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哭泣再起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客栈的房门已经被修好,进入客栈的时候,掌柜看宁川的眼神也没有丝毫不友善,反而十分欢迎。

    这几天,因为宁川的出名,他们客栈的客人也多了很多,对于他们来说,宁川可以说是他们的招财树了。

    甚至可以说,只要宁川愿意,不需要宁川支付房费,宁川也可以一直在这里住下来。

    不过这些,掌柜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宁川自然也不会知道,返回房间以后,宁川躺在了床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从海底中回来才不到一天的时间,便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实在是让他感觉到有几分劳累。

    特别是姜女,居然调戏他,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宁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夜灯初上,天边的一轮弯月,也升上了半空之中,静静的注视着下方的尘埃。

    “呼……”

    站在窗台之上,宁川长长一口气,看着青湖城的晚上,嘴角不由得微微扬了起来。

    或者对于很多人来说,青湖城的夜景算不上什么,他们见过更加繁华的城池,见过更加美丽的景色,但是对于宁川来说,此时的青湖,却是最美丽的。

    一个没有硝烟的城市,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修者,都只是为了享受生活,这样的感觉很好,不是么?

    而让宁川开心的,不是这里的景色,而是他有空闲的时间,可以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

    修炼,感悟的不仅仅是天地,更有尘世,对于这一点,宁川很早已经便已经知道了,只是尘世太过复杂,他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参透罢了。

    灯起灯落,这一晚,宁川见证了整个青湖城的夜景,当最后一束光湮灭的时候,宁川缓缓关上了窗。

    当他准备打坐修炼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循声望去,什么都没有看到,宁川的精神瞬间便紧张了起来,沉声的问道:“谁!”

    “我!”

    姜女的声音随之传来,虚空之中,姜女的身形逐渐显露出来。

    这便是鬼修,只要她姜女愿意,来无影,去无踪,不比她强大几个小境界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发现她。

    “回来了啊!”

    看到是姜女,宁川心情放松了几分,但是因为白天发生的事情,宁川心中多少有几分介意的,语气也好不了哪里去,打了一声招呼以后,便盘坐在床上,准备修炼。

    “生气了么?”

    看见宁川情绪不对,姜女也没有了嬉皮笑脸,低声的问了一句。

    仿佛进入了修炼状态一般,宁川并没有搭理姜女,继续运转着元力,在体内一遍又一遍的游走,锤炼着肉身。

    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锤炼经脉了,趁着现在有时间,便锤炼一番。

    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有着一句话,叫做人老机器坏,所谓的机器,便是身体机能,即便是修者,也要经常对身体进行锤炼。

    “宁川……”

    见宁川不理会,姜女又再叫了一声,不过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宁川依然没有理会她,无奈之下,姜女只有离开了房间,在离去的时候,还轻轻帮宁川带上了门。

    “唉……”

    轻叹一声,姜女消失在夜色之中,这一晚,宁川听到了姜女的哭声,整个青湖城都听到了姜女的哭声,这声音,和当初宁川发现姜女的时候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如此哭声,宁川自然没有办法继续修炼下去,摇了摇头,推开窗跳了出去。

    姜女的声音十分缥缈,仿佛存在于虚空中的每一个角落一般,让人无法察觉她到底在哪里。

    不过,怎么说姜女也在宁川的体内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想要找到姜女,自然是有办法的。

    闭上眼眸,细细感受着着哭声,宁川认准了一个方向以后,踏着虚空飞了过去。

    ……

    城墙之下,宁川对着黑夜,仿佛在自言自语:“姜女,出来吧,我没有生气!”

    果不其然,宁川声音落下以后,姜女的哭声便停了下来,一缕缕黑烟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多时姜女便泪眼婆娑的出现在宁川眼前。

    看着眼前的姜女,宁川心中不由得有几分愧疚,走上前去,轻轻抱着姜女,再次说道:“我没有生气,别哭了!”

    如果说白天时候的姜女,是血落魔女的化身,那么现在的姜女,就是当初宁川初次相见时候的模样,纯净,没有任何的污染。

    而宁川则是觉得,姜女的眼泪,是为了她丈夫而流的,为他流,太过沉重,他承受不来。

    擦去脸上的泪水,眼中依然有泪光在打转,姜女低声的问道:“你真的没有生气?”

    “没有!我只是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变得奇怪,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姐姐!”

    摇了摇头,宁川如实说道,他对姜女,是绝对不可能有男女之间的情感的。

    “噗嗤~”

    深知宁川在担心什么的姜女,破涕为笑,推开宁川,笑着说道:“知道了,我也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的,你这个小弟弟!”

    小弟弟这个词语仿佛带着一种特别的感觉,宁川愣了一下,脸再次红了起来,姜女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以后不要再和我开这种玩笑了,我会生气的!”

    抬起头,宁川脸上的红色已经退去,眼神正式,沉声的说道。

    “知道了!”

    姜女白了宁川一眼,化作一缕黑烟,朝着客栈的方向飞了出去。

    “还不赶紧回去休息,明天你还有一场决斗呢!”

    飞出去的姜女,给宁川的脑海中传来了一段声音,言语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异样,微微一笑,宁川也不再说什么,跟着黑烟飞了出去。

    ……

    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高高挂了起来,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摇了摇头,意识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昨晚将姜女带回来以后,宁川便没有继续修炼,直接睡了过去,不得不说,睡觉真的是宁川的乐趣了,如果没事,他或者可以睡他个海枯石烂,天崩地裂。

    “我还以为你要放他鸽子呢!”

    姜女的声音传来,宁川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舒服的叫了一声以后,才缓缓说道:“我宁川是这种人么?来挑衅我,我非要把他打趴下,这种人,不给点颜色他看看,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可别忘了,这里不能动手,我感觉到,这里有一股强者的气息!”

    姜女告诫着宁川,这一句话让宁川陡然精神了起来,连忙问道:“你能感觉到那强者在哪里么?我倒是想去拜访拜访这强者到底是何许人也!”

    青湖城有强者守护,宁川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别的不说,在青湖底下的余沧海,便是强者,但是宁川也知道,姜女口中所说的强者,并不是余沧海。

    只可惜,姜女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而后缓缓说道:“我虽然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但是却不清楚他在哪里!”

    “这样啊……”

    宁川闻言,心中不由得有几分失望,不过转念一想,他便明白了。

    既然是青湖城的守护者,实力自然超然,如果能够这么轻易被发现,早就被人发现了,不至于现在这么神秘。

    人就是这样,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会惧怕多几分,这就是青湖城比落花城地位还要高一些的原因。

    “算了,这些事情,看缘分吧!”

    眼看着快要到了和范明峰约定的时间,宁川也没有继续逗留在床上,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梳洗一番以后,和姜女一同出门。

    “对了,怎么没看到吕孤浪去哪里了?”

    走在街道之上,宁川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昨天他逛街回去以后,吕孤浪便没有在客栈门口了,今天更是奇怪,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不知道,可能跑去避风头了吧!”

    摇了摇头,姜女表示她也不清楚,昨天她出去以后,就在城外溜达了一圈,晚上回来同样没有发现吕孤浪的踪影。

    “看,少侠来了!”

    两人刚踏出客栈没走几步,街道上的修者便围了过来,他们七嘴八舌,不停的问话。

    “少侠,你有信心打败他么?”

    “听说这范明峰是百年前的高手,你就不怕么?”

    “青湖城中不能动手,你们这是准备打破规矩吗?”

    宁川现在就像是名人一般,被无数人采访,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宁川的姓名,所以只能将其称之为少侠。

    “各位,各位!”

    被围堵得无法前行半步的宁川,迫不得已只能停下来。

    等到他们静下来以后,宁川才继续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只可以告诉大家,答应大家的事情,我绝对不会食言,麻烦大家快去找那家伙追债,过几天我便要离开了!”

    宁川说完以后,便继续前行,这一次这些人倒是没有阻拦宁川,纷纷让开了一条路,不敢继续阻拦,只是静静的跟在了宁川的身后。

    对于今天的决斗,他们只是八卦一下,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把宁川惹怒了,一气之下,宁川离去,或者再也不弹奏吹笛,帮助他们,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损失。

    “你可真行!”

    人群安静了下来,姜女笑着,低声说了一句,宁川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往着青湖的方向行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