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警告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看起来,的确不像!”

    姜女也摇了摇头,眼中带着几分茫然,饶是她活了好几百年,见识过无数人,也无法确定那大长老是真的于心无愧,还是隐藏得太深。

    世间之上,修为高深,但是比修为更深的,是人心,即便她是鬼修,拥有着洞察人心的能力,也无法洞察得一清二楚。

    “唉”

    轻叹了一声,宁川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姜女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安慰宁川:“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的,只要我们提防好,那就不成问题!”

    “嗯!”

    姜女的话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一般,的确让宁川心中的负担减轻了几分,点了点头,宁川转身推开了炼丹房的门,走了进去。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宁川还没开口,族长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他无法走动,但是外面的声响,他却是能够听到的。

    “没事,有人想对你不利,被坦阳兄弟两人挡住了!”

    即便宁川不说,族长也一定知道这个事情,所以宁川没有隐瞒,直接将其中的实情告诉了他。

    “对我不利?看来,还真是有人想我死啊!”

    坦屠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但是动了怒气以后,他体内的那一股气息,立刻便翻滚了起来,惊得他连忙收敛好情绪,不敢太过激。

    有人想要他的性命,他自然是要报仇,只是还不是现在,作为族长,目光长远,更加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萎缩,什么时候应该强势。

    “伯父!”

    本来宁川不想在坦屠的面前提起这些事情,但是随着那些人越来越过分,宁川心中也越发不安,于是他便问道:“斗胆问伯父一句,伯父认为想要杀伯父的人,是谁?”

    “唉”

    坦屠闻言,长叹一声,眼前浮现出以往的情景,久久以后才娓娓道来:“几个长老,可以说都是我们的兄弟,只是因为村子的问题,发生了分歧,关系恶化,分成两派,只有坦泉稳稳的站在我这一边,但是若果让我指出到底是谁想杀我,我却是不确定!”

    “你不觉得大长老为了村中的大权,而想要杀你么?”

    宁川不甘心,再次问道。

    只是坦屠族长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宁川,继续说道:“即便让他掌控了整个村子又怎么样?只有这方圆五里地,又能做什么?”

    宁川愕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坦屠族长将权力看得太过简单,也将其他长老的心思看得太过单纯,这样的做法,并不像是一个家族长老的做法。

    或者,是穷山僻壤让他对权力这个词,认识得不够深刻吧?

    以前宁川在宁家的时候,上到长老之间,下到和他平辈的兄弟,无不为了那两分权力,争到连命都没有。

    所以,坦屠还是太过小看权力这两个字的魔力了。

    既然坦屠无法给宁川提供更多的信息,那么宁川也不能再多说什么,只能继续等待狐狸露出尾巴,这样一来,他们的处境就会陷入被动,就像今天晚上,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宁川也没有了睡意,这一天晚上,宁川和姜女便在炼丹房中呆到天亮,黑衣人也没有再回来。

    清晨,大长老带着其余长老来到炼丹房,正如宁川所预料的那样,贼喊捉贼并没有任何的结果,几人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只有坦泉,面色平平,心中觉得这一切都在预料之内。

    “族长,你没事吧?”

    大长老一脸紧张,来到族长的身边,而后又黯然说道:“是我们无能,未能在村子中找到想要暗杀族长的人,还请族长责罚!”

    如今族长已经能够说话了,大长老也重新正视自己的位置,不得不说,他这样的做法是十分正确的。

    “既然没找到,那就算了吧!”

    坦屠族长无所谓的说道,他如今躺在药缸之内,什么都做不了,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随着药浴的进行,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壮,等到他将体内那气息解决,才有能力将眼下的事情清算,现在他只能暂时忍让。

    “不行,族长,我一定要找到族内的反叛之人,宗法伺候,而后逐出村子!”

    大长老明正言辞的说道,字字铿锵,话语中的坚定让人无法执意,就是这样的语气,让宁川再次怀疑自己的判断。

    如果大长老真的没有害人之心,那倒还好,如果是他,那这个人的心机,该是深到什么程度啊!

    “你看着办吧,我如今重病在身,即便是有心,也无力啊!”

    轻叹一声,坦屠族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解了一番村子的情况以后,便让这些长老散了。

    “你也回去休息吧,坦泉会找人来保护我的!”

    等到大长老等人离去以后,族长又对宁川说道,劳累了一夜,宁川也没有推搪,告辞以后,返回了住处。

    在他离去的时候,他也看到炼丹房门前多了四五个村民,每个村民的实力,都比宁川要强大好几个境界。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坦泉果然增加了人手,坦阳能够逼退那些人,但是这样的事情坦泉却绝不容许第二次发生。

    “你居然敢如此质问大长老,你疯了么?他要杀你,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就承受不了!”

    一回到房中,姜女便封锁了房间,沉声的质问宁川。

    的确,他们现在算是韬光养晦,宁川如此明显的表露出来,只会让大长老更加不耐烦,眼看着族长快要好了,姜女不想在这最后关头发生什么意外。

    他们在这举步皆敌的地方,只有把族长治愈,他们的处境才会更加安全。

    “我不质问,你以为他们就不会杀我了么?”

    宁川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面对姜女的质问,平静的回答:“那几个黑衣人是什么实力,你我都清楚,你真的以为以坦阳兄弟二人的实力,能够将他们逼退么?”

    “你的意思是?”

    细细一想,姜女心头一动,升起了一个让他觉得惧怕的想法。

    “他们是在警告我们!”

    宁川眼中闪烁一丝寒芒,继续说道:“杀族长是村子里面的禁忌,他们是不会做的,他们之所以那样做,不过是给我们一个警告,告诉我们,连族长他们都敢杀,自然敢对我们动手!”

    “这种行事方式,还真是像大长老!”

    静静听完,姜女觉得宁川说得头头是道,不无道理,完全赞同了宁川的想法。

    “之所以质问大长老,同样是我对他的警告,若果真的是他,听到我如是说,起码会收敛几分!”

    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以后,姜女也谅解了宁川的做法,她也知道,宁川不是一个喜欢被动的人,他那么做,不过是想占据几分主动而已。

    “不说了,真的好累!”

    昨天炼制丹药耗费的精气神都没有补回来,夜晚又没有休息,宁川已经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烦心事很多,但是在休息的时候,宁川不会思考这些问题,因为他知道,不保持最好的状态,在这个龙潭虎穴中,更加难以生存下去。

    黄昏时分,宁川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发现姜女也倚在床边睡着了。

    看着姜女熟睡的模样,宁川不由得有几分愧疚,进入藏村以后,一直都是姜女在帮他护法,从来没有好好休息过。

    于是,宁川便蹑手蹑脚站了起来,将姜女抱上床,又帮她盖好被子,这才慢慢走了出去。

    对于宁川来说,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但是他却没有看到,此时姜女的嘴角之上,已经扬起了一丝笑容,这一觉,姜女也睡得特别安稳。

    一步一停,宁川走在族长家中,依然是那一副有气无力,随时都有可能跌倒的模样,这是他给藏村所有人的印象,藏村中的人也逐渐习惯了他这幅模样。

    “坦阳,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在路上,宁川见到了坦阳,拉住他闲聊了起来。

    “服下您的丹药,好很多了,十分感谢你的丹药!”

    如今坦阳对宁川的称呼,也从你变成了您,虽然宁川的年龄比他要小得多,但是宁川却用他的能力赢得了坦阳的尊重。

    修者的世界本来就是实力为尊,只要实力足够强大,便要尊称一声前辈,和年龄没有任何关系,更何况是藏村这种十分重视武力的村子。

    “嗯,没事就好!对了,这几天怎么没看到坦乐啊?”

    好几天没有见到坦乐了,即便是闭关,有这几天的时间,也应该出关了,毕竟宁川对他说的那些话,依照坦乐的悟性,应该很快便领悟到。

    “坦乐?不清楚,我也很多天没有看到他了!”

    “哦!那好,我知道了!”

    坦阳也说不知道,宁川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在院子中行走着,只是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股不妙的预感。

    那些人为了达到目的,连族长都敢动,不会是把坦乐给抓去了,到时候用来威胁他吧?

    不过,这也仅仅是宁川心中的一个想法而已,宁川也不愿意看到那一幕,他宁愿相信坦乐此时是在闭关。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宁川又是来到了炼丹房门前,摇头无奈一笑,缓缓走上前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