗你,就是他杀的,对么?”

    老妇人抬起头,眼中闪过几分狠厉,显然不愿意相信坦屠这个说辞。

    “今天我来,是有事情和你们宣布的!”

    没有再理会老妇人,坦屠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村民以后,心情沉重的说道:“今日起,我将不再担任族长之位,至于以后谁来当,你们自行决定吧!”

    “族长,这万万不可啊!”

    坦泉闻言,立刻叫道。

    在这村子里,没有谁比他明白,坦屠放下族长之位,对于他们,对于整个村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族长,这万万不可啊!”

    短暂的冷静过后,在炼丹房中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纷纷请求。

    看着这么多人在求情,坦屠心中不免得有几分感动,但是他也明白昨天晚上黑衣人所说的话,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来做,坦乐那丫头就会不保。

    “就当是我为你们,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深呼吸一口气,坦屠族长继续说道:“宁川无力医治我,当这药水失去药性的时候,便是我死亡之时,所以,你们明白我为何要卸掉族长之位了么?”

    经过一晚上的调节,坦屠族长的心情已经彻底平复了下来,从他的言语中,没有人听出什么异样,仿佛真的是因为命不久矣,才卸掉族长之位。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坦屠族长不愿意说,那是他们长老之间的事情,他始终希望,在村民的心中,村子永远都那么好,没有争吵,没有权贵。

    “族长!”

    坦泉的眼中噙着泪水,他接受不了坦屠卸下族长之位,更接受不了他哥命不久矣的事实。

    “散了吧,好好安葬那两个孩子,我累了,想要休息!”

    摆了摆手,坦屠的声音充满了无力感,刚才的话,用尽了他毕生的力气,如今的他,心如死灰,再也没有了活着的信念。

    炼丹房中的人逐渐散去,只剩下坦泉在里面,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坦泉才从里面走出来,出来的时候,坦泉的眼睛都是红色的,在那个房子里面,没有人知道他流了多少泪水。

    这一天,坦屠卸下族长之位,大长老坦诚一,成为了代理族长,当然了,并没有举行什么仪式,整个村子都挂满了白旗,为那死去的两人,举行葬礼,葬乐和寒雪融合在一起,在整个村子中飘荡,久久未散。

    而另一边,姜女早已经将宁川接回房中,但是宁川却依然像失了魂一般,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天花板,脑子也丧失了思考能力,无论姜女怎么呼唤,却始终没有理会宁川。

    “啪!”

    忍无可忍,姜女强忍着舍不得,一巴掌打在了宁川的脸上,希望可以将他打醒。

    只是,这样的疼痛,对于宁川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巴掌落在宁川的脸上,宁川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呜呜呜……”

    看到没有任何效果,姜女彻底崩溃,她趴在宁川的身上,低声呜咽了起来。

    此时,她甚至在责怪着自己昨天晚上的沉睡,如果跟着宁川出去,说不定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

    只可惜,没有如果,一切都已经发生,他只希望宁川现在能够振作起来,然后离开村子,不理会这里糟糕的一切。

    “你告诉我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说好有事情一起扛的吗?”

    姜女一边拍打着宁川的胸膛,一边梨花带雨,自她认识宁川起,她就没见过宁川如今失了魂一般,同样的,她也没有哭得如此凄惨。

    此刻,姜女才知道,宁川在她的心里,到底占据了多重的位置。

    足足哭了一天,即便姜女是鬼修,此时也哭得累了,不知不觉,竟然哭得晕了过去。

    而村中的丧乐,也随着夜色的降临逐渐停了下来。

    村子恢复平静,却也无法消去众人心头上的悲霾,老族长卸下重任,同时宣布不久的将来,将会离开人世,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更加难以接受。

    这里很多人都是族长看着长大的,坦屠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个长辈,长辈将逝,何人不悲?

    ……

    “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夜晚,一直在发呆的宁川,突然对着黑夜开口,而他声音落下不久,房门便被推开。

    “谁!”

    哭昏过去的姜女,听到声音以后,也缓缓苏醒了过来,心头的警觉让她立刻站了起来。

    “是我,姜姑娘!”

    是坦泉,他的面色同样带着几分憔悴,头上的银丝似乎也在一天之间,多了许多。

    “坦泉长老,坦乐回来了么?”

    没有坐起来,宁川轻声的问道,毕竟这坦乐可是坦屠族长背负了性命换回来的。

    “嗯!回来了!”

    坦泉简单的回答了一句,顿了一下以后,继续说道:“宁川,可不可以请你继续医治族长,就当……就当是我求你了!”

    说着,坦泉便要跪下来,只是姜女眼疾手快,将坦泉扶住了,并没有让他跪下去。

    对于村中的大长老等人,他们的确厌恶,但是坦泉却是不厌恶的,宁川也承受不起长辈的下跪之礼。

    白天,当所有人都离去以后,坦泉留在炼丹房之内,和坦屠说起来以前的种种欢乐事,越是诉说,就越是不舍。

    “不是我不想,而是族长放弃了!”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的双眼发红,逐渐从呆滞中恢复过来,只是他的眼眸中,却多了一层迷雾。

    “放弃了?”

    坦泉疑惑的问道,点了点头,宁川将昨天晚上炼丹房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坦泉气的浑身颤抖,他就奇怪,为什么一进门,宁川便问坦乐有没有回来,想不到这其中,还有如此隐情。

    同时,他也知道了坦屠为他做出的牺牲有多沉重。

    “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放弃!”

    坦泉眼中闪烁着精光,这些黑衣人,他虽然还不确定身份,但是心中却已经有了几分猜测,毕竟,这一年多以来,他在暗地里是得到不少消息的!

    “说得对!不把这些人揪出来,以后农村自中还会有安宁?”

    姜女也在一旁附和,其实,她对于村子的以后,并没有太多的考虑,她只是想将那些伤害过宁川的人,找出来,然后让他们付出性命的代价。

    “可是,他们在暗中窥视着,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无力的摇了摇头,宁川苦笑连连。

    他不是没有想过在暗地里动手,但是整个村子都在黑衣人的监视之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知道,这种情况之下,他一个外来人,又能做什么?

    “有了我的帮助,就不同了!”

    坦泉微微一笑,显然知道宁川在担心什么,他靠在宁川的耳边,轻声细语着什么,而逐渐的,宁川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