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风雪衣的诱惑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他是怎么逃出去的?”

    按捺下心中的兴奋,宁川继续问道,只是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如此弱智的问题,想想都不可能会告诉他。

    宁川的问题让壮汉感觉度日如年,心中不断的祷告想要同伴来拯救他。

    他的祈祷,仿佛是有作用的。不多时通道里面便传来了“踢踏踢踏”的声音,宁川的心也提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通道。

    白衣女子正是风雪衣,她在几人的拥簇之下,来到了宁川的铁牢前,身后还跟着方才离去的汉子。

    风雪衣遮着面纱,相隔如此之近,宁川能够看到,风雪衣此时正皱着眉头,应该是因为这里的环境。

    “你怎么了?”

    看着满脸鲜血的宁川,风雪衣的声音低沉无比,宁川听了却是一阵狂喜,有些紧张的问道:“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对于风雪衣,宁川一直都抱有期望,他当然不希望风雪衣已经彻底忘记了前尘旧事,所以他才会不惜自残,来换取见风雪衣的机会。

    只可惜,宁川的期望终究是期望,风雪衣瞥了宁川一眼,淡淡的说道:“我不过是关心我的身体罢了!”

    “你的身体!?”

    想到中年男子跟他说的话,宁川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着风雪衣沉声的说道:“你要利用这里的人的器官,重组肉身?”

    这一次,风雪衣没有说话,但是宁川却知道,他的这个想法,估计是八九不离十了!

    “你已经足够完美了,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且将如此之多的部位移植到她的身上,那么风雪衣还是以前的风雪衣么?

    “愚蠢的凡人,大道迢迢,殊途同归,这些道理,你又怎么会明白!”

    对于宁川的质疑,风雪衣冷哼了一声,然后冷声说道:“来人,将他锁起来!”

    她身后的两个人跑出来,冲进牢房里,给宁川戴上了沉重的手铐和脚镣。

    “押走!”

    风雪衣一声令下,转过头去向着通道走去。

    而宁川则被那两个壮汉押着,紧紧跟随着风雪衣。

    “唉,这小子魄力倒是有的,只可惜,又要死在魔女的手下了。”

    地牢中,一些人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宁川被关在这里的时日虽然短暂,但是就凭刚才宁川所做的事情,他们便应该对宁川有几分尊重了。

    而在他们的叹息声中,宁川被押解着,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很快,宁川便离开了阴暗的地牢,再次重见天日。

    “啊!”

    此时正是正午,阳光正猛,剧烈的阳光让宁川一下子没有办法适应,忍不住惊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眸。

    “快走!”

    只是,那两个壮汉并没有因为宁川不适应而停留半分,他们狠狠的在后见面推了一下宁川,一个趔趄,宁川差点跪倒在地上。

    “你们两个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逐渐适应了光明,宁川转过身来,眼神灼灼的看着眼前两人,冷声的说道。

    被关押在地牢中的时候,他便能将两人搞得服服帖帖,如今虽然被困住了手脚,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宁川没有这个能力。

    “切~都是一个将死之人了,屁话还这么多!”

    其中一人不屑的嗤笑着,仿佛调皮的孩童一般,伤疤好了便忘了痛。

    而另外一个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却已经出卖了他心中的想法。

    他们都知道,被带出来的人,就绝对没有好下场的,当然了,昨天逃走的中年人属于特别事件。

    “小子,别以为你也可以跟中年人一样逃走,我告诉你,没有机会的!”

    方才看守牢房的那个壮汉,似乎看出了宁川心中的想法,无情的泼了宁川一身冷水。

    微微一笑,宁川并不说话,而是在暗中一次又一次尝试着挣脱身上的束缚。

    这些锁链,正如宁川之前所想的那样,封锁了宁川的元力,让他无法使用任何力量。

    不过,这并不能代表他没有办法……

    “快走!”

    壮汉不想和宁川继续废话,再次推了一下宁川,这一次宁川有所防备,轻轻的侧了一下身子,轻松的避开了。

    “你爷爷我自己会走,在前面带路!”

    暗中运行了一下血气以后,宁川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打算,心也平静了下来,淡淡的说道。

    “我让你嚣张,恐怕也嚣张不了多长时间了!”

    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那两人也不再多说什么,一前一后的夹着宁川,在清风苑中行走着。

    一路上走着,宁川一边记住路线,一边观察着周围的花草。

    这里的情景,让宁川十分吃惊,甚至他有一种已经回到了南岭的感觉,不过他很快便感应到,这里并不是真实的天地,不过是一个开辟出来的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灵力的确十分浓郁,相比于北域,这里简直就是修炼圣地。

    然而这一次,宁川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他发现,路边的花草石头,都有几分凌乱,虽然被人修理过,但是还能看到移动过的痕迹。

    “看来那中年男子,真的逃跑了!”

    闭上眼眸,宁川脑海中出现了另一幅场景,那是中年男子以一敌十,挣脱束缚,超然离去的模样。

    在院子中行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宁川也大概将院子里的路线摸清楚了,前面带路的壮汉,在这个时候却是停了下来。

    他转过身来,狞笑的看着宁川:“小子,享受你的末日吧,我都忍不住想要看看你那痛苦的表情了!”

    说完,拉着宁川手上的手铐,走上了眼前的高台。

    这里是一个祭坛,两人将宁川绑在祭坛之上,脚下则是踩着一个巨大的阵法。

    在这阵法之中的宁川,感到脚下传来阵阵凉意,仿佛不是踩在地上,而是踩在一片寒冰之上一般。

    “把他脸上的血擦干净!”

    风雪衣冲天而降,她睥睨着下方的众人,淡淡的说道。

    “是!”

    那两个壮汉连忙躬身答应,然后退了出去,不多时,他们便已经打了一盘温水过来,为宁川擦去脸上的血迹。

    实在难以想象,两个粗汉子,竟然要伺候宁川,以前宁川见过丫鬟,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男丫鬟!

    被两个男人伺候着,宁川竟然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别说,这两人的手法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被吊着,宁川定然会好好享受一番被人伺候的感觉。

    “好了,你们退下吧!”

    风雪衣摆了摆手,示意两人退去,而她则是缓缓落了下来,踏着莲步,如同女王一般,来到宁川身边,闭上眼眸轻轻的呼吸了一口气。

    “嘶……”

    她脸上带着几分陶醉的神色,但是这种陶醉,却让宁川的心底发凉。

    “雪衣,你真的忘记我,忘记流云城了么?”

    看到风雪衣如此模样,宁川的喉咙像是被棉花塞住了一般,不由得再问了一次。

    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风雪衣已经不是当初的风雪衣了,哪怕只剩下一丁点的记忆也好。

    “嘘……”

    将修长的手指放在红唇之上,风雪衣轻声的说道:“这一刻,是属于你跟我的,别打扰!”

    风雪衣的情话,极具诱惑力,可是宁川还来不及高兴,她便继续说道:“很快,你我便同为一体,那时候,你便是我,我便是你,再也不分彼此!”

    “不!你不能!”

    听明白的宁川,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由此至终,风雪衣都没有记得他,如今跟他说的这一番话,也不过是为了宁川的身体而已。

    当初,宁川有一个机会夺取风雪衣的身体,他没有,想把那一次美好留在洞房花烛之夜。

    现在,却是风雪衣想要了他的身体!

    “嗤啦~”

    没有理会宁川的叫声,风雪衣哈哈一笑,十指猛地长出了长长的指甲,在宁川的胸膛上一拉,衣服被撕裂,露出了宁川结实的胸膛。

    “咕噜……”

    看着宁川那结实的胸膛,风雪衣贪婪的吞了一口唾沫,而宁川则像是一个将要被强奸的弱女子一样,连反抗都做不了,只能大声的叫唤着。

    再一次,风雪衣抬高了手,在宁川的胸膛之上划了一下,下一刻,宁川的胸膛之上,便传来了阵阵火热的感觉,疼痛也随之刺激着他的脑海。

    低头看去,胸膛之上,留下五道长长的血痕,在伤口处还冒着鲜血,这些鲜血,还带着丝丝金黄。

    风雪衣眼中的贪婪之色更甚,她伸出手来,沾了一点鲜血在手上,然后放进了嘴里,细细的品尝着。

    她闭着眼眸,你仿佛在品尝着美食一般,十分陶醉,良久才逐渐睁开眼眸。

    “多么让人向往的力量啊!若果能够得到,我的实力定然能够再次提升一个台阶!”

    风雪衣说得轻描淡写,宁川却是听得心惊胆颤,他算是明白了,风雪衣想要得到的,是他的皇骨。

    而地牢里所关押的那些人,身体上也有其特别的地方,风雪衣就是要得到这些特别的地方,完成自己的升华。

    “你疯了!”

    想明白以后,宁川破口大骂,不断的挣扎着,只可惜,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紧紧的束缚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