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无意中的便宜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老果村长的死亡,只是引起了几个呼吸的瞩目,没有人重视他的死亡,人群中,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将那些人全都拉过神来,再次向着宁川两人压去!

    “抓住他,便能得到圣女的奖赏,冲啊!”

    这些人原本便是着了魔道,如今风雪衣更像是他们的兴奋剂。

    “轰隆隆!”

    在圣女面前,他们也没有掩饰自身的魔气,犹如在炫耀一般,疯狂展露出来,很快,整个天空都被魔道邪修的魔气给覆盖了。

    “咳咳……”

    如此强大的气息,如果是平常时候,离扬子倒是能够抵抗,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这些魔气,让他感受到了阵阵不适。

    宁川见状,立刻便施展罗烟步,来到了离扬子的身边,帮他挡住了半空中那阵阵强大的魔气。

    丝丝温暖传入离扬子的心头,离扬子心中却是感慨一声,现在他除了陪宁川一起去死,恐怕什么都做不了了。

    “离老哥,活着,不要死在这里,我心中有数的!”

    宁川的声音传入离扬子的脑海中,离扬子转过头来,惊诧的看了宁川一眼,宁川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要死,我也不会死,我们几兄弟,还要在一起喝酒呢!”

    虽然风雪衣下令要抓住两人,但是宁川却有一种感觉,风雪衣主要的目的还是他。

    说他是自作多情也好,怎么也好,反正在他心里,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停手!”

    众多村民卷起魔气来到眼前,宁川往前压一步,强行将已经安歇下去的皇骨催动起来,大喝了一声。

    即便是外强中干,但是这一声,宁川也将那些冲上来的村民给喝住了,一时之间,喊杀声停止下来,鸦雀无声。

    “放了他,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宁川一人独挡眼前上百修者,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场面而已,实力纵然不在了,但是底气却依然十足。

    “你以为你是谁?还有资格和圣女谈条件?”

    “就是,也不撒泡尿来照照镜子?”

    “圣女亲自来杀你,已经是给面子你了,还想怎么样?”

    宁川的话惹来很多人的言语攻击,但是宁川却没有理会这些刺耳的话,目光死死的看着不远处的风雪衣,不言不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些魔道邪修将风雪衣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宁川对他们的恨意,绝不是旁人能够想象的,所以现在他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停!”

    众说纷纭,无数声音汇聚在一起,如同市井小民在菜市场买菜一般,风雪衣眉头轻蹙,不耐烦的轻吟了一声。

    风雪衣此时就是这些邪修村民的中心,即便风雪衣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落在每一个人的耳中,那些杂七杂八的声音,如同你潮水一般,快速退了出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风雪衣身上,包括宁川和离扬子,她就像是一个女王一般高傲,抬头挺胸,眼中带着几分傲然。

    “好,答应你又何妨,只要你跟我走,我便放了你朋友!”

    在宁川的预料之中,可是却在其他人的预料之外,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圣女,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在他们看来,他们可以轻松将宁川二人擒住,宁川和离扬子,就像是落在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由他们宰割,根本没有和他们谈条件的能耐。

    可惜,圣女的世界,并不是他们这一帮凡夫俗子能够看透的。

    “川……”

    离扬子自然是吃了一惊,他嘴唇动了动,刚开口宁川便打断了他的话:“走吧,别管我!”

    随后,宁川又将目光转过了风雪衣身上:“我如何相信你?”

    宁川已经从风雪衣忘记他的事实中清醒过来,心中虽然悲伤,但是此时他却知道,他必须要让离扬子顺利离开这里。

    “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伤害他半步,不然的话,杀无赦!”

    风雪衣没有多说半句,冰冷的声音如同一道圣旨一般响起,那些村民闻言,双手抱拳,整整齐齐的大叫了一声:“是!”

    声音落下,这些人快速的退了出去,很快,一片空地之上,便只剩下宁川,风雪衣和离扬子三人了。

    “现在你相信了么?”

    她风雪衣身为圣女,这一点信用还是有的,虽然魔道邪修被世人所不容,但是对她来说,不过是一种证道超脱的方式而已。

    所谓殊途同归,只要能够证道,通过什么方式,并不是重点。

    每一个枭雄的背后,都是肮脏和鲜血堆砌起来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追求自己的道而已。

    点了点头,宁川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现在除了相信风雪衣,也别无他法!

    “川,我不走!”

    离扬子还想要留下,可是宁川却摇了摇头:“离老哥,你在这里,只会阻碍我们,我有信心将风雪衣带回去的,放心吧!”

    “这……”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离扬子哪里还好意思留在这里,虽然知道宁川这样说是想让他先离去,但是他也没有了逗留的理由。

    沉吟一声,离扬子再次叮嘱:“务必要小心,我等你回来!”

    “嗯!”

    明白离扬子的心意,宁川坚定的点了点头,离扬子这才缓缓升上半空中,向着远方飞去。

    一直目视着离扬子的离去,直到离扬子化作一点黑点,彻底消失在视野中,宁川才收回目光,再次看着眼前的风雪衣。

    “你还记得你是谁么?你还记得你父亲么?”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收起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目光死死的盯着风雪衣,仿佛要穿过她的眼眸,直入他的心脏一般。

    只可惜,风雪衣的心,仿佛铸了一堵高墙一样,无论宁川的眼神有多锋利,她却依然平静。

    不过,这也和实力有关系,身为圣女,自然天赋强大,实力浑厚,宁川想要跨越境界来压制风雪衣,的确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我是谁不需要你管,你只需要跟着我走便可以了!”

    提到这些话题,风雪衣直视着宁川,眼眸中没有丝毫动容,宁川的心再次凉了一截。

    提到风雪衣最爱的父亲,她都没有任何反应,现在宁川已经确定了,风雪衣是真的忘记了以前发生的事情。

    “不,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宁川的态度十分坚决,他必须要搞清楚风雪衣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就这样跟着风雪衣,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只可惜,他的想法不过是他的想法而已,这并不代表风雪衣的想法。

    这里只剩下两人,风雪衣也不需要和宁川多说什么,冷哼一声以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白纱随风飞舞,如同白鹤飞天一般,妙不可言。

    两人相隔的距离本就不远,一眨眼,风雪衣便来到了眼前,清香扑鼻,这股香气,让宁川忍不住闭上眼眸,细细的品尝着这股令他熟悉无比的味道。

    多想……多想抱着眼前的人儿,只可惜,如今的风雪衣,已经不是当初的风雪衣了!

    “雪衣……”

    睁开眼眸,宁川嘴唇动了动,却发现风雪衣已经抬起了手掌,一巴掌打了下来!

    来不及躲避,宁川的脖颈处已经遭受到了一股力量的撞击,闷哼一声,宁川便失去了直觉,闭上眼眸晕了过去。

    如果是常人,宁川自然不会被如此轻易的偷袭,只是因为对方是风雪衣,虽然此人已非彼人,但是他终究是风雪衣,宁川对于她,防范之心还是弱了许多的,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托着倒下的宁川,风雪衣落在地上,一丝元力融入了宁川的体内,循着经脉游走。

    当元力在宁川体内检查了四五遍的时候,风雪衣收了回来,脸上带着一丝妖异的微笑,轻声的说道:“如此肉身,的确是不错,更为让人惊叹的,是皇骨……”

    这个时候的风雪衣,身上仙子的气息荡然无存,全然就是一个魔女,只可惜,这个样子的风雪衣,宁川并没有机会见到。

    带着宁川,风雪衣向着村子的方向飞去,不多时便回到了村子里面,只是这一次和宁川不久前来的时候有些差别,这里的村民不再是足不出户,更不是冷漠相对,而是排好队列,恭恭敬敬的站在村口。

    “拜见圣女!”

    宁川倒在风雪衣的酥胸之上,眼前的村民此时无一不羡慕宁川,但是,他们的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相识一眼以后,全都跪倒在地,恭敬的齐声大叫。

    “起来吧!把这人送到清风苑,任何人不得虐待!”

    将宁川随意丢在地上,风雪衣向着村子里面走了进去,很快便来到了阵法结界处,眨眼消失在村子里面。

    “该死,这小子占了圣女的便宜,竟然还不能虐待他?”

    风雪衣一走,村中便有人愤愤不平的叫了起来。

    圣女风雪衣可是他们心中的女神,连他们都没有办法亵渎,宁川凭什么就这样白白占了便宜?

    再看宁川,虽然在昏迷中,但是嘴角却带着一丝笑意,这笑容,更让这些村民看了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宁川大卸八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