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别样的战争(下)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琵琶声和笛声夹杂在一起,如果没有那两个虚影的僵持,这的确是一场听觉盛宴,只是,现在没有人理会这乐声的动听,他们关注的是两人的战斗。

    “这人竟然如此厉害?能够将少侠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们不懂玄息,但是眼前的情况却是能够看得明白的,一些人见此模样,不由得开始怀疑宁川的实力了。

    “我相信少侠没有这么简单的!”

    当然了,也有一些人是相信宁川的,毕竟这段时间以来,宁川在青湖城中的“威名”,一天比一天响亮。

    “小心,别要出事了!”

    相比于其他修者,姜女更多关心的是宁川的安全,眼看着那刀刃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越来越紧张,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呐喊着,不知不觉间,她的手心已经布满了汗水。

    笛声清脆,突然话音一转,宁川原本莞尔动听的笛声,开始变得嘹亮了起来,而他的双手,也在玉笛上快速的翻动着,化作一片片残影,快得让人看不清楚,眼花缭乱。

    宁川的手法给予了身后的虚影力量,原本被压制着的虚影,此时逐渐的膨胀,将那刀刃缓缓举了起来,任由那刀刃如何凌厉,却再也没有办法落下分毫。

    挡下刀刃的攻击,宁川肩上轻松了不少,但是他却不敢放松,依然在催动着笛声。

    现在只不过是暂时挡下了范明峰的一击,还没有破解掉,那大刀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一不小心便会落下来,卸掉他的头颅,所以说,危险还是存在的。

    “嗯?”

    挡住了大刀,范明峰眉头一挑,心中稍稍有几分意外。

    原本他还以为,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以宁川的道行,这一刀可以直接要了宁川的性命,可是没想到,宁川却是挡住了。

    “有点意思,不过这才是刚刚开始!”

    看着宁川,范明峰冷笑一声,随后两手也快速动了起来,翻动的速度丝毫不比宁川的慢,甚至更快。

    寒芒逐渐消失在众人的眼中,悬挂在宁川头上的大刀,也逐渐消失,宁川觉得轻松了,但是他却不觉得危险就此离去。

    范明峰既然是来找茬的,那么便一定会达到他的目的,刚才的战斗,宁川也知道,那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

    不过,经过这一次的摸底,双方都更加了解了,范明峰变得更加轻松,而宁川则是更加需要小心。

    大弦嘈嘈如急雨,细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大刀消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结束,根本不给宁川喘息的机会,下一刻,琵琶声更是变得激昂了起来,很快,宁川头顶之上的虚空,随着琵琶声在缓缓扭曲着。

    “刷!”

    一道声音自半空中响起,下一刻,半空之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武器,悬挂在上方,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一般。

    “咕噜……”

    抬头看着这漫天的武器,围观的修者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更有甚者,额头上已经渗出了鲜血。

    此时,他们完全能够体会刚才宁川的那种感觉。

    “这人,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危险得多啊!”

    漫天的武器让许多修者都改变了对范明峰的想法,毕竟宁川抵挡一柄武器,已经十分困难了,如今抵挡漫天的武器,对于他们来说,更像是痴人说梦。

    “呼!”

    笛声停止,宁川长长呼了一口气,看着漫天的武器,他的心情已经沉落到了谷底。

    这漫天的武器,气势上就比方才的大刀要强上许多,真要拼下来,宁川即便殒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是他除了琴魔和师姐之外,第一个对敌的玄息修者,但是这人的玄息修为,即便不及琴魔,恐怕也差不了哪里去,如此强大,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人,宁川想要赢下,除非有奇迹发生。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留你一条全尸的!”

    仿佛看穿了宁川心中的惧怕,范明峰邪恶一笑,悠悠说道。

    事情正往着他想要看到的方向发展,只要打败宁川,那么整个青湖城的人,便会对他无比的尊敬。

    他不服气,凭什么他拥有比宁川更强大的玄息,却得不到众人的拥护,再百年前,还要惹来两大家族的仇杀,让他白白躲藏上百年。

    宁川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微微一笑,玉笛声再次响起,缥缈虚幻。

    这一刻,他就仿佛是当初的楚项王一般,面对千军万马,丝毫不惧,虽千万人吾往矣,超尘出众。

    “难怪这么多女生迷恋你,如果不是我已经有了丈夫,恐怕我也会被你迷住!”

    大袍飘飘,长发无风自动,脸上带着几分淡然,姜女看着这样的宁川,低声细语。

    她不是水性杨花之人,即便吸收掉血落魔女的魂魄,她也依然有着自己的忠贞,昨天在房间里,不过是和宁川闹着玩罢了。

    “执迷不悟!”

    宁川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范明峰也不想和宁川再多说什么,冷哼一声以后,再次拨动着琴弦!

    琵琶声一响,半空中的武器便齐刷刷的掉了下来。

    原本宁川以为,范明峰攻击的对象只有他自己一个,但是他错了,那些刀刃向着不远处的人群砸落下去!

    “啊!”

    这些武器,全都是玄息凝聚而成,普通的修者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一时之间,惨叫声响了起来,血肉横飞!

    “不好!”

    宁川心头一沉,他想不到这范明峰竟然如此疯狂,立刻便停下手中的玉笛,大声的喝道:“范明峰,有事情你冲我来,不要伤害他们!”

    这些人和宁川,虽然是素不相识,但是宁川却也不想因为他,而白白葬送了性命。

    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你以为现在还是你说了算么?”

    范明峰眼眸中闪烁着疯狂,非但没有停手,那些武器反而变得更加凌厉。

    在他的琵琶声之中,这些武器仿佛被人操纵着一般,不断收割着眼前修者的性命,一时之间,美丽的青湖边上却是成为了炼狱,鲜血在流淌,断肢跌落在地上,惨叫声和哭喊声惊天动地,神识修者的恐怖,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正因为神识修者的恐怖,所以整个天下的修者,都无法容忍神识修者的存在,试想一下,一个神识修者便能将这些人如此虐杀,如果任由其发展,这天下间还有其他修者么?

    “姜女,小心!”

    玄息原本便压制着姜女,在漫天的刀刃中,姜女更是举步难行,在她的身上,已经有了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这还是她刻意闪避的结果!

    这范明峰,知道宁川和姜女的关系,更是特别照顾姜女,在她的四面八方,全是武器,总有其中一样,可以让姜女受伤。

    他就是要让宁川看着姜女死去,让他感受这种痛苦,宁川越是痛苦,他就越开心。

    “你这个王八蛋!”

    看着眼前炼狱模样的青湖,宁川睚眦欲裂,爆喝一声以后,笛声再次响了起来。

    笛奏梅花曲,刀开明月照,笛声悠悠而来,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在宁川的眼前,一柄缠着银龙的大刀出现,而后快速的变大,化作十几米高。

    “铛铛铛……”

    在变大的时候,和那些落下来的刀刃撞在一起,发出如同金属一般的声音。

    宁川全力催动一柄武器的力量,自然是比那些七零八落的武器要强大几分,斩断一些刀刃以后,范明峰的面色也难看了几分。

    “杀!”

    宁川杀意滔天,在心中怒吼一声以后,笛声也变得杀意冲天,凝聚于刀刃之上,向着不远处的范明峰砍了过去。

    擒贼先擒王,宁川既然无法阻止范明峰肆意乱杀,那么他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尽快将他斩杀,这样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了。

    只可惜,想法始终是想法,范明峰的修为比宁川的要强大,怎么可能让宁川如此轻易便杀了他!

    看着那落下来的十几米大刀,他不慌不忙,琵琶声继续弹奏,仿若铁骑突出刀枪鸣一般,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柄长枪,和宁川的大刀撞在了一起!

    “噗!”

    毫无疑问,笛声戛然而止,宁川一张口,鲜血瞬间便喷了出来,染红了双手,更染红了玉笛。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宁川的脑袋仿佛被银枪刺了一下一样,疼痛得快要炸裂一般。

    这个时候的他,脑子混混沌沌,眼前的景象都是模糊的,如果范明峰要杀他,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可怜!”

    范明峰的声音在宁川脑海中回响着:“不过,我也算对得起你了,你的这些追随者,我并不需要,就让他们给你陪葬吧!”

    “啊!”

    凄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宁川浑身无力,终是丢掉了手中的玉笛,缓缓的跌落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

    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战斗,范明峰的玄息修为,实在是太强了,宁川根本就每月都办法突破。

    为了救人,他不惜采取了最为愚蠢的方法,而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不到十个呼吸,外面的人便死得七七八八了。

    剩下的,即便没有死,也躺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无力的呻吟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