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逐客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天地之息释放出来,对于天地之间的感悟是最为敏感的,现在宁川觉察到异常,却没有办法发现那个人,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两者之间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谁!”

    宁川将元力运转在声音之中,闷声叫了一声,声音很快便被寒风吹散,黑暗中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心中的危机感越发的强烈,宁川逐渐不断的扫视着周围的情况,甚至是风吹草动,都被他纳入了眼眸之内,只可惜,方圆四五公里之内,除了熟睡的村民,再也没有其他。

    “嗖!”

    突然,一道细小的破空之声,夹带着寒风,向着宁川冲了过来,速度十分之快,下意识的,宁川便伸手挡在了眼前。

    那破空之声眨眼便来到了宁川眼前,落在双手之上,如同蚊虫咬一般的疼痛自宁川手上传了过来,看了一下手,却并没有在手上发现任何的东西。

    当然了,他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刚才那一击,是直接从空气中发动的,将力量隐藏于空气之中,这种手段就不是一般修者能够做到的,如此,已经证实了宁川的想法,在附近,有一个高手正在看着他。

    “不知道前辈找我有什么事?不如大方相见如何?”

    宁川依然保持着警惕之心,对方虽然不会是大漠鹰王,但是实力却绝对不比大漠鹰王弱,甚至更加强大。

    黑暗依旧,宁川一人站在冷风中,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他心底之下那一股异样,还没有消除。

    良久,或者过了一刻钟,又或者过了半个时辰,一道声音自寒风中传来:“我在村口!”

    “村口!?”

    宁川微微一皱眉,嘟哝了一声,也没有耽搁,两脚一蹬,向着村口的方向走了出去,在他的心中,也有了几分猜想。

    村子并不大,两个呼吸的时间,宁川便来到了村口,只见在前方不远处,一个消瘦的身影正杵着拐杖,在寒风中站着,任由寒风吹动着他的衣服。

    宁川一眼便能认出来,这个人便是白天见到的四爷,这也认证了宁川心中的想法,这个四爷,果然不是普通之人,甚至比村子里面的许多人,都要强大的多,只是他深藏不露而已。

    “四爷,你找我?”

    虽然四爷对宁川并不是十分待见,但是宁川身为客人,倒也不好表露出什么,依然十分恭敬的问道。

    “唔……”

    四爷沉吟一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面对着宁川,很奇怪,他明明双目失明,但是他却能准确的找到宁川的方位,现在的四爷,和白天有着天渊之别。

    “你打扰了我们村子的宁静!”

    没有什么客气话而言,四爷直接了当,单刀直入,三言两语便摆明了他的态度。

    宁川没有准备,被四爷说得一愣,很久才回过神来,回答说道:“晚辈知道,等到过几天……”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四爷打断了:“不用过几天了,我想你立刻离开,你不属于这里!”

    宁川闻言,眉头皱了下来,显然这四爷实在驱逐他,但是他并没有惹到这里的任何人,这四爷为何如此讨厌他?

    虽说大漠鹰王和他身后的那个人,无比强大,但是连银针都不惧怕,这个村子就更加不害怕了。

    “晚辈可以离开!”

    想了想,宁川还是点头答应下来,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既然别人都已经下了逐客令,那么宁川自然不愿意死赖在这里,落人口舌。

    况且,他本来就是要离开的,提前一点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可是,晚辈可否知道为何四爷如此讨厌晚辈?”

    停了一下,宁川再次开口,他只是想搞清楚,四爷让他离开的原因。

    可是四爷面色沉凝如水,并没有回答宁川的话,摆了摆袖子,淡淡的说道:“你不需要知道原因,总之你离开这里便是!”

    “……”

    宁川闻言,心中一阵无语,连理由都不想说,实在是让他感到郁闷。

    他虽然算不上受欢迎,但是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人扫地出门的境地。

    “既然前辈已经如此说了,天一亮我便离去,不知前辈还有没有事?”

    被人驱逐,即便宁川的脾气再好,此时也难免有几分情绪,说话的态度也不像此前那般尊敬了。

    不过,四爷也没有在意这些,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守护这个村子,只要村子能够保存好,对于其他的事情,他并没有那么多想法。

    “没有了,你走吧!”

    四爷摆了摆手,不愿意和宁川多说,而宁川转身离去。

    “等等!”

    等到宁川走出上十步以后,四爷突然开口叫住了宁川,宁川眉头皱了一下,转过身来,若有所指的说道:“莫非前辈想要我连夜离开这里?”

    “那倒不至于!”

    四爷在身上一阵摸索,拿出了一颗黑黝黝的小石子,朝着宁川所在的方向扔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

    小石子入手,十分冰凉,但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四爷轻叹一声,缓缓开口:“相见便是缘分,这石头你拿下吧,可以趋吉避凶,也算是我对你的道歉了!”

    宁川也不是小气之人,见四爷说的如此客气,心中的那几分不快也便消去了。

    露出一丝笑容,宁川躬了躬身:“四爷客气了,是我打扰了你们的安静!”

    “这石头,你就带在身边吧,对你有好处的!”

    四爷说完,也不再理会宁川,风一吹,他便消失在黑夜中,留下宁川一人独自在冷风中,如果不是手上的小石子证明,他都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一场幻境。

    白天的时候,银针带着那玉石,宁川还觉得那不过是一个老人的一点念头而已,但是刚才见识到四爷的实力以后,宁川再也不觉得那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了。

    收起石头,宁川在心中暗自想着:“管他是什么,收起来再说!”

    冷风依然在吹着,宁川身子一阵哆嗦,两脚点地,返回了银针的屋子。

    被四爷这么一闹,宁川也没有了心思修炼,推开门走进房子,坐在一旁渐渐沉睡了过去。

    睡眠的时间很快过,一睁眼便已经天亮,三人相继醒来。

    洗漱一番,又用过早膳,宁川终于开口,把要离去的事情告诉了银针。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银针等人并不清楚,听了宁川的话,自然是一脸的愕然。

    银针不解的问道:“不是说好伤势痊愈再一同出去么?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还是在这里住的不开心?”

    “不是,我只是担心我朋友,现在过了这么多天,想来大漠鹰王会再次出手了,早点回去,也好早点把我朋友救出来!”

    宁川将早已经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他看着两人,说道:“能有你们的帮助,我很高兴,但是这始终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愿意你们为了我两肋插刀,真有什么事情,我也付不起这个责任!”

    的确,钱不存已经因为他而陷入了危险之中,如果银针和拓跋月儿也是如此,宁川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宁川,你这么说,就是不把我们当朋友了!”

    拓跋月儿冷声的说道,撇开她对宁川的感情不说,单单是两人的朋友关系,拓跋月儿便不容许宁川这样去送死!

    所谓朋友,共富贵,同患难,这就是拓跋月儿对朋友的理解。

    “好,既然你不需要我的帮助,也行!”

    银针点了点头,惹来拓跋月儿的怒视,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了下去:“反正没有我的帮助,你也没有办法离开村子!”

    “你们不要这样……”

    宁川心中似有一道暖流流过,在危难的时候,能有朋友的帮助,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特别是银针,本是敌人,却成了朋友。

    银针一脸不耐烦的接过宁川的话:“少在这里煽情了,你就告诉我,让不让我们帮忙,不让我们帮忙,你就留在这里吧!”

    宁川能怎么办,他只能答应!

    点了点头,宁川看着两人,真诚的说道:“这是我宁川欠你们的。”

    谈妥以后,银针整理了一番,便准备离去,只是在离去的时候,银针将宁川二人的眼睛给蒙上,同时还封闭了他们的神识。

    “这是村子的规矩,还请你们见谅!”

    银针如是解释,当然了,宁川两人也不会介意这样的事情,就这样跟着银针,离开了村子。

    “走了啊?不留着他们多玩几天么?”

    走出去的时候,热心的村民纷纷打招呼,而银针也一一回答,在村口的时候,还遇到了四爷。

    “四爷,你好好保重身体,我出去一段时间!”

    银针和四爷打过招呼,便向着村外的方向走了出去,大约走了四五百米,身后的村子便消失不见。

    虽然宁川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周围的景象,但是他却有一种感觉,银针在行进的时候,按着特定的步法在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银针的声音再次传来:“好了,到了!”

    声音落下,银针也将宁川二人面上的眼罩除了下来,明媚的阳光照射在两人的脸上,一时之间无法适应的他们,紧紧的闭上了眼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