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谢少侠帮忙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嘶……”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感受着清晨的清凉,心情一阵舒畅,手一探,一支玉笛出现在手上,嘴唇轻动,缓缓吹奏了起来。

    在昨天见到美丽青湖的时候,宁川便想拿起笛子来吹奏一曲了,只是后来进入了修炼状态。

    当然了,在修炼的时候,他脑海中也在思量着,在如此美景之下,吹奏乐章,将会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

    笛声传出去,很快便感染着周围的众人,越来越多人停留在原地,静静聆听着宁川的乐声。

    不仅如此,其中一些对青湖没有任何感觉的人,在宁川笛声的渲染之下,竟然让心神和青湖产生了共鸣。

    “我……我要进入修炼状态了!”

    “我也是!”

    这样的对话,越来越多,很快便传入了宁川的脑海中,而宁川听到这些话以后,也就更加用心的吹奏乐曲。

    于是,在西湖边上便出现了这样的一种情景,一人站在中央吹奏玉笛,而其他人,则是沉醉在乐声中,不能自拔,他们脸上带着微笑,又或者挂着泪水,又或者带着几分痛苦。

    这一首曲子,宁川是根据自己的心境而弹奏的,无章无曲,但是却能让如此多的人,感同身受,实在是出人意料。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川的笛声缓缓停止了下来,而当他睁开眼眸的时候,发现周围有这么多修者在围着他,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看来,我的功力果然进步了几分啊!”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以后,宁川在心中自豪的说了一句。

    眼前这么多人都因为他笛声的影响,进入了修炼状态,这种助人为乐的事情,宁川还是十分喜欢做的。

    “臭小子,自己一个人跑过来,就不知道通知我一下么?”

    刚收起玉笛,吕孤浪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转身望去,只见吕孤浪正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一脸的紧张。

    “不过是来这里弹奏一首罢了,你这么紧张做啥?”

    宁川无奈的白了他一眼,这中年男子,做事根本就没有中年人应有的沉稳,有时候,宁川都有些忍不住将他当成朋友。

    “鬼才紧张你!”

    吕孤浪子呸了一句,这才说道:“我是听到这边传来笛声才过来的,妈的你懂乐理怎么不告诉我?难道你不知道美景妙乐加上我的绝诗,简直就是人生一大美事么?”

    “……有病……”

    瞥了一眼吕孤浪,宁川没有理会这个一点都不沉稳的中年人,收起玉笛以后,他已经想返回客栈了。

    事实上,从逆天阁回来以后,宁川的心情看似不错,但是却一直都十分低落,特别是对于风雪衣的事情。

    只是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初少不更事的小子了,有些事情,他必须要自己面对,即便心中不好受,也不能表现出来。

    方才吹奏的时候,宁川将他对风雪衣的感情,全数融入了笛声中,吹出来,心中自然畅快了不少。

    不理会吕孤浪,宁川向客栈的方向走去,可是还没有走出十步,前方便来了一大群人,堵住了去路。

    他们成群结队,带头的人是几个壮汉,一见到宁川,便指着宁川大声的叫道:“就是他!就是他!”

    宁川心头一冷,往后错开一部,摆出了防御姿态,沉声的质问:“你们想要干什么,难道想坏了青湖城的规矩不成?”

    “规矩?我们没想过要坏规矩啊!”

    宁川一说话,那些人的脚步便停住了,他们看着宁川,呆呆的说道。

    一时之间,宁川也呆住了,场面一片寂静,不由得多了几分尴尬的味道在里面。

    不过,宁川秉持着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思想,依然没有放下心中的敌意,沉声的问道:“那你们来这里是作甚!”

    一般来说,主动找上宁川的,不是麻烦便是麻烦,宁川很有自知之明,所以才会见到他们的时候,表现出一副警惕的模样。

    再说了,修者在面对未知的情况,表现得警惕,那是正常的表现,不然的话,眨眼便被人削去了脑袋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才叫冤枉。

    “少侠,你误会了!”

    看到宁川这副模样,为首的一个中年人站了出来,他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眼眸闪闪发光,看他的面相,并不像是坏人。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方才我经过青湖,见到少侠的笛声能偶助人进入修炼状态,于是便一传十,十传百,想来找少侠帮忙,让我们能够在青湖边上修炼一番!”

    “恳请少侠帮助!”

    中年人说完,他们身后的人全都双手抱拳,微微躬了躬身,异口同声的开口请求,诚意十足。

    “为什么就有人欣赏他的笛声,却没有人欣赏我的绝诗呢?这世间,识货的人还真少啊!”

    听明白来意以后,宁川恍然大悟,脸上的警惕也少了几分,只是在他身边的吕孤浪,却是不满的嘟哝了一句。

    在他看来,他的诗句比宁川的笛声还要有韵味,只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助人为快乐之本,宁川当然愿意,不过他却不能保证每一次都能够成功,于是便谦虚的说道:“如果我能帮上的话,我自然不会推搪,只是不知道继续下去,能否会有效果,到时候如果无效,各位道友不要见怪才是!”

    “谢少侠帮忙!”

    那中年人闻言,连忙躬身感谢宁川,身后的人也异口同声的表示了感谢。

    站在湖边上,宁川和众多修者静静的等待着,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清晨那些修炼的修者,全都离去以后,宁川便准备开始下一轮的吹奏。

    按照道理来说,宁川完全可以拒绝他们,就连吕孤浪都不知道,为什么宁川要这么轻易答应帮助他们。

    但是事实上,宁川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他之所以能够这么轻易的将其他修者带入修炼状态中,除了他的笛声优美之外,更多的因素是因为他是一个玄息修者。

    世间修者,对于玄息修者都有一定的排斥感,其排斥程度不亚于魔道邪修,但是,宁川作为一个玄息修者,却希望世人能够谅解他们——玄息修者并不全是坏人,不过是有居心叵测的人,得到了玄息的修炼方法。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将心中的想法缓缓排除,在吹奏之前,必须保持心无旁骛。

    很快,笛声再次响起,而在宁川的面前,则是盘坐着几百个修者,他们闭上眼眸,静静聆听着笛声,跟着笛声的飘荡,仔细的感受着。

    不单单是他们,宁川同样如此,笛声撩动着心弦,自然而然,他的神识释放了出去,感受着天地的变化,他的笛声也越发动听感人。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宁川眼前的数百个修者便在宁川的琴声之下,进入了修炼状态,而宁川的笛声也逐渐停止了下来。

    看着眼前如此多的人,宁川心中的自豪之感更盛。

    吕孤浪没有在第一时间开口唠叨,不由得让宁川觉得有几分奇怪,转过头去,却发现吕孤浪也进入了修炼中。

    “切,就会哔哔,我的笛声可以让你进入修炼状态,你吟的诗可以么?”

    宁川低声嘟哝了一句,但是也没有大声,说完以后,便蹑手蹑脚的离开了青湖。

    做好事不留名,也不需要留名,再说了,这不过是顺手而为,宁川在吹奏的时候,他心中同样会受到感染。

    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之上,宁川十分享受这种感觉,特别是见到风雪衣彻底丧失了记忆以后,他便觉得更加的疲惫。

    以前,风雪衣是他的支撑,上官怀梦是另一个支撑,但是现在,其中一个支撑点已经崩塌了,宁川脸上笑嘻嘻,心中却摇摇欲坠。

    独在异乡为异客,有时候心中酸楚,都不知道向谁诉说。

    而这几天,他一直在想着,下一次再见到风雪衣,他应该怎么处理,亲手把她杀了,然后回去如实告诉风传古么?

    “咻!”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之上,空气中再次传来了破空之声,宁川的心底上,瞬间便涌起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天地之息运转,宁川瞬间便感受到了那一枚疾驰而来的银针,手中暗含一道元力,轻轻打了出去,直接和那银针撞在一起。

    “叮!”

    一声细小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银针掉落在地,宁川快步走过去,蹲下身来,将那银针拿在了手中。

    这银针,和昨天晚上吕孤浪给他的银针,一模一样,在宁川刻意掌控力量之下,银针并没有破碎,只是弯曲了而已!

    重新站起来,宁川的神识快速的施展出去,天地之息覆盖整个青湖城,感受着每一个人心中的想法,只可惜,对方的藏匿之法,十分了得,即便宁川已经将天地之息释放了出来,却依然没有感受到丝毫不妥。

    良久,宁川将神识收了回来,看着手上的银针,轻声的说道:“看来吕前辈说得没错,的确是有人想在这里杀了我,以后要更加小心了!”

    宁川不知道手上银针的厉害,但是他却相信天地之息。

    如果是一般的银针,天地之息绝对不会如此敏感,这就说明这银针绝对不会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被击中的话,丢掉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