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夜夺命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站住!什么人!”

    果然,在炼丹房门前两三百米,宁川看到了两个黑衣人,他们藏匿在一旁,盯着炼丹房门前的守卫。

    宁川的声音将那两个守卫也吸引了过来,更是把那两个黑衣人吓了一跳。

    “桀桀桀来得正好!”

    黑衣人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的宁川,熟悉的沙哑声也随之传了过来,这声音,显然就是当初和宁川交手的那个黑衣人。

    “宁丹师!”

    守在炼丹房门前的两人,缓缓靠了过来,其中一人指着黑衣人,大喝:“你到底是何人?”

    “何人?来取族长性命的人!”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宁川心头一惊,连忙叫道:“快退后!”

    可惜,已经迟了!

    黑衣人的实力比宁川都要强上许多,他的手一挥,两道寒光自他手中激射而出,划破夜空,更是划过了两个守卫的喉咙,带出一道血花。

    “呃啊”

    疼痛感自喉咙传来,两人捂着脖子,殷红滚烫的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喷薄而出,他们甚至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喉咙已经被人割开。

    “这是你们的宿命!”

    随着黑衣人声音的响起,两人的生机缓缓消退,瞪着眼眸,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不久以后便彻底死了过去。

    他们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已经死去,这一次的黑衣人,出手比之前的那一次,更有杀性,显然,见识到坦屠族长快要痊愈以后,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了。

    “整个村子不过几百人,身上都留着同样的血液,你们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下杀手么?”

    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宁川心头的怒火开始翻滚了起来,他沉声的质问着眼前的黑衣人。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些人为了族长之位,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先是恐吓宁川,然后打伤坦阳兄弟二人,眼看着不起作用,直接便杀了两人。

    只可惜,宁川的话得到的,只是黑衣人的冷笑。

    “本来,他们都可以安然无恙,只需要再等一两个月,族长便会死去,是你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死亡!”

    黑衣人指着宁川,大声的叫道:“你,才是真正的刽子手!”

    “荒谬!”

    宁川口中吐出两字,拳头之上,元力已经滚动了起来,今夜,他定然要将这黑衣人的真面目揭下来,让整个村子的人来审判他们。

    不过,宁川很清楚他此前装作受伤并未痊愈的模样,所以,他体内的力量也没有完全释放出来,不过将三四成的力量展现出来而已。

    黑衣人的实力,他领教过,如果不是紫色棺椁和锁魂链的帮助,上次他便已经死在黑衣人的手下。

    硬憾绝对不是对手,所以宁川必须装作弱不禁风的模样,迷惑对方,这样才有机会一举拿下。

    对付强者,宁川试过很多次了,这些人总是有着自以为是的高傲,所以总能让宁川找到机会。

    “就凭你这样,也想要阻止我么?”

    黑衣人冷笑一声,随后摆了摆手,其余一人点了点头,往前踏出一步,两手在快速的接着印决。

    “不好!”

    看出了对方的意图,想要阻止,但是已经迟了,那个黑衣人已经将印决全数释放,一掌打在了炼丹房之上。

    “嗡!”

    印决落下,炼丹房散发着一股金色的光芒,这光芒随之化作点点星光,散落下来,如同宁川的心情,越来越暗淡。

    这光芒,是炼丹房的封印,如今显然是被破掉了,看来,这些人是准备玩真的了。

    “来吧!跟我们的族长大人,好好谈谈!”

    黑衣人不屑的看了宁川一眼以后,便转身向着炼丹房走了过去,宁川紧皱着眉头,也跟了过去。

    刚才发生那么大的动静,村子都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和上次一样,在动手之前,他们已经将整个村子的人都解决了。

    现在宁川即便反抗,也没有什么作用,只有静观其变,看看这些人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吱呀”

    炼丹房的门被推开,里面沉睡的坦屠族长,此时也逐渐苏醒过来。

    “族长,你还好么?”

    那沙哑的声音率先开口,本以为是宁川到来的坦屠族长,听到这声音以后,陡然转过身来。

    “你们就是想杀我的人!?”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黑衣人,稍稍惊讶以后,便沉声说道。

    族长毕竟是族长,该有的气魄还是有的,不过,这两个黑衣人包的严严实实,即便他是族长,也没有办法认出来,声音就更不用说了,显然是经过改变的。

    “别说杀这么难听,大家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人,杀来杀去,多伤和气啊!”

    黑衣人装模作样的说道,如此虚伪的嘴脸,让宁川看得想笑。

    他最讨厌这种伪君子了,想要当族长,却又不敢站出来,大大方方和坦屠族长竞争,却在背后费尽心思搞了这么多花样。

    “我只是想告诉你,倒下了,就不必再站起来了,有人会代替你的位置的!”

    坦屠族长冷冷的看着黑衣人,黑衣人无惧于他,四眼相对,淡淡的说道。

    “族长,外面守护你的村民,被他们杀了!”

    宁川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说了一句以后,他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之所以说出来,宁川是想让坦屠族长知道,这些人为了族长之位,都做了些什么丧心病狂之事。

    “哼,村子若是交在你们这些人手中,安有宁日?”

    冷哼一声,坦屠族长眼中冷光闪闪,字字铿锵。

    虽然他一直病床不起,但是这几天从宁川的口中,他也知道了大部分的事情,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这些人得逞。

    在此之前,他不相信族长之位可以让那些长老丧心病狂,但是听完刚才宁川的话以后,他才真正认识到族长之位到底让他们有多觊觎、

    “老不死,只要你一日为族长,我们便要跟随你,在这穷山僻壤,苟且偷生,我们身上流淌的鲜血如此高贵,怎能在这里生老病死?”

    那黑衣人说着说着,越发激动,眼中的凶光也全部显露了出来。

    “那是先祖的决定,你又怎能说我把你们囚禁于此!”

    坦屠族长沉声的说道,这件事情,村中的长老已经商量决定留下来,即便他们不愿意留在此地,也不需要杀害同族,甚至是坑害族长来达到目的吧?

    “世道变了!我们也应该变了!坦屠,你老了!”

    说着,黑衣人手一抖,利刃再次被他捏在了手中,缓缓向前,冷声说道:“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只能泡在这药缸里,连动都不能动,还怎么带领村子?”

    “你!”

    兴许是被黑衣人说到了心坎上,坦屠族长闷哼一声,怒火攻心,体内那股气息瞬间便雀跃了起来,在坦屠族长的体内乱窜。

    无法压制的气息,让坦屠族长面色一红,一口黑血便喷了出来,染红了百全酒。

    现在的坦屠族长,说白了就是一只纸老虎,外强中干,看起来,十分强壮,事实上却什么也做不了。

    “稳住,伯父!”

    宁川心头一动,连忙提醒坦屠族长,闭上眼眸,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坦屠族长这才冷静下来。

    “你想怎么样!”

    良久,坦屠族长睁开眼眸,冷声说道。

    在他眼前的黑衣人,已经不是他的族人,而是他的敌人,从他杀掉门前同族那一刻开始,他们便是敌人了。

    “自然是来和你谈交易!”

    黑衣人扫视了一眼两人,缓缓说道。

    “我不和你们这种丧心病狂之人做交易,也没有东西和你交易!”

    坦屠族长看都不看黑衣人一眼,声音无悲无喜,但是这种口气,宁川再明白不过,那是愤怒到了一定的情况下,才会如此平静。

    “有的,你还有你的性命!”

    黑衣人也不介意,看着宁川,眉头挑了挑,继续说道:“宁川,宁丹师,相信你已经很多天都没有见到坦乐那丫头了吧?”

    “什么!?”

    “什么!?”

    两人闻言,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宁川紧握拳头,身子也在轻轻的颤抖着:“你把她怎么样了?”

    来到村子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宁川和坦乐的关系,还是极好的,几天前不见她,宁川便觉得奇怪,如今看来,是这些人将坦乐抓了去。

    “放心吧,她吃得好住得好,只是没有办法出来见人而已!”

    黑衣人仿佛很满意两人的反应,点了点头以后,不再说话。

    应该传递的信息,他已经说了,剩下的,就看这两人有没有诚意了。

    “你们想怎么样?”

    坦屠族长在这个时候开口了,这是他们的族内事,本来就不应该将宁川卷入其中,现在自然是坦屠出面解决。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

    停了一下,黑衣人又继续说道:“宁川退出这件事,离开村子,而你,放弃治疗,辞去族长之位,我们自然会放了坦乐!”

    “休想!”

    坦屠族长还没说话,宁川便已经开口,如此做,不但于将整个村子拱手相让,屈服于这些人的淫威之下,还让宁川丧失了拯救坦屠族长性命的机会。

    在进入村子之前,他便告诉过自己,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坦屠的父亲救活,现在有人阻拦,应该怎么办?

    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