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四爷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小针,带人回来了?”

    两人的气息逐渐恢复平稳,迎面走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他的眼眸暗淡无光,走路也十分的缓慢,看起来像是个盲人。

    银针连忙小跑上去,扶住了老者,亲切的说道:“是啊,带朋友过来玩几天!四爷,你出门不方便,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一声便好了,别四处走!”

    在外面,银针是杀手刺客,但是现在他却像是一个晚辈一样,搀扶着老者,满面笑容。

    老者呵呵一笑,拉着银针的手,停了下来:“老是麻烦你们,怎么好意思!”

    “不碍事!不碍事!”

    银针如是说着,宁川也来到了老者的身边,恭敬的问候:“前辈,打扰了!”

    原本有着笑容的四爷,在宁川靠近的时候,笑容突然僵住了,不过很快,四爷便再次笑了起来:“不打扰不打扰!”

    只是,善于观察的宁川,一下子便发现了四爷的异常,心中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细想。

    “小针啊,扶我回去吧!”

    礼貌性的和宁川打了招呼以后,四爷似乎不想逗留,招呼一声银针以后,便向着村子的方向走了过去,当然了,银针是仅仅搀扶着四爷的。

    感觉到并不是十分受到四爷的欢迎,宁川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在村子闲逛了一会儿,便回到了银针的房屋。

    这几天,拓跋月儿一直都在修炼,她仿佛就是一个修炼狂人,除了修炼就没有其他的事情。

    宁川回来的时候,拓跋月儿刚好收工,吐出一口浊气以后,拓跋月儿和宁川打了一声招呼。

    自从那个误会解开以后,拓跋月儿也没有一直要宁川负责任了,这件事情,就像是笑话一样,谁也没有再提起。

    “恢复得怎么样了?”

    宁川也微笑着和拓跋月儿打招呼,现在两人也算得上是朋友了。

    “恢复了九成,相信明天就能全部恢复,你呢?”

    现在这种相处状态,虽然不是拓跋月儿想要的,但是对她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了,毕竟以前宁川看见她就像是看见仇人一样,哪里有会有现在这般笑面相迎。

    “我八成吧!我没有你这么勤奋,难得偷懒,去看看青山秀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

    宁川讪讪一笑,相比于拓跋月儿,他绝对属于懒人,可是,拓跋月儿闻言,却是露出了一副羡慕的表情。

    “其实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这些散修,可以到处去,见到的东西也新奇许多!”

    宁川听完一愣,这种茹毛饮血,居无定所的生活,对于任何一个修者来说,都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这大小姐居然会羡慕。

    于是,宁川便不解的说道:“你是北域中的第一天才,还是大家族的女儿,你想要体验一下这些生活,对你来说简单到不得了,有什么难的?”

    “唉……”

    殊不知,拓跋月儿黯然的低下了头颅,摇了摇头,缓缓说道:“这些都是世人对我的看法罢了,可是又有谁真正关心过我内心的想法呢?”

    宁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因为他知道,每一个大家族都有着其身不由己之处。

    拓跋月儿有着好几个光环加身,但是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开心,作为朋友,宁川很乐意去倾听,说不定,这对两人之间的感情问题,还会有一定的帮助。

    “我们家族没有男儿,我作为父亲唯一的女儿,自然需要更加努力,我的童年,便是在修炼中度过的!”

    拓跋月儿娓娓道来,响起以往那一段修炼的岁月,她到现在都心有余悸,而她的经历,也再次告诉宁川,每一个天才,都不过是一丁点的天赋和绝大部分的汗水堆积起来的。

    他能够有现在的成就,是因为历经一次次的生死,还有不少的运气得来的,拓跋月儿虽然没有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但是付出的汗水和血水却绝对不比宁川要少。

    “……因为长得丑,又有家族的名气,所有我从小就没有朋友,就连家族那些人,都不愿意和我玩,知道遇见你……”

    拓跋月儿说着说着,又再抬起头来看着宁川,宁川连忙打断了拓跋月儿,他怕继续说下去,拓跋月儿又要他负责任。

    “月儿小姐,对于你童年的遭遇,我十分同情,我也有一段悲惨的童年,但是现在,我们的实力都足以傲视同辈,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宁川伸出手,微笑的看着拓跋月儿,继续说道:“虽然我不能做你丈夫,但是我愿意和你做朋友,不知道月儿小姐觉得我这个提议如何?”

    看着眼前的手,拓跋月儿有些不敢相信宁川所说的话,抬起头来,却看到的是宁川一脸的真诚。

    “怎么?不愿意么?”

    笑眯眯的看着拓跋月儿,宁川追加了一句,拓跋月儿立刻便握住了宁川的手,连连点头:“愿意!愿意!”

    以前的拓跋月儿,脾气的确不好,说变脸就变脸,但是被宁川骂完以后,她自我检讨了一次,也改变了许多,这些改变,宁川都是看的到的。

    “哈哈哈……”

    两人握完手,相识一笑,拓跋月儿心中则全是兴奋,这种情景,她以前可是做梦都没有想过。

    “现在我们虽然是朋友,但是我不会放弃的,说不定你以后真的会喜欢我呢?”

    放开手,拓跋月儿旧事重提,让宁川的笑容僵住了。

    他这么做,是想拓跋月儿不要来纠缠他,如果拓跋月儿认为她还有希望,更加努力,那么以后岂不是还是纠缠不清?

    “我跟你开玩笑呢,兄弟!”

    感受到宁川的变化,拓跋月儿连忙改口,毕竟两人的关系刚有突破性的进展,如果被自己闹翻了,那她就真的应该扇自己几巴掌了。

    “月儿姑娘,你对我的情谊,我心领了,可是我心中已经有了人,已经容不下别人,我们只能是朋友!”

    如此直白的说,虽然有些伤人,但是宁川也别无选择,以前他会逃避这些问题,但是现在他不会,经历过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他成熟了许多,包括在感情上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也没说赖着你不放啊。”

    拓跋月儿装作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一脸轻松,而宁川能够给她的,就只有一个微笑了。

    宁川转身入屋,拓跋月儿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材以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也知道,即便宁川心中没有爱人,也不会爱上她,她只是想寻找一下爱情的样子罢了。

    俗话说得好,哪个少女不怀春,特别是拓跋月儿这种常年修炼的人,见到宁川以后,不可自拔就更加不奇怪了。

    摇了摇头,拓跋月儿将心中的那一丝不快甩掉,轻轻的握着拳头,在心里跟自己说了一句加油。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现在拓跋月儿虽然希望渺茫,可是她却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而且现在两人也算是朋友了,即便没有办法成为夫妻,拓跋月儿也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陪伴在宁川的左右。

    不一会儿,银针也回来了,一进门,宁川便发现银针的脖子上,挂着一块玉石,不由笑着说道:“怎么?扶一趟四爷,还可以有玉石收?”

    “我像是那么肤浅的人么?”

    翻了翻眼珠,银针一脸鄙夷的看着宁川,继续说道:“四爷比较迷信,这玉石是他送我的,说是可以趋吉避凶,他年纪大了,我就顺一下他的意思咯!”

    这个村子里面,大部分都是高手强者,深藏不露,这个四爷,看似双目失明,走路蹒跚,但是宁川却觉得,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不过,宁川也不好多问,就像银针所说,对于这个村子而言,他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等他离开以后,便再也不会找到这里。

    三人闲聊了一会儿,便全数坐在院子内,开始修炼了起来,宁川虽然有时候“偷懒”,但是也有自知之明的。

    他们来到这个村子已经有好几天了,想来那大漠鹰王也很快开始下一轮进攻了,宁川必须要赶紧把身体给恢复好!

    这一天就在修炼中过去了,夜晚时分,银针和拓跋月儿都返回了房屋之内,而宁川则依然留在院子修炼。

    夜晚的天气越发的寒冷,寒风也在呼呼的刮着,宁川长发随风飘荡,只是这些天气,并没有办法影响到他,此时,他正张开天地之息,感受着天地之间的变化。

    这种修炼方式,并不是修炼肉身,而是修炼神识,同时可以对天地气息更加敏感,对于战斗也有着极大的帮助。

    “呜呜呜……”

    寒风越来越大,吹得门窗哐哐作响,修炼中的宁川,眉头轻蹙,在神识之中,他感到周围发生了一丝细小的变化,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指出来!

    “天气变化并不会如此,是有强者过来了?”

    睁开眼眸,宁川警惕的看着四周,可是周围漆黑一片,村子中除了风声,再无其他的声音。

    巡视一番,宁川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不由得摇了摇头,轻声的嘟哝:“难道是因为我修炼的时间太长,出现了幻觉?

    不过,这个说法实在是无力,连宁川自己都不相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