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各方来见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拓跋家族和宁川之间的恩怨,早已经是人尽皆知,虽然落花城主不问世事,但是这并不代表落花城主对于宁川一无所知,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知道宁川是一个丹药师了。

    虽然已经说好了宁川帮她改变院子,她帮宁川救回钱不存,但是昨天知道了宁川的事情以后,落花城主竟然有几分想要帮助宁川的意思。

    而现在她听到拓跋苍奇的话,自然明白拓跋苍奇是不想放过宁川,笑了笑,落花城主便继续说道:“他帮助我什么并不重要,反正如今,宁川在我的心中,已经是我的弟弟了!”

    有些话不需要明说,拓跋苍奇也是聪明人,他一听到落花城主如此说,便知道落花城主是在帮助宁川了。

    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就连拓跋苍奇也想不明白,为何宁川这个相貌平平的小修者,竟然可以将不问世事的落花城主给牵扯出来。

    “爹爹,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吧,反正如今我和宁川已经是好朋友了!”

    这个时候,拓跋月儿也站了出来,她玩起父亲的手臂,轻声细语的说道。

    这种嗲嗲的语气,最是让宁川受不了,不过没关系,她父亲拓跋苍奇受得了。

    听了拓跋月儿的话以后,拓跋苍奇立刻便换上了笑容,哈哈一笑,大方的说道:“既然我的宝贝女儿都既往不咎了,那过去的事情,就任由他过去了吧!”

    “拓跋家族不愧是第一家族的家族,其气量让人敬佩啊!”

    落花城主赞叹了一句,将目光落在宁川身上,又再说道:“宁川,你还愣着干嘛?”

    “是!”

    宁川自然知道落花城主是在帮助他解决两者之间的恩怨,没有怠慢,连忙上前双手抱拳,躬身说道:“拓跋家主,此前的事情,是我莽撞了,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杀了这么多拓跋家族的人,宁川心中也有几分愧疚,只是那时候他是迫不得已的,而且拓跋苍奇咄咄逼人,如果不反抗,那他就没有机会反抗了。

    “呵呵呵……没事!都过去了!”

    拓跋苍奇呵呵一笑,但是宁川听在耳中,却是轻轻皱起了眉头。

    对于拓跋苍奇,宁川也算得上是熟悉,特别是这个笑声,分明就是虚伪。

    不过,当着落花城主的面子,宁川也不好说出来,不然的话,便是让落花城主没有面子了,最多以后宁川对提防几分就好。

    “报!凌家家主求见!”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侍卫的声音,落花城主眉头轻皱,摆了摆手,说道:“让他进来吧!”

    落花城主一直不问世事,昨天和魔神一战以后,自然惊动了许多人,这些人全都想拉拢落花城主,只可惜,落花城主看到他们就烦,并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势力的打算。

    不多时,凌阳天便被小厮带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盘盆栽,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缓缓走了进来。

    “见过落花城主,晚辈冒昧拜访,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凌阳天脸上的笑容十分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如果不是知道他在背后做的事情,说不定宁川在见到凌阳天的时候,还会报以一个笑容。

    对待凌阳天,落花城主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看都没看一眼凌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如果我说叨扰到了,你会直接离去么?”

    “咳咳……”

    没有料想到落花城主如此直白,干咳了几声以后,凌阳天的反应倒也十分迅速,连忙将手上的盆栽奉上,依然满脸笑容:“晚辈得到一株龙元兰,只是不会料理,听说落花城主喜欢,特意送上门来,还请落花城主收下!”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是落花城主却不是这样的人,她没有手下龙元兰,而是淡淡的说道:“我想,凌家主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吧?”

    “这死女人!”

    凌阳天讪讪收起手中的盆栽,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声,但是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

    抬起头,凌阳天沉吟了一下,便开口说道:“既然落花城主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

    “落花城主乃是世外高人,如今出手斩杀魔道邪修,自然是功德无量,只是,晚辈斗胆问一句,落花城主是不是要入世了?”

    凌阳天说完以后,眼神灼灼的看着落花城主,丝毫没有惧怕。

    话都说开了,他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特别是在两次被落花城主排斥以后,心里带着一股怒气。

    落花城主入世,那就是众多家族拉拢的对象,即便没有入世,昨天她表现出来的实力,也足以让北域中的势力忌惮。

    终于,落花城主将目光落到了凌阳天的身上,还没有说话,那眼神便让凌阳天感到了阵阵压力,额头之上也渗出了点点汗水。

    即便他知道了落花城主的实力,也明白了这一次的行程并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当真正被落花城主盯上的时候,心中还是会紧张。

    落花城主并没有将任何力量施展出来,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凌阳天,久久没有说话。

    说真的,宁川不知道为什么落花城主对凌阳天如此之厌恶,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表现出来,起码之前,宁川对于凌阳天和拓跋苍奇,比较喜欢凌阳天多一点。

    当然了,现在宁川对于两人,只会送上四个字——蛇鼠一窝。

    良久,落花城主再次开口:“凌阳天,我告诉你,我不会入世,以后也不会,这一次出手,是为了帮助宁川,没有第二次了!”

    落花城主说完,不再看凌阳天一样,大袖一摆,不耐烦的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你就离去吧!”

    目的已经达到,凌阳天也不想留在这里,看了一眼宁川和拓跋苍奇以后,转身离开了大厅。

    而拓跋苍奇倒也是个察言观色的人,看到情况不对劲,便想要离去:“落花城主,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老朽就带小女先告辞了!”

    “爹,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

    落花城主还没有说话,拓跋月儿便开口了,愣了愣,拓跋苍奇不由得有些生气了:“你为什么非要赖着宁川,人家都说了不喜欢你!”

    “我不是因为宁川才留在这里的,我要留在这里,跟落花前辈学习!”

    “什么?”

    拓跋苍奇愕然,抬头看着坐在上面的落花城主,等待着答案。

    “她说的是真的,就让她留在这里吧!”

    落花城主点了点头,给了拓跋苍奇一个放心的微笑,开心得拓跋苍奇见牙不见眼,连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才转身离去。

    整个北域的人都知道,落花城主乃是强中之强,其实力难有敌手,能够跟随她学习,拓跋月儿的实力定然能够更上一层楼。

    “太好了,很快月儿便能有实力接管家族了!”

    除了城主府以后,拓跋苍奇回头看了一样,眼中全是激动之色,拓跋月儿能够有这个机会,他这个当爹的,自然也十分高兴。

    只可惜,拓跋月儿这一次留下,并不是因为修习武学,而是为了跟随落花城主,学习如何坐一个女人。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拓跋月儿发现男人都喜欢落花城主这种温柔大方的女人,所以拓跋月儿决定改掉身上的坏毛病。

    而经过她的苦苦哀求,一开始拒绝的落花城主,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下来。

    “落花前辈,我爹爹就是这样的,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等到拓跋苍奇离去以后,拓跋月儿有些歉意的说道。

    她身为大家族的女儿,自然对于家族之间的博弈十分清楚,他爹来这里,同样有拉拢之心,只是看到凌阳天被落花城主骂的狗血淋头,才不敢开口。

    “没关系,我知道的!”

    落花城主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皎洁,这个眼神却恰好被宁川给看到了。

    很快,宁川便猜到了落花城主心中的想法——她表面上是在骂凌阳天,何尝不是说给拓跋苍奇听得,只不过是因为拓跋月儿在这里,不好意思当着女儿的面子骂他,让他这个当父亲的丢了面子而已。

    “这一招,真是高啊!”

    想通这一点以后,宁川不由得感叹连连,虽然落花城主不谙世事,但是这并不能说明,落花城主不懂这些为人处世之道,这样做不单单避免了两个家族的拉拢,还让拓跋苍奇在女儿的面前保留了作为父亲的尊严。

    “报!禀告城主,外面来了一个人,非说要见你!”

    拓跋苍奇刚要离去,外面又传来了声音,落花城主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道:“不见!不是说了么,无论什么势力都不见!”

    以前落花城在北域中的地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状态,现在倒好,她一出现在北域,立刻便有许多人找上门来。

    刚才那两个家主,已经让落花城主感到厌烦了,现在还来人,自然是不愿意继续招待下去。

    “不行,他说非要见你一面,说是宁川的朋友,叫做离扬子!”

    外面的声音传了过来,宁川却是呆在了当场。

    离扬子这个名字,他自然不会熟悉,当初在中州,他,天宇和离扬子三人,以兄弟相称,只是后来他东奔西跑,见离扬子的次数,也就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