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黄沙截杀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飞行的时间很长,越是往西,便越发的荒芜,北域原本就比较荒凉,地处西面,可想而知环境有多么恶劣。

    “呜呜呜……”

    风沙扑面,宁川和姜女再也没有办法在半空中飞行,不得已落了下来,在一片荒凉的黄沙之上缓慢前行。

    “如果坦森真的住在这种地方,那真的是太恐怖了!”

    捂着嘴巴,双眼都被黄沙刮得睁不开,宁川在心中轻声的赞叹着。

    让他路过他已经觉得这里不是人住的地方了,更别说要他长期住在这里。

    此时,除了感叹北域的荒凉之外,宁川还庆幸自己生长的地方没有那么糟糕。

    “人的潜力的无限大的,可能正是因为坦森所在的地方恶劣,他现在的实力才会出类拔萃呢?”

    仿佛看穿了宁川心中的想法,姜女开口大声的说道。

    相比于宁川,她穿梭在这种环境中,倒是显得十分轻松,她将身体化作虚无,只剩下淡淡的虚影陪伴在宁川的身后,这些风沙,根本就没有影响到他。

    顿了一下,姜女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人类是世间最伟大的物种,因为有着无限可能,我们鬼修则不同,因为死过一次,即便再努力修炼,也不能超脱,不过是让我们多活一辈子而已。”

    宁川闻言,点了点头,表示对姜女的说法表示赞同。

    在史册里面,大帝不少,人族有,妖修有,却偏偏没有鬼修,可想而知,鬼修想要成就大帝,是有多么艰难。

    “或者,你可以成为那个不一样的鬼修呢!”

    感受到姜女的语气有几分不甘,顶着风沙,宁川同样大声的回答,可是姜女却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半个时辰以后,风沙过去,宁川和姜女都停止了下来,姜女依然是一尘不染,宁川则不同了,他浑身上下都是风沙,苦不堪言。

    抖了抖,身上的尘土扬了起来,姜女后退两步,笑着说道:“活该,本来就不用这么费劲的,偏偏不听!”

    的确,如今宁川的实力,举手抬足之间,便可以造就莫大的威力,阻挡这风沙,对于他来说,还是十分简单的,只是宁川不愿意如此做罢了!

    “反正也没事,闲来无聊,就当是消遣了,体会一下这里的日子!”

    呵呵一笑,宁川倒也不介意,身上一股暖流流光,元力将身体清理干净,他也不再是那个灰头土脸的人儿了。

    对于宁川来说,这同样是一种修行,只要是行走在世间中,任何事情都可以变成修行。

    环视了一下四周,荒芜一片,宁川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都飞了好几天,都快要都最西面了,怎么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根据吕孤浪所说,藏村本来就不大,如今在这么辽阔的土地上寻找一个小小的村子,和大海捞针无疑。

    倒也不是不耐烦,宁川只是不想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现在他只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好问一问,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别看了,这方圆百里……不对,有人来了!”

    姜女的话还没说完,语气便随之一变,因为在她的神识中,她感受到了后方有上十人正快速的向他们这个方向飞来,而且来势汹汹,看来来者不善。

    很快,宁川也感受到了,并不逃跑,反而转身看着后方,大约数十个呼吸的时间,远方便出现了一个个小黑点,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两人眼前。

    姜女的感应没有错,刚好十人,他们每个人都被黑袍包裹着,让人看不清楚他们的容貌,这样的装扮,第一时间让宁川想到的,便是风雪衣麾下的魔道邪修,也就是逆天阁的人。

    不过,宁川体内的灰色元力没有任何波动,这让宁川摒弃了这个想法。

    “宁川,将人头留下!”

    宁川还没有说任何话,黑衣人中,一个汉子站了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宁川,大声的说道。

    他的声音被元力处理过,十分低沉,显然是不想让宁川知道他的身份。

    宁川面无表情,但是在心里却在快速思量着,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开口:“连面目都不敢露出来,就想让我留下项上人头,你们未免太过自信了!”

    在青湖城,宁川没有表露过自己的身份,这也就说明,从逆天阁出来以后,他便没有将行踪泄露出去,如此说来,眼前这些人的身份,便值得他去揣摩了。

    “废话少说,你以为你跑的掉么?”

    为首的黑衣人依然嚣张,一双眼眸仿佛钉在了宁川身上一般,冷酷无情。

    宁川可以肯定,这个人是他第一次见到,于是,他心里便有了一个想法,眼前这些人,不过是奉命过来取他性命的,此前和他并没有仇怨。

    “想要杀我,可以,但是最起码你要让我知道你们是谁的人吧?”

    微微一笑,宁川表现得十分轻松,虽说眼前的这些人,全都实力不俗,每一个都是灵虚境以上的修者,按照面板来看,宁川的确不占任何优势。

    但是,这些问题对于宁川来说,都算不上是问题,以前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不也是这样的情况么,他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宁川的淡定,出乎黑衣人的预料,他们怎么也没有办法想象,宁川为何在被包围以后,竟然表现得如此风轻云淡,他们心中的唯一解释,或者就是宁川在故作镇定了。

    那些黑衣人没有说话,宁川向前踱了几步,两手背负在身后,淡淡的说道:“让我来猜猜,你们到底是谁的人吧!拓跋家族?不!你们……是凌家的人吧?”

    最后一个字落下,宁川陡然抬起了头颅,一双眼眸如同鹰眼一般,死死的盯着那为首的黑衣人。

    除了宁川凌厉的目光之外,还有宁川若隐若现的气势,也随之释放了出来,他的变化太过突然,那些黑衣人,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抵御,纷纷向后倒退了三四步。

    不得不说,为首的黑衣人实力比较强横,在面对宁川突如其来的压制,并没有像其他同伴那样向后倒退,只是身子摇摆了一下,便将宁川的威压给压制了下来。

    不过,能够以一己之力,将这么多高手强者压制,宁川也足以自傲了。

    “嘶……”

    将威压消除,醒悟过来的黑衣人,看着宁川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宁川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一刻,他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杀宁川,需要动用他们这么多人了。

    “说吧,你们是不是凌家的人?”

    收起身上的气势,宁川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此时的他,和刚才咄咄逼人的样子,判若两人。

    如果说刚才的宁川,如同一头将要冲出兽笼的蛮荒野兽,那么现在他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柔弱书生。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让他们都感觉到十分之不可思议。

    “既然你执意要问,那么我便让你死个明白,我们是拓跋家族的人,奉家主之名,前来取你人头!”

    那为首的黑衣人如是说道,但是宁川闻言,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戛然而止,宁川冷冷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这些黑衣人不说,宁川还有可能认为他们是拓跋家族的人,但是他们如此自报家门,却让宁川更加肯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他和拓跋月儿的关系有所缓和,拓跋月儿也把他当成了朋友,当初拓跋苍奇一心想要杀他,在拓跋月儿的调节之下,也有了一定的改变,此事可以说是不了了之了。

    再者,拓跋家族想要杀他,根本就不需要包裹得这么严密,他们完完全全可以大大方方杀上来。

    这样做的人,就只有拓跋家族的死对头——凌家,他这么做,目的和之前一样,继续挑拨他和拓跋家族之间的关系,好左手渔翁之利!

    以前,宁川对于凌家还有几分好感,但是现在这些好感早已经荡然无存了。

    一次,宁川可以选择容忍,但是宁川却绝对不容许别人一而再再而三来挑衅他。

    “这个凌家,还真是要将我往死里坑了!”

    肯定这些人的身份以后,宁川冷笑一声,然后大声的说道:“别装模作样了,凌家的人,比上拓跋家族的人还不堪,难怪这么多年,还是北域的第二家族,无法和拓跋家族相提并论!”

    果然,宁川声音落下以后,为首的黑衣人眼神都变了几分,虽然他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但是这一瞬间的变化,却逃不过宁川的火眼金睛。

    这一次,宁川的眼神更加冷了,想到被托付的那个小丫鬟,宁川觉得,当初那样做简直就是一个错误,说不定凌家只是将那个小丫鬟当做是和他交好的筹码罢了。

    这样的行事方式,比拓跋家族还要卑鄙一万倍,起码拓跋家族有什么不满,直接便对宁川发起了追杀令,而凌家却一边交好宁川,一边在陷害宁川。

    真小人,伪君子,前者说的是拓跋家族,而后者简直就是再说凌家。

    “小儿莫张狂,等我将你头颅取下来,你便知道后悔!”

    为首的黑衣人一招手,身后的人全都动了起来,他们落下来,将宁川围住,手上的元力已经在滚滚翻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