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月下合奏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落花城主对于大部分的乐器都有研究,看到宁川手执玉笛,便知道他并不是为了讨好自己而来这里,不由得赞赏的点了点头。

    这年头,每一个修者都想着如何提升实力,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来,研究一番修炼之余的东西,正是因为这样,落花城主才对宁川更加赞赏。

    琴声起,笛声鸣,虽然宁川是第一次和落花城主合奏,但是两人却十分默契,一来二去,周围的鲜花都似乎被影响了,随着晚风的吹拂,轻轻的摆动着。

    月下,佳人才子奏乐,微风相伴,这样的一副景象,想想都知道有多美好,宁川沉醉在乐声在,可是在黑暗中,拓跋月儿却黯然神伤。

    她在自己的房子里,静静的看着这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宁川不会喜欢自己。

    现在他看到的这一副情景,如果不是知道落花城主和宁川的关系,她一定会认为两人是爱侣。

    所谓强者,就是经受挫折,然后站起来变得更加强大,在修炼上是如此,在感情上也是如此。

    拓跋月儿伤神过后,眼眸很快便变得坚定了起来,在她的心里,已经多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成功的话,说不定会有不少的希望。

    一曲落下,这一次轮到落花城主鼓掌了,她脸上的欢喜如同发现了瑰宝一样,宁川的乐理造诣,实在是让人惊讶。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宁川并没有她钻研得那么深刻,在一些乐声的处理之上,也没有足够成熟,但是从宁川的笛声中,她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一股阳刚之气,充满了自身的风格。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高的造诣,如果再潜心研究一段时间,恐怕都要超越我了!”

    落花城主打趣着,却让宁川连连摆手:“落花前辈谬赞了,晚辈才疏学浅,哪里敢和落花前辈相比肩啊!”

    不过,经过这一次合奏以后,宁川发现,他和落花城主之间的关系,显然更加亲近了几分。

    此前的落花城主,虽然十分好说话,但是却始终保持着距离,坦白点来说,她的礼貌完全是基于她的修养,而现在则是不同,落花城主反而更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了。

    “客气!”

    这一晚,宁川和落花城主在月下彻夜长谈,收获良多。

    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些古语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落花城主虽然不是神识修者,但是对于乐理的理解却十分深刻,常常可以让宁川明白一些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当然了,宁川也举一反三,让落花城主也收获良多。

    不知不觉,公鸡已经打鸣,东方也泛起了鱼肚白,两人足足谈论了一个晚上,非但没有感觉到疲倦,还是神采奕奕。

    “好了好了,你个小弟弟,继续说下去,说个三天三夜都不够,今天就这样吧,本城主累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落花城主便准备离去,而宁川也没有再挽留,躬了躬身,等到落花城主离去以后,他这才转身返回自己的住处。

    他知道,落花城主并没有困,只是时间已到,如果让一些下人看见他们彻夜长谈,不知道又会掀起什么闲言碎语。

    落花城主又是前辈,又身居高位,作为女人,自然不想被传出这些难听的话语,所以这才告别宁川。

    不过,这一晚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对于宁川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没有睡眠,精神十足的宁川,躺了下来,闭上眼眸,静静的回想着和落花城主讨论的问题,不知不觉便进入了修炼状态之中。

    不得不说,落花城主给了宁川很大的启发,宁川对于神识修炼的认识,也更加深了一层。

    随着修炼的深入吗,识海里面的玄息在不断的变换着,同时也在缓慢的增长着,就像是一滴滴水滴汇聚到海洋一般,增长虽然缓慢,但是却是存在的。

    不过,这也不能说速度缓慢,在同境界的修者中,宁川的神识已经是十分强大了,能够增长已经是让人惊讶了,至于多少,只能尽力而为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段时间也没有人来打扰宁川,当宁川睁开眼眸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呼……”

    吐出一口浊气,宁川眼眸内蕴含着精光,十分精神,神识的增长,让他觉得自己有用不尽的力量。

    整理了一下情绪,宁川看了看放在一边的资料,微微一笑,轻声嘟哝了一句:“看来,也是时候将竹兰茶的事情解决了!”

    这一天,宁川沉浸在竹兰茶的资料里面,也知道了应该怎么去处理竹兰茶的事情。

    “又忙了一天,明天吧,明天就开始……”

    想到方法,宁川心也安定了不少,倒头睡了过去。

    宁川找到了落花城主。

    “落花前辈,你看能不能将院子中的花草,全都移开,我想帮你把整个院子变得更加适合花草的种植,也好让竹兰茶生长得更加长时间!”

    这是宁川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决定的,他当然可以治标不治本,反正他手里有着绿色汁液,救回竹兰茶自然不是问题。

    只是宁川是一个极有责任心的人,既然已经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尽他所能。

    “这自然是好!”

    本来在城主府中栽种这些花草便十分困难,宁川愿意改良一番,落花城主自然十分愿意。

    说动便动,落花城主没有犹豫,立刻便站了起来,对宁川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去便来!”

    说完,落花城主便转身离开了大厅,不一会儿便回来了,这一次,她换了一套衣服,白纱褪下,轻装上阵。

    披散下来的长发,此时也盘了起来,神采奕奕,宛如一个女战士一般,别有一番风采。

    “喂,臭小子,看什么呢?”

    看到宁川神色呆滞的模样,落花城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打了一个响指,让宁川幡然醒悟。

    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落花城主了,但是此时不一样的美,还是把宁川给震撼到了,此时,宁川只想在心中说一句,如此美丽的女子,这世间恐怕没有人能够抵挡住她的魅力吧?

    “走吧,去院子,你和我一起把花草移开!”

    招呼了一声,落花城主率先走了出去,宁川一愣,不由得问道:“这些事情,不是应该交给下人去做么?”

    “他们都是一些粗人,这些花草可是我的心血,怎么可能交给他们!”

    停住脚步,落花城主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宁川,笑着开口:“你不会是不愿意动手吧?”

    “没有!没有!”

    这点小事,宁川自然没有嫌弃,连忙跟了上去,只是他对于落花城主亲力亲为,有些惊讶罢了。

    来到院子,拓跋月儿和银针也正好在这里,看到宁川和落花城主在一起,拓跋月儿的面色一下便冷了下来,宁川心知肚明,可是却不能表露出什么,只能装作看不到。

    如果这样能够让拓跋月儿死心,那么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见过落花前辈!”

    银针和拓跋月儿躬身问候,落花城主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两个,没事的话,也来帮忙吧!”

    “这自然是好!”

    反正也闲着无事,银针也没有反对,加入了两人的移花接木大军中,只是拓跋月儿迟迟未动。

    “月儿姑娘,怎么了?你不愿意?”

    落花城主不解的看着拓跋月儿,声音依然那么好听。

    “咳咳……”

    拓跋月儿轻咳了几声,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说道:“晚辈是个粗人,神经大条,怕损害了前辈的花草,还是在一旁看着好了!”

    “噗嗤!”

    宁川和银针一听到这话,同时笑了出来,拓跋月儿怒视着两人,如果不是有落花城主在这里,定然会好好教训两人一场。

    不过,落花城主倒也没有勉强拓跋月儿,三人就这样开始动了起来,而拓跋月儿则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好看,虽然拓跋月儿有些介意宁川那一晚和落花城主彻夜长谈,但是看到宁川细心的打理着院子中的花花草草,还是不由得沉醉了下来。

    宁川的样子,在拓跋月儿的眼中,就像是呵护着爱人一样,拓跋月儿不由得将自己联想成那一朵朵鲜花,被宁川捧在手中,别提有多幸福了。

    修理花草的事情,银针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是他作为一个用针的杀手刺客,除了耐性便是细心,知道了注意事项以后,倒也难不了他。

    院子中的花草,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便被完好无损的拔了出来,而原本百花齐放的院子,此时也变得有几分荒凉,不过,有着不少花瓣跌落在泥土之上,为其点缀,倒也没有那么悲凉。

    看着眼前的花花草草,那是落花城主的一番心血,能够这么成功的拔出来,自然免不了两人的功劳。

    “真是太谢谢你们两个了!”

    落花城主香汗淋漓,停下来看着两人,笑着说道。

    相处了几天,宁川也变得坦然了许多,也笑着说道:“落花前辈,想要多谢我,还是等我把这些花草成功栽种回去吧!”

    “就是,如果失败了,我们还要蹲监狱呢!”

    银针也在一旁帮腔,两人相视一眼以后,哈哈大笑了起来,院子中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