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你们杀的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这么说来,你是想开明之前,看到坦乐的尸体了?”

    手中的刀刃转动着,黑衣人不急不慢,反正宁川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他的意见,可有可无,实在不行,那就杀了。

    他重视的,是族长的决定,只要族长放弃治疗,卸下族长之位,那么一切都好说!

    “总之,想让我白白看着你们族长死,我是不可能做到的,即便我付出性命的代价,也要将你们屠个干净!”

    宁川眼眸中如同要喷出火焰一般,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坚如磐石!

    “屠?”

    黑衣人眼中寒光闪过,而后冷笑一声,手虚空一伸,直接便捏住了脖子,将宁川凌空提了起来。

    这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当宁川反应过来以后,他已经被架在半空之上,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你觉得你现在的模样,还能做些什么!?”

    黑衣人眼中全是得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内,只要族长一死,村子便是他们的囊中之物,那时候,他们便要离开这个贫乏的村子,去北域创下新的天地了!

    甚至,他都已经开始幻想他们村子以后建造出来的家族,是有多么的强大了。

    “放他下来!”

    坦屠族长深呼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但是黑衣人并没有动作,他要的,是族长的决定!

    “咔咔咔……”

    手轻轻的紧握,被捏着脖颈的宁川,觉得那股力量越来越强大,现在他非但无法呼吸,还觉得脖子随时都有可能被捏断。

    当然了,宁川是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的,他体内的气息,已经在不安的涌动着。

    此时宁川的身体,就像是一座火山一般,外边看起来十分平静,但是随时都有可能岩浆喷射,彻底爆发出来。

    “我答应你!”

    就在宁川快要坚持不下去,坦屠再次开口,黑衣人闻言,在黑色面纱之下,得意的笑了。

    这是他早就已经预料到的答案,只是亲耳听到族长说出来,觉得特别的大块人心而已。

    “我放弃治疗,同时卸掉族长之位,但是你也必须把坦乐放掉,当然了,宁川也必须要让他安全离开!”

    “这是自然!”

    缓缓将宁川从半空中放下来,黑衣人将手中的刀刃收了起来,然后来到了药缸面前。

    百全酒已经被鲜血染红,没有了初始的清澈,黑衣人将手探入其中,继续说了下去:“这药酒,估计明天就没有药效了,老族长,你的时日也就无多了……”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看着黑衣人如此猖獗的模样,坦屠族长恨不得跳起来,一拳将他的头打爆,然后撕开他的面纱,看看面纱底下的人到底是谁。

    但是,他现在需要平静下来,用自己本就应该死去的性命来挽救坦乐和宁川的性命。

    坦乐是他侄女,又是村中年轻一辈的天才,以后必然会是村中的顶梁柱,而宁川,因为坦森的一份情谊,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更加不能让他命陨于此。

    “坦屠伯父……”

    宁川牙关紧咬,实在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坦屠族长却摆了摆手,长叹了一声:“宁川,你的心意我明白,放心吧,伯父不会怪你的,坦森也不会怪你,这不过是我的宿命罢了!”

    说完,坦屠族长转过头颅,但是宁川分明听到,在药缸之内,传来了一声滴答声,不用说宁川也知道,那是坦屠族长伤心的泪水。

    不想被宁川看到,更不想被黑衣人看到,所以才会转过头去。

    他不是为自己的性命快要走到尽头而落泪,而是知道自己的族人,竟然因为族长之位,而如此不择手段。

    在临死之前,终是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性——他宁川当初被那些黑衣人打死或者被体内的气息吞噬生机而死,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被自己最亲的人,硬生生逼死。

    “还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啊!”

    黑衣人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一切,叫了一声以后,两人便转身,向着门口的方向走了出去。

    “站住!”

    两人快要踏出门口的时候,宁川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是,他还没有开口,黑衣人也没有回头,族长便打断了宁川:“放他们离开吧,算了!”

    “哈哈哈……”

    两个黑衣人猖狂的笑着,大步踏出炼丹房,最后笑声越来越远,消失在黑暗之中。

    “唉……”

    炼丹房中,只剩下宁川和坦屠族长两人,坦屠族长长叹一声,声音中满是疲惫。

    病了一年多,村子中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如今他已经无力接管,或者放下,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宁川,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喉咙仿佛塞了棉花一般,异常难受,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宁川最为讨厌。

    他不能为了族长的性命放弃坦乐的性命,但是同样的,他也不能为了坦乐的性命,而放弃族长!

    没有再多说什么,坦屠族长已经做了决定,宁川即便说得再多,也没有了意义。

    仿佛丢失了灵魂一般,宁川讷讷的离开了炼丹房,把炼丹房的门关上以后,宁川两脚一软,跪倒在炼丹房门前。

    “呜呜呜……”

    漆黑的夜逐渐起风了,高空中没有一点光明,很快,天空便飘下点点雪白,不多时,白花花的学便铺满了地,将那两个村民的鲜血都掩盖住。

    “我对不起你们啊!我对不起你们啊!”

    一步步爬来尸体面前,宁川痛心疾首。

    正如黑衣人所说,如果不是他,或者这两个村民就不会死,村子依然会是村子,他们也依然会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继续生存着。

    “呜呜呜……”

    寒风夹带着宁川的呜咽声,在门外响了一夜,天亮以后,当有人看到炼丹房门前情况的时候,整个村子都震惊了。

    整个村子的村民都围在了一起,看着眼前的三座冰雕,其中还有两座是四人,议论纷纷。

    “夜儿啊!你别吓娘!”

    寒雪飘飘,天气异常的冷,一个老妇人趴在一个冰雕之上,泪如雨下,而另外一座冰雕,也有着一个老汉,缓缓蹲下来,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冰雕,眼中噙着泪光。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他们的妻儿……

    村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姜女也知道知道了,她跑过来,看着跪倒在地的宁川,还有身边的两座冰雕,心头咯噔的跳了一下。

    昨天晚上宁川出去以后,她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成想,一觉醒来,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妖女,都是你们这些外来人,杀死了我的儿!”

    那个趴在冰雕上的老妇人,突然之间站了起来,扑向姜女,一拳打在姜女的肚子上,猝不及防之下,姜女被打飞了出去。

    村中的人全都是修者,这老妇人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实力却也在灵元境。

    只是,痛失爱子,即便是修者,也会失去理智。

    被打飞出去的姜女,没有多说什么,缓缓从雪地之上爬起来,再次向着宁川走了过去。

    那老妇人再次扑上来,只是这一次,姜女却不会无动于衷,在老妇人扑上来的时候,她手一挥,一道比寒风还要冰冷的气息打了出来,直接将老妇人击飞出一边,口吐鲜血,血染白雪。

    “你敢动手!?”

    “就是,凭什么打我们村子的人!”

    “这些事情难道不是因为你们的出现么?”

    这一下,村子中大部分人都激昂了起来,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姜女和宁川,只有少部分的人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

    宁川跪倒在雪地中,被冻成了冰雕,如今还要遭人辱骂,姜女如果忍得了,那他就不是姜女了!

    “刷!”

    眼中寒光闪闪,姜女扫视了一下周围众人,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都停了下来,只有寒风飘飘的声音在呼啸。

    这一次,没有人胆敢阻止姜女,来到宁川面前,手中光华闪闪,冰雪随之融化,缓缓将宁川扶了起来。

    宁川双目呆滞,即便被姜女扶起来,也没有说什么,宛如形式走肉一般。

    “回去了!我们回去了!”

    一般情况之下,宁川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如今这样,只能说宁川承受了巨大的打击。

    姜女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之下,询问宁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她只想带着宁川,离开这里,离开藏村村民的闲言碎语。

    “姑娘,你这样走,恐怕不合适吧?”

    就在这时候,大长老带着其他长老走了过来,挡在了姜女的面前。

    宁川如此状态,姜女即便是见了玉皇大帝,此时也没有心情招呼,冷哼一声,冷冷说道:“你们最好让开,不然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对于这村子中的人,姜女可没有什么好顾忌,他们伤害了宁川,那就等于伤害了她,此时,属于魔女的一面,逐渐显露了出来,在姜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也让大长老等人感到了忌惮。

    “姑娘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想让宁川小友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两人,又是谁杀的?”

    大长老的声音放缓了几分,但是这种虚假的语气,在这一刻却仿佛是导火线一般,彻底将姜女埋在心底的炸弹引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