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离村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这里是哪里?”

    良久,宁川睁开眼眸,环视了一下四周以后,不解的问道。

    周围一片荒芜,甚至连枯树都没有,目之所及,就只有一片黄土,没有丝毫的人气,充满了死寂。

    “北域的最南端,往北行走三百公里,便有一个城池,我们在那里,可以得到不不少的消息!”

    银针缓缓解释,同时腾空而起,招呼两人:“走吧,去看看外面什么环境也好。”

    说罢,三人不再言语,跟在银针的后方,飞了出去。

    三道流光在高空中飞驰,三百里的距离,不用十个呼吸便已经到了,落在城池之外,宁川皱了皱眉头,想要将昼刻面具带上,银针却阻止了宁川。

    “放心吧,在城池里,不会有人对你不利的!”

    看了银针一眼,宁川调笑着说道:“这么有自信,难道这城池也是你们村子的?”

    “那不是!”

    银针也笑了起来:“只是这城池里面,有一个强者,他下令任何人都不得再城中厮杀,若有人违反,那便是杀无赦,无论身份贵贱!”

    “这么强势?”

    宁川听了眼睛一亮,对于那个强者也有了几分好奇,毕竟能够有这样的魄力,绝对不会是一般人能够说出来的话。

    “我知道这个!”

    拓跋月儿点了点头,也接着说了下去:“北域最南端的落花城,可以说是北域中的乐土了,只要在城中,便不能厮杀,其城主名为落花城主,更是功高盖世,北域中也少有人敢惹!”

    “落花城主?是个女的?”

    听完拓跋月儿的话,宁川更加惊讶,一个女修者竟然能让人如此震惊,时间少有。

    “嗯!”

    点了点头,银针说道:“落花城主貌美如花,而且热爱和平,宅心仁厚,简直就是天仙下凡!”

    “我们赶紧进去吧,被你们说得我的心都痒痒的了!”

    对于落花城主的容貌,宁川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只是听了两人的话以后,对这个城主有着几分好奇。

    “哼,你去吧,我不去了!”

    落花城主美貌惊人,这是整个北域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一看到宁川还没有见到落花城主,便一副好色之徒的模样,拓跋月儿便生气,摆明就是吃醋了。

    “咳咳咳……”

    宁川干咳了几声,将那一副“色眯眯”的模样收了起来,讪笑着说道:“你别介意,我只是想看看能被世人如此赞颂的落花城主,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而已!”

    “就是,况且落花城主行踪不定,你以为是宁川相见就见的么?”

    银针这一番话倒是让拓跋月儿开心了,可是宁川却是一脸的黑线,在银针的拉扯之下,三人还是向着落花城走了进去。

    靠近城门,城池中的叫卖声便传了出来,十分热闹。

    城门没有设置任何的关卡,三人也很快进入了落花城之内,停下脚步,让宁川不由得一阵哗然。

    街道之上,全是行人,举步艰难,络绎不绝,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真诚的笑容,没有了厮杀,让他们十分的放松。

    相对于其他城池,这个落花城,真的算得上是一个世外桃源了。

    “别挡路!别挡路啊!”

    三人刚停下不到两个呼吸,身后便传来了吆喝声,转身望去,原来是因为三人的停留,让后方的人无法前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三人连忙继续前行,在人群中拥挤着,在街道之中,修者的东西竟然少之又少,更多的是一些普通凡人的所需品,例如棉花糖,蹴鞠等一些玩具。

    “哇,这个好玩……这个也好玩!”

    这些东西,宁川见惯不怪,倒是拓跋月儿,宛如好奇宝宝一样,这里看一下,那里翻一下,胖嘟嘟的脸上全是兴奋。

    她以前哪里见过这些平凡的小东西,如今见到,自然是大肆掠夺一番。

    而宁川和银针,走南闯北,对于这些早就见惯不怪,只能静静的陪在拓跋月儿的身边,时不时帮她提一下东西。

    不得不说,每一个女人都是天生的购物狂,拓跋月儿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不像女人,但是现在却充分表现出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姿态。

    一个时辰以后,宁川和银针手上都拿满了东西,连连求饶:“姑奶奶,你让我们把东西放进储物戒指里面吧!我们真的吃不消了!”

    “不行!东西放进去了怎么像逛街!”

    可是,拓跋月儿却不允许,她满意的看着眼前挂满东西的两人,笑意盈盈,就像是凯旋而归的将领一般。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买东西可以让人如此开心。

    “神啊,救救我吧!”

    两人相识一眼,只能继续跟着拓跋月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继续接纳着拓跋月儿丢过来的东西。

    中午逛到下午,两个大男人终于受不了了,拓跋月儿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街道,找了一间酒楼坐了下来。

    两人连忙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觉得,让我好好的打一场也比现在要舒服得多!”

    银针显然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他的双脚多走的发软了,翻着白眼无力的吐槽。

    “我一样是如此……”

    宁川也点头赞同,他第一次觉得,和女人逛街竟然是这么恐怖的事情,想起以后风雪衣和上官怀梦,宁川便有一股恐惧自心底传来,现在,他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祷,风雪衣和上官怀梦并没有这样的嗜好……

    “放心吧,见你们如此辛苦,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拓跋月儿大战而归,满心欢喜,手一招,叫来小儿,点了十多个菜,美其名曰慰劳两人,但是宁川和银针都知道,那些美味佳肴,多数都会落在拓跋月儿的腹中。

    正如两人所猜想的那样,当酒菜被端上来以后,拓跋月儿立刻便暴露本色,张牙舞爪,在餐桌上肆虐,不到半个时辰,满满一桌子的酒菜便被一扫而空。

    吃完以后,拓跋月儿满意的擦了擦嘴巴,又说道:“吃饱没有,不饱的话,再吃一次!”

    “免了免了!”

    宁川和银针连连摇头,刚才拓跋月儿的吃相,可是让周围所有人都为之瞩目,那样异样的眼光,他们可不想再来一次。

    “听说了么?那个大漠鹰王重伤拓跋月儿,如今拓跋家族正在找大漠鹰王呢!”

    “早听说了,说来也奇怪,明明拓跋家族要杀那个宁川,怎么拓跋月儿却非要去帮他?”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是爱情!”

    饱饭茶后,三人在剔着牙,周围便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从这些人的讨论声中,宁川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拓跋苍奇虽然为人虚伪,但是对于宝贝女儿,却是十分紧张的,在拓跋月儿月儿消失的这几天,立刻便发动了北域中的修者去寻找。

    只是,这些人也太过不专业了,拓跋月儿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坐在这里,竟然没有人认得。

    再说那大漠鹰王,和宁川那一战以后,便消失不见,没有人有他的任何消息,世人的修者都以为,大漠鹰王是得罪了拓跋家族,不敢再露面,再次藏匿了起来。

    不过,宁川这个当事人刻明白,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大漠鹰王定然会出现的,而且用不了多长时间。

    “还真是有不少好消息呢!”

    三人感觉到差不多了,便离开了酒楼,这些消息,对于宁川来说,都十分不错,他的心情也开朗了几分。

    没有大漠鹰王的消息,那就说明钱不存还没有生命危险,毕竟对于鹰王来说,钱不存乃是诱饵,用来引宁川出洞的诱饵。

    而拓跋苍奇忙于寻找拓跋月儿,对他的追杀也慢了下来。

    “等我回到家族以后,我会让爹爹撤销对你的追杀的,放心吧!”

    拓跋月儿拍着胸膛向宁川保证,毕竟事情因为她而起,理应由她来解决。

    “你家族我倒是不担心,我有点担心的是凌家!”

    摇了摇头,宁川细声的说道。

    在拓跋家族那一战,凌阳天和凌渡帮了他,甚至提出让宁川加入凌家,只是被他拒绝了,最后还有几分不欢而散的意思。

    这几天和银针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银针还透露出一个消息,那就是在下封杀令的人之中,还有凌家的人!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宁川担心凌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凌家?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推翻我拓跋家族,可是我家族又岂是这么轻易能够让他们推翻的?”

    拓跋月儿眼中闪烁出几丝寒光,两大家族之间的战斗,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她自然对凌家没有任何好感。

    看见拓跋月儿这幅模样,宁川还是提醒了一句:“小心点吧,这凌家也不是省油的灯!”

    大家族之间的博弈,一个不小心,便是满盘皆输,如今看拓跋月儿的模样,有几分轻视,作为朋友,宁川提醒一句也算是尽了职责。

    “放心吧,凌家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他们敢有什么动作,我们绝对不会放过的!”

    拓跋月儿微微一笑,给了宁川一个安心的眼神,见她如此淡定,宁川也没有再说什么。

    说到底,这些都是别人的家务事,他作为一个外人,说得太多了也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