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我想做个好人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宁川将心神沉醉于老果村长的识海中,不断的搜索着对方的记忆,而老果村长,则是不断的翻着白眼。

    如果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来面对宁川,他宁愿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告诉宁川,然后换来一个最干净利落的死法。

    只可惜,这些都已经无法改变!

    风雪衣的确就在村子附近,而且那个地方,有着阵法的守护,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进入其中。

    “雪衣……雪衣……我来了!”

    随着搜魂的深入,宁川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因为在老果村长的脑海中,刻印着关于阵法的一切。

    “够了!”

    就在宁川快要探究到其中奥秘的时候,一声清冷的声音自半空中缓缓飘来!

    老果村长浑身一颤,原本如同死灰一样的眼眸也亮了起来,脸上还带着几分激动。

    和老果村长一样,宁川的身子也停住了,深入老果村长体内的玄息,正在快速的缩减,收回宁川的识海之中!

    “啊!啊!啊!”

    老果村长四肢无法动弹,口不能言,只能嗷嗷大叫,表示着他现在的心情,如果眼前的人没有出现,那么他今天定然是死路一条,但是现在却迎来了转机。

    有头发的,没有谁想光头,同样,能够活下去,没有人愿意就此死去。

    老果村长修炼二三百年,已经到了灵虚境,还有大把的寿元和可能,如今让他死在宁川的手上,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了。

    “雪衣……”

    良久,宁川收起了身上的所有气势,呆呆的看着半空中的人,轻轻的吐出了两字。

    半空中踏云而来的女子,就是他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如今,她站在一群人的中央,被人拥簇着,如同仙子一般。

    面容清冷,眼神幽静,略施粉黛,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女子,竟然是魔道邪修的圣女,也难以想象,风雪衣明明是魔道邪修,却有着仙子一样的气质。

    修者身上的气质,会随着其实力的变化而变化,就像宁川,一眼看去,别人便会知道,他是一个久经沙场的铁血修者。

    同理,风雪衣应该如同炼狱魔头一般,充满杀意,但是她却仿佛没有任何变化一般,依然是宁川心中那个洁白无瑕的女子风雪衣。

    “圣女,就是这两人,不听劝阻,非要硬闯村子,这不,老果村长都被打成了如此模样!”

    在众多村民的拥簇之下,一行人缓缓落了下来,风雪衣身旁的一个魔道邪修看了一眼地上的老果村长以后,连忙说道。

    事实上,在他心中他还在庆幸着,幸好刚才老果村长让他们离去了,不然的话,现在躺在地上吐血的那个人,很好可能是这些人中的其中一个。

    顺着那村民的声音,风雪衣看了一眼宁川,在宁川身上停留了一下,便落在了离扬子的身上。

    伸出手指指着离扬子,风雪衣如同微风一般的声音,微微飘来:“你走吧!”

    说完,风雪衣又转过头来看着宁川:“而他,留在这里!”

    “不,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

    不等宁川说话,离扬子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字字铿锵,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

    他的断腰在绿色汁液的帮助之下,恢复了六成,虽然没有办法发挥全力,但是也勉强能够动了。

    风雪衣来者不善,他自然不可能将宁川留在这里,而让他自己苟且偷生。

    “雪衣,是我,我是宁川,你不记得了么?”

    宁川低沉的声音响起,将离扬子的声音也压了过去,此时的宁川,心脏隐隐作痛,他现在所受到的创伤,比刚才老果村长在他身上所受到的创伤,还要大得多。

    从风雪衣的眼神中,宁川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漠,她看着他,就像是陌生人一般,没有任何的情感,在那双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眸中,宁川甚至感受不到风雪衣的喜怒哀乐。

    听到雪衣这两个字,风雪衣也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她看着固执的离扬子,轻描淡写的说道:“不离开,那便是死路一条!”

    “雪衣,你快醒来,看着我!”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在声音中夹带着玄息唤了起来,只可惜,风雪衣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对于宁川说的话,也没有放在心上。

    “我不认识你,但是我知道,你伤了我们门派的人,留你下来,折磨三日三夜再杀,以示惩戒!”

    终于,风雪衣转过头来,但是语气却是那样冰冷,冷的让宁川无法呼吸。

    拥有天地之息,宁川可以轻松的清楚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眼前的风雪衣,所说的话千真万确,她的确是想这么处理宁川的!

    终究是忘记他了!

    当初在南岭一别,宁川便再也没有见过风雪衣,再见时,已经是陌生人。

    以前相见,风雪衣虽然同样记不起他了,但是对于宁川还有一点特殊的情感,经过努力,宁川甚至唤醒过风雪衣的记忆。

    但是现在,宁川只觉得风雪衣的心中一片清明,无欲无求,真的如同圣女一般纯净。

    可是,这纯净却让宁川心如刀割,比承受任何伤害还要疼痛。

    宁川眼眸暗淡,毫无色彩,他仰天长叹一声,泪水滴答滴答的落下来,凌乱的头发在风中飘舞:“时也!命也!不可逆啊!”

    无论是风雪衣还是上官怀梦,他都没有办法将两人拯救出来,这一刻,宁川甚至认为是因为他的原因,这两个女子才会落得如此地步。

    说完,宁川便对离扬子说道:“离老哥,你走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

    “不!”

    同样,离扬子依然没有思考,脱口而出,立刻便拒绝了宁川,兄弟共享富贵,同样也可以共度患难。

    从他和宁川一起过来的时候,他心中便已经有了准备,现在知难而退算是怎么回事?

    “即便是死,也要一起死,大不了我奉上我一身修为,你我她三人同归于尽,也好为这世间,除掉一个妖孽!”

    妖孽这个词语,是离扬子用来形容风雪衣的,而她现在也的确能够用这个词来形容。

    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便从一个普通人成长到了灵虚境,这是多少人穷奇一生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可想而知,这五年时间里,风雪衣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有点意思!”

    风雪衣你嘴角轻轻一勾,如同仙女般的气质荡然无存,而宁川也第一次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属于魔女的邪恶。

    “你以为,凭借着你们这两个废物,可以威胁到我么?”

    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宁川也第一次听到风雪衣如此骂人,的确,凭借着两人现在的身体状况,想要和风雪衣一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来人,把两人都抓起来!”

    根本不需要她动手,一声令下,那些村民便立刻动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风雪衣就是圣女,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得到风雪衣的青睐,平步青云又或者俘虏芳心。

    “杀了他!”

    喊杀声震天,比上刚才老果村长在的时候,这一次他们没有了恐惧,只有浓浓的杀意,当然,他们之所以表现得如此勇猛,也是因为离扬子和宁川两人现在的状态比起刚才,差了许多。

    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亘古不变的真理,痛打落水狗同样也是一种方式,他们自然不会放弃如此好的机会!

    “啊……”

    老果村长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免得有些悲凉,他耗费了如此大的努力,将两人重创,还被打残了四肢,自断舌头来保守秘密,如今却是白作了他人袈裟。

    “咚咚咚!”

    那些村民,没有将他这个半死不活的老村长放在眼中,一脚又一脚踩在他的身上,让原本便身受重伤的他,二次受创。

    风光时四方皆惧,落魄时却是万人践踏,这时候的老果村长,竟然有一种羡慕宁川的想法,他羡慕宁川有这么一个老哥,即便知道殒命,也愿意同舟共济。

    惧怕他的人有很多,但是亲近他的人却很少,现在回想一下,即便他的实力高强,那有怎么样呢?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有来生,我想做个好人!”

    想起一生走过的路,老果村长环视四周,尘土飞扬,喊杀声震天,而他体内的力量,却是在快速的膨胀着,最后凝聚于心脏之上。

    “嘭!”

    一声巨响传来,一团血雾自老果村长的胸膛冲了出去,直上云霄,然后缓缓洒落下来。

    在这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他的认识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选择用死亡来弥补他这一生所犯下的过错。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愿上苍庇佑你!”

    闭上眼眸,宁川轻喃了一声,打出一道金光,飞向半空,照射下来,笼罩在老果村长的身上。

    而在金光中,老果村长缓缓的倒了下去,他的眼眸中泛着金光,而脸上,则是带着丝丝笑意,这一刻,或者是他这一辈子最为开心的时间了。

    “废物一个,连一个入虚境修者都没有办法打赢,不死也没用!”

    只是,风雪衣看着倒下的尸体,眼中没有丝毫怜悯,在她看来,这些人都不过是为她卖命的狗奴才而已,没有做到应该做的事情,除了死亡便是毫无价值。

    她之所以出现,不过是为了圣女的面子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