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曲尽人散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一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宁川便醒来,洗漱完毕以后,便来到前台,把客栈的房钱给结了。

    “要走了么?少侠?”

    天还没有彻底亮起来,在客栈的前台,年老的掌柜没有休息,看到来人是宁川,不由得开口问道。

    这一段时间,宁川在留在客栈中,的确为他们的客栈增色不少,如今宁川要离去,掌柜问一句也无可厚非。

    “对啊,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也是时候离去了!”

    话刚说完,吕孤浪也走了出来,他的表情有些沉凝,看上去并不是十分开心。

    以前都是他抛下别人离去,想不到如今他竟然要成为被抛弃的那个,也是因为这种感觉,才让他觉得心里难受得厉害。

    “那少侠一路顺风,小店永远欢迎少侠!”

    结账以后,掌柜投以宁川一丝微笑。

    相比于对宁川的客气,吕孤浪倒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毕竟他在青湖城的名声,那是出了名的臭,即便说是人见人憎也丝毫不过分。

    “哐当!”

    没有和宁川打招呼,吕孤浪直接摔门而出,宁川无奈的看了他离去的方向,和掌柜打了一声招呼以后,也跟了上去。

    “前辈,你想和我们一起的话,那就一起啊!”

    跟上吕孤浪,宁川大声的在身后叫着,一直气冲冲的向前走的吕孤浪,此时终于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宁川。

    笑看着吕孤浪,宁川也不说话,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但是没想到吕孤浪的回答却让宁川感到意外:“谁要跟你一起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有缘再见!”

    “您……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么?”

    良久,宁川才开口。

    本来他没有和吕孤浪继续同行的计划,但是看他面对离别,有几分伤感,宁川才提出来要一起走,却没想到,吕孤浪拒绝了他。

    摆了摆手,吕孤浪再次说道:“不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你去做你的事情吧!”

    “好!”

    他说得对,宁川也没有继续挽留,缓缓吐出了一字,而后转身向青湖的方向走了出去。

    走了上十步,宁川又回头:“前辈,不听完一曲再走么?”

    嘴角微微向上扬,一头长发随风飘荡,吕孤浪身上散发着浪客的潇洒,离别的情绪仿佛被他抛于身下。

    “那自然是好!”

    说完,他走了上来,和宁川一同前往青湖。

    “看!少侠来了!”

    此时还没到正午,但是青湖边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修者,一见到宁川出现,所有的目光便都投向了宁川。

    “让大家久等了。”

    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赞赏,对于宁川来说,是一件莫大十分荣幸的事情,他也不敢怠慢了这么多的修者,灿烂一笑,微微躬身,以表示对这些修者的尊重。

    “不敢当,不敢当!”

    而回答宁川的,自然是无数修者的客气,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宁川就像是青湖守护者的代言人一般,哪个人敢如此大胆,承蒙宁川的客气?

    也不跟他们寒暄,毕竟这一次来,是有正事要做的,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停下来,宁川又继续说道:“大家各自找好位置吧,晚辈要开始了!”

    “好!”

    声音响起,他们声音中的激动清晰可闻,而和宁川一起来的吕孤浪,也没有多说什么,在边上找了一个地方,静静的坐了下来。

    看着他们都准备好了,宁川手一抖,凤鸣琵琶随之出现在双手之上,被他稳稳的托着。

    凤鸣琵琶被余沧海去掉戾气以后,已经温和了许多,没有了往日的杀气。

    这一次奏乐,宁川准备用凤鸣琵琶来完成,一是因为他想尝试用其他的方式来将自己的玄息施展出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想要感谢赠予他凤鸣琵琶的余沧海。

    “现在,他也会在湖底之下聆听着吧?”

    看了一眼青湖,宁川缓缓盘坐了下来,两手放在琴弦之上,闭上眼眸细细的感受着天地气息。

    “叮叮叮~”

    轻轻拨动着琴弦,琵琶声如同三月春风一般,悠悠而来,和前几天在范明峰的手上,俨然是两个模样。

    琵琶声未停,宁川虽然不常用琵琶,可是却不见生疏,琴声拨动着青湖的水,泛起阵阵波浪,洗涤着眼前无数修者的心灵。

    他们聆听着宁川的琴声,逐渐放松了下来,他们仿佛被宁川带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那里有着他们最向往的未来。

    有人看到了妻妾成群,有人看到了腰缠万贯,更有人看到了站在云巅之上看,俯瞰着下方,如同强者一般。

    渐渐的,他们进入了修炼状态,宁川的琴声也越发的柔和,而在不远处静静聆听着的吕孤浪,同样闭着眼眸,只是他的嘴角上,扬起了一丝微笑。

    此前,他听过宁川的笛声,如今再听他的琵琶,则是另外一种感觉,不过,他能够感受到,宁川的玄息修为又提高了不少。

    “虽说技多不压身,但是术业有专攻,如此之多的本领在身上,没有办法将其一一研究透彻,也是一种负担啊!”

    吕孤浪在心中轻声的说了一句,不过他也不会将这种想法告诉宁川,宁川天资聪颖,他相信,以宁川的智慧,他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走的道,宁川现在还没有察觉,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接触到那个层次。

    ……

    这一曲足足奏了两个时辰,宁川的双手都已经麻了,琵琶声才逐渐停止下来,而他眼前,所有的修者都沉醉在其中,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呼……”

    长呼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情景,抖了抖发麻的双手,宁川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种感觉,十分的满足。

    看着在不远处的吕孤浪,他同样沉醉于琴声之中,宁川不忍心打扰,环视了一眼以后,收起琵琶,缓缓向着上空升去,很快便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出来吕孤浪,没有人发现宁川已经离去,他们的脑海中,还萦绕着宁川的琵琶声,他们的神识,依然沉醉在属于自己的世界。

    “走了!也是时候离去了!”

    升上半空中的宁川,看着下方的青湖,说了一句以后,转身向着西边而去,这一次,他要去寻找坦森的父亲,帮助其父亲疗伤,再然后,便是了却和风雪衣之间的事情了。

    大袍飘飘,宁川不再转身,很快便消失在百里之外。

    等到宁川的气息不再感知范围内的时候,吕孤浪才能缓缓睁开眼眸,看着宁川消失的方向,轻笑着说道:“再见,我们定然会再见的!”

    不是他不想和宁川道别,而是因为他和宁川都知道,两个大男人,不需要这么矫情。

    湖底之下,正如宁川所猜想那样,余沧海同样在聆听着宁川的琴声,刚突破不久的他,自然不会再次被宁川拉入修炼状态中,对于宁川的离去,他同样看的清清楚楚。

    “短短时间便能如此熟悉琵琶,他日定然会在这一路途上有一番成就啊!”

    余沧海说完,不再逗留在湖底,转身返回了老巢。

    宁川在青湖留下的琴声,余音绕梁三日,三日之后,那些修者缓缓转醒,才发现宁川已经离去,他们很多人经过这一次,实力都有了一定的提升,对于宁川更是心怀感激。

    “真不知道少侠为何不愿意留下性命!”

    “做好事不留名,少侠真的是好人。”

    “如有有机会再次遇到少侠,定然好好报答他一番!”

    ……

    这是许多蒙受了宁川好处修者心中的想法,此时,他们对于宁川,已经十分尊敬,毕竟宁川帮助了他们,而没有问他们要任何好处,至于给吕孤浪那几万元晶,有与没有,其实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臭小子,想不到力量这么强大!”

    吕孤浪看着如此多人的赞叹,轻笑了一声,也转身离去。

    宁川已经离开了青湖城,他也是时候离去了,作为一个浪客,天涯才是他的家,这里,太过狭隘。

    再看宁川,和姜女二人向着西方而去,一路上略过了一座又一座城池,却没有停下来休息。

    他在青湖的时候,已经休息了足够长的时间了,现在已经不能耽搁下去了。

    此前,坦森便跟他说过,他的老父亲身受重伤,所以才不惜进入仙神战场中,寻找灵药,如果再耽搁下去,坦森父亲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性命。

    “不要着急,坦森父亲不会有事的!”

    感受到宁川的心急如焚,姜女不由得轻声安慰。

    虽然和坦森父亲素未谋面,但是坦森既然能叫他一声大哥,既然坦森开口叫了他,那他就一定要将这件事做好。

    “嗯,但愿吧!”

    轻轻点了点头,宁川不敢肯定,毕竟他在禁地中,在北域上都耽搁了一段时间,现在能不能找到藏村,都是一个问题。

    眼前不能飞行的时候,特别羡慕天上的鸟儿,如今可以自由自在的翱翔在天际,宁川却没有了那种欣喜的感觉。

    如今的他,就像是随风飘荡的叶子一般,永远都不知道他会被风带去哪里,他总觉得,在冥冥中,有着一双眼睛,看着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有一双手,在他不知道的背后,操控着。

    而他,还有这众生,不过是一盘棋子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