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大长老的拜访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咕咕咕~”

    夜鸟鸣叫,在黑夜中显得特备清脆,两人也从嬉笑中逐渐平静了下来。

    半响,姜女率先开口:“你觉得,大长老怎么样?”

    宁川不答反问,看着姜女,沉声说道:“你觉得呢?”

    鬼修拥有着魅惑之术,同样的,他们也有着洞察人心的能力,正因为如此,宁川才会将这个问题抛回给姜女。

    只是,这一次姜女怕是要让宁川失望了,她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危险!”

    是的,除了感觉到危险之外,姜女感受不到其他。

    这种情况,有两种解释,一是大长老的修为比姜女高太多,姜女无法看清楚,而第二种情况,则是心思太多,不愿意被人看到,以某种力量遮盖住了。

    坦白说,无论是宁川还是姜女,都更倾向于第二种。

    “有多危险?”

    宁川的感觉和姜女的感觉是一样的,在交流了彼此之间的想法以后,宁川再次问道。

    “很危险,我们必须要小心他,这个村子,看上去也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还没有入村之前,姜女便已经看出了几分端倪,那些站出来,让坦尼带他们进来的人,显然和坦尼没有那么亲密,而剩下的几人,则更加亲密。

    当见到坦尼父亲以后,姜女更加肯定了这种想法,因为当坦尼说到宁川是来救助坦森父亲的时候,大长老的面色都变了,甚至在当着这么多的小辈,用另一种方式来呵斥宁川。

    他们被关在这小村子里面,对于很多潜台词,听得并不是十分明白,但是无论宁川还是姜女,都是老油条了,人的一个眼神,他们就可以从中分辨出其中的意思了!

    “咕咕咕……”

    夜鸟再次鸣叫,此时,姜女和宁川同时闭上了嘴巴,因为在鸟叫的时候,他们的识海中,同时出现了一丝波动。

    他们刚刚才谈论着大长老的事情,外面便有情况,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是意外的。

    原本,他们想要等着那一丝波动消失的,可是,那气息非但没有离去,反而越来越近,很快便来到了他们的房前。

    “叩叩叩……”

    敲门声随之响起,外面也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不知两位休息了没有?”

    宁川一下子便认出了大长老的声音,心中不由得暗自叫了一声。

    所谓白天不要说人,晚上不要说鬼,现在是说曹操,曹操到。

    屋内的烛光在亮着,而且大长老既然来了,那就说明他知道两人并未入眠,如果宁川将他阻于门外,便会落人口舌了。

    反正他身子正不怕影子斜,也不惧怕什么,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的大叫了几句:“来了来了!”

    站起来,把门打开,早知道来人是大长老的宁川,还是装作一副惊讶的模样,受宠若惊的说道:“大长老,不知道这么晚来找晚辈,是有什么事情?难道是族长身体恶化了?”

    “哦,这倒没有!”

    宁川故意将族长拿出来说,主要的目的还是试探大长老的态度,不过这次大长老显然有备而来,对于宁川的问题,矢口否认。

    顿了一下,大长老又继续说道:“我来就是想来看看你们,那小崽子给你们安排的地方怎么样,还习惯吧?”

    此时大长老的态度和白天相见的时候,相差太多,不用说宁川也知道,他肯定是听到了两人的谈话,现在来这里,就是警告一下两人的。

    有些事情,不用说得太过明白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当然了,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大长老如此,宁川也只能用虚假的面容来应对:“我们住得很舒服,大长老不必挂念,只是心中有些记挂族长的伤势……”

    宁川再次提起族长,同时定定的看着大长老,果不其然,大长老的眼角之上,挂着一丝厉色,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如果不是宁川一直看着,也难以发现。

    “小友如此挂念族长,实在是让老朽感到欣慰,这样吧,你休息一段时间,过几天我便带你去看望一番老族长!”

    话锋一转,大长老竟然同意宁川的请求,倒是让宁川心中惊了一下,不过,宁川也不是省油的灯,反应过来以后,自然是喜上眉梢,连忙说道:“那就太感谢大长老了!”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夜深了,我先回去了!”

    “恭送大长老!”

    大长老说完以后,便转身离去,宁川和姜女的声音在后方传来,等到大长老的气息彻底消失以后,宁川和姜女两人面面相觑,嘴角上都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

    在别人的地盘,还是要小心一点才好啊,不然的话,都不知道大长老还会拜访他多少次。

    不过,正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大长老急于现身,恰恰说明了他有问题。

    “我心底那危险的感觉越来越重了,你要小心!”

    姜女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直接神识传音,和宁川交流着,毕竟刚才大长老已经出面警告过他们一次了,如果他们还不知好歹的继续谈论下去,只怕大长老会对他们更加不满。

    “我也察觉到了!”

    点了点头,宁川也表示认同,在他第二次提起族长的时候,在大长老的眼眸中,他分明感受到了一丝杀意,不过,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大长老同意让他去看望族长。

    “唉,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啊,即便是这么小的一个村子,也会有争斗!”

    在心中感叹一声,宁川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盘腿在床上,将这些事情抛开,专心修炼了起来。

    “咯咯咯……”

    第二天,公鸡嘹亮的声音响彻整个村子,宁川也缓缓睁开了眼眸,修炼了一整夜,如今他神清气爽,在他的眼眸之中,还有着丝丝精光在流转着。

    从床上起来,将窗口打开,暖暖的太阳照射下来,强烈的光线让宁川闭上了眼眸。

    “喝!嘿!喝!”

    一些声音吸引了宁川的注意,整理了一番仪表以后,没有打扰姜女,推开门独自走了出去。

    声音离他并不远,大约行走了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宁川便看到了声音的来源。

    村子并不大,这里是村的中央,留着一块方圆六七百米的空地,而此时,村子里面的人正在这空地之上练武,不论男女老少,老的看上去已经七八十岁,而小的,则是二三岁的孩童。

    显然,三两岁的孩童并不知道练武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眼中甚至还透露着几分茫然,但是他们却跟在大人的身后,不甘落后的挥舞着拳脚。

    “自小便如此训练,又怎么会不强大?”

    看着眼前五六百人练武的姿态,宁川不由得在心中感叹。

    在他的家族里,同样十分重视修炼,只是家族中很少有人会管你经历什么,他们只看结果,等到你的实力出类拔萃的时候,才会让宗族中的长老注意到。

    看着眼前这一幕,宁川心中决定,以后回到宁家,也要如此操练族内的人,这样做,不单单可以让宗族更加强大,更可以让族内的年轻人,有更加公平的锻炼机会。

    当初,母亲离去,父亲消亡,家族的长老便将他赶到药园,甚至连爷爷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在机缘巧合,得到了小绿瓶,如今他还被宗族中的那些人欺凌着。

    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宁川才不想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在其他族人身上,都是同一个宗族的,又何必相互为难呢?

    “这么早就醒了啊!”

    宁川在出神的看着,大长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将宁川从愣神中拉了回来,眼前的,是大长老满脸的笑容。

    这个态度,简直就是天渊之别,经过昨晚,宁川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倒是坦乐还有其他人,有些奇怪的看着这边。

    “是啊,想来看看村子的早晨,昨天来,都没有好好看呢!”

    点了点头,宁川也笑着回应,同时不忘赞叹:“村子里面的练武方式,还真是特别啊,就像是训练战士一般!”

    “不!我们不是战士,我们天生就是战士!”

    将目光投向眼前练武的族人,大长老眼中全是自豪,不单单是因为眼前的情景,更是因为他自身的血脉。

    “我们天生便是为战斗而活,所以从小便要进行训练,只有这样,才能将他们血液中的潜能激发出来!”

    宁川静静的听着,突然之间,大长老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宁川的手腕。

    “嗡!”

    宁川想要反抗,可是那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紧接着,一股霸道的力量便顺着手腕入侵而来。

    “大长老!”

    宁川十分不喜欢这种感觉,惊叫了一声,企图挣扎开来,但是大长老却不管不顾,控制着那股力量,继续入侵着宁川的身体。

    这股力量很霸道,但是感觉到没有威胁性以后,他便停止了挣扎,任由大长老试探。

    “嗡!”

    宁川虽然可以控制着不动,但是他身体中的血脉却不是这么说的。

    流淌着斗战圣猿的血脉,自然高贵,如此明目张胆的入侵,这已经是侮辱了它,一声嗡鸣,宁川的身体为之一振,体内那股力量,直接便被逼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