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夜半惊魂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可是,一脱离药缸,坦屠族长便感觉到不对劲了,他体内那股力量,正在快速的吸收着他这几天补充的生机,仅仅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他好不容易恢复的肉身,便再次干瘪了下去!

    “呃啊!”

    这股近乎于剥夺的力量,让坦屠失声叫了起来,宁川心头一惊,不敢耽搁,连忙将坦屠放到百全酒中浸泡。

    一股酒香遍布全身,那百全酒中蕴含的灵力,快速补充着坦屠族长所失去的那些元力,很快,他的面色便再次红润了起来。

    “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

    坦屠的声音带着几分慌张,因为这股力量,比起以前,更加具有侵略性,他有一种感觉,只要他离开药缸,那力量便会将他体内的力量,生机,全数吸收,而且这一次,不会给他挣扎的机会。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刚才的情景,宁川自然是看到了,他也第一次见识到,坦屠族长体内的那股力量,到底有多恐怖,也不知道以前坦屠族长是怎么熬过来的。

    同时,他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以前坦屠族长身体被那力量所摧毁,随着坦屠族长身体的衰弱,那股力量没有了补给,也随之弱了下去,如今坦屠族长恢复,那力量也随之复苏,想要将其逼迫出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唔实在没有办法的话,灰色元力和破天诀的力量,总能将其压制住的!”

    宁川在心中思索着应对之法,倒也有几分信心,毕竟无论是灰色元力还是破天诀的力量,都是无比强劲的力量,对于一般的力量,宁川还是有足够的自信压制的。

    “伯父,你感觉怎么样?”

    将这些问题抛于脑后,宁川暂时不去考虑,现在他需要关心的是坦屠族长能不能适应百全酒的药力。

    “我感觉良好,肉身恢复了大部分,这些药力我还是能够接受的!”

    坦屠沉声的说道,从他的语气中,宁川听到了他的担忧。

    以前他是抱着一颗必死的心,只想在临死前再见坦森一眼,如今他心中重新升起了希望,自然惧怕死亡。

    你可以蔑视死亡一次,但是却不能蔑视死亡两次,特别是希望就在眼前的时候。

    “伯父,不要担心,我自有办法,交给我吧!”

    宁川自信满满,脸上甚至还挂着几分笑容,看起来信心十足,如此模样,让忐忑不安的坦屠族长也平静了几分。

    的确,宁川之所以表现得如此自信,全是表演给坦屠族长看的,他必须要将坦屠族长的信心建立起来,才能在接下来的动作中,有着更大的优势。

    试想一下,双方对战,还没有开始战斗,便已经有一方认输,这样的战斗,还需要继续下去么?

    “伯父,你好生休息吧,我也需要歇息了!”

    和坦屠族长道别以后,宁川摇摇晃晃的走出了炼丹房,行走在路上的时候,还喷出了一口黑血,显得十分虚弱。

    这些都不过是宁川伪装出来的,但是当他回到房中的时候,脑海中却真真切切传来了一股眩晕感。

    白天炼制百全酒的时候,实在是耗费了太大精力,如今他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只想好好的休息一番。

    “姜女,多点留意炼丹房那边的情况!”

    叮嘱一句,宁川便闭上了眼眸,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便传来了宁川的鼻鼾声。

    “这几天也够辛苦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宁川,姜女轻声低喃了一句,蹑手蹑脚的为宁川盖上了被子,如同往常一样,帮助宁川守夜。

    “轰!”

    夜依旧黑暗,只是在夜半时分,一声轰鸣之声响彻了整个藏村,姜女立刻站了起来,因为那声音,正是从炼丹房之中传出来的!

    “刷!”

    如此大的声音,自然将宁川惊醒了,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炼丹房那边发出了声音!”

    姜女如实回答,宁川瞬间便站了起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夺门而出,一边走,一边说道:“快过去看看,说不定有人想要杀族长!”

    当然了,除了有人想杀族长之外,也不排除族长体内那股力量发生了变化!

    因为担心族长,宁川不敢耽搁,只是白天太过劳累,他还没有彻底恢复,如今脑袋还是晕乎乎的,走路也是一晃一晃。

    姜女见他如此模样,摇了摇头,一个健步冲到了宁川的身边,扛着宁川便飞了出去,一阵风吹过,他已经来到了炼丹房门前。

    “咳咳咳”

    守在门前的坦阳两人,已经受伤,跌倒在地,在他们的身上,还带着一道道刀痕。

    虽然宁川对武器研究不深,但是他也能看出,这两人身上的刀痕,是被五六寸的利刃所伤,第一时间宁川脑海中便浮现出了当初想要来袭杀他的那几个黑衣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女将宁川放下,宁川脚步漂浮,来到两人的身前,拿出丹药让他们服下以后,沉声问道。

    “有人想要来杀族长,被我们打退了!”

    服下丹药以后,手上滴答流着的鲜血也逐渐止住,坦阳眼中全是沉凝,闷声的说道。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还没来得及问其他问题,大长老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转身望去,只见大长老带着其他的长老,一同过来了。

    没有少任何一个长老,见此情景,宁川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这么短的时间,想要从这里逃跑,换衣,再返回这里,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莫非真的是我错怪了他们?”

    宁川在心中暗自想着,任由坦阳和大长老解释他刚才经历的事情。

    “太过分了!给我去找,在这村子里面,竟然还有人敢对族长不利!”

    大长老听完,眼中都要喷出火焰,立刻便给其余几个长老下令,那几个长老闻言快速的散开,在村中展开了搜寻。

    “那大长老认为,这些想要杀族长的人,会是谁?”

    这个时候,宁川开口了,他眼神灼灼的看着大长老,声音低沉,似乎是结冰多年的寒雪一般。

    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让他生气了,大长老想要掌管村中大权,这一点宁川无权干涉,但是因为这样,而要动手杀掉族长的话,宁川是绝对不会应承的!

    “我并不清楚,但是一旦查出来,我定然会用宗法处理,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大长老明正言辞,从他的眼眸中,宁川挑不出丝毫的毛病,甚至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没有任何的波动。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一种是大长老真的没有做过,另一种则是大长老的心机太过深,即便是天地之息,也没有办法探寻出来。

    鉴于此前发生的种种,宁川心里自然是更加相信后一种可能。

    “不会是你吧?大长老!”

    内心的愤怒已经让宁川无法忍受,他眼中含着火焰,开口质疑!

    一听到宁川如是说,姜女心头便跳了一下,连忙拉住了宁川,赔笑着说道:“大长老你别当真,宁川不过是太担心族长才会说出这种胡话的!”

    可是,宁川没有理会,依然眼神灼灼的看着眼前的大长老。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被愤怒冲破了头脑,平常的冷静都会烟消云散,所有的行动和言语都会被愤怒所支配。

    “宁川,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宁川如是质问,大长老愣了一下,倒是他的儿子坦尼,站了出来大声的喝了一声,同时一把揪住了宁川的衣服,握紧了拳头。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宁川依然没有退让,即便是被人揪住衣服,他也要问清楚。

    “你混账!”

    坦尼本来就是脾气暴躁之人,宁川如此质问他的父亲,自然是忍不了,高高的扬起了拳头,就要砸下来。

    “尼儿,放手!”

    大长老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而坦尼闻言,也是一愣,停住了落下来的拳头。

    当然了,即便大长老没有叫停,这一拳也不会落下来,在一旁的姜女,自然会阻止。

    “父亲”

    “我叫你放手!”

    大长老的声音加重了几分,坦尼这才愤愤不平的放手,在他看来,他父亲为了村子兢兢业业,平常虽然对他们严厉了几分,但是却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袭杀族长的事情来的。

    缓缓来到宁川的身前,大长老看着宁川,心平气和的说道:“孩子,我不知道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坦诚一可以向你保证,我并没有对族长动过杀心,而且我也希望族长能够恢复!”

    看着大长老的眼眸,宁川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他复杂的看了大长老一眼,一言不发,走出了一边。

    “难道真的不是他么?”

    大长老也不再理会宁川,带着众多村民离去,而宁川的脑海中,就只剩下这一个疑问了。

    刚才和大长老对视的时候,宁川在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闪躲,也就是说,大长老并没有说话。

    但凡是说谎话的,身体上一定会出现一些特征,可惜大长老由此至终,都表现得十分正常,并没有任何地方值得怀疑,所以宁川才会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怀疑。

    “会不会真的不是他?”

    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抬起头来,宁川问站在身边的姜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