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同一张床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啊!”

    三天后的小村庄,一声惨叫声打破了村庄的宁静,沉睡中的宁川,同样被这一声尖叫声吓醒!

    朦朦胧胧睁开眼眸,看到眼前的拓跋月儿一脸惊恐的模样,又再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啊!”

    又是一声尖叫声响起,宁川从床上立刻弹跳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捂好身上的衣服,宁川眼中尽是委屈,他虽然二十有几了,但是还保持着纯阳之身,连风雪衣和上官怀梦都没有一起同床,如今……

    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被宁川这么一问,依然在尖叫着的拓跋月儿也清醒了过来,一把捏住了宁川的耳朵,冷冷的说道:“这句话应该我说才是!我虽然钟情与你,但是我却没有答应把身子给你,如今你我同床共枕,你要对我负责!”

    “姐姐!姐姐!我什么都没有对你做过啊,又要我负责?”

    上一次对拓跋月儿负责,是在婚礼之后,这一次两人又在同一张床上,宁川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拓跋月儿闻言,嘴巴嘟了起来,眼中噙着泪光,放开捏着宁川耳朵的手,竟然抱着膝盖呜呜的哭了起来:“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拿了我的身子不说,还不愿意负责任,我拓跋月儿虽然丑,但是也是一个清白的黄花大闺女……”

    宁川最害怕的事情,莫过于女人的眼泪,但是他却不能因为拓跋月儿的眼泪,而随随便便把这个事情给认下来。

    勉强是没有幸福的,宁川对拓跋月儿没有感觉,自然不想和她纠缠。

    “对了!银针!银针!”

    被拓跋月儿的哭声搞得心烦意乱,宁川突然想起了银针这个关键人物,现在也只有他能够将事情说清楚了!

    想到这里,宁川连忙环视了一下周围,可惜,周围空空如也,根本没有银针的影子。

    “完了!那家伙不会是将我们两人丢在这里,然后我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吧?”

    宁川的面色已经耷拉了下来,现在他虽然不讨厌拓跋月儿,但是对她却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意,如果真的让他和拓跋月儿生活一辈子,那他宁川选择死亡。

    “我不管,我拓跋月儿这一辈子就是你的人,你别想要抵赖!”

    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拓跋月儿抬起头来,楚楚可怜的看着宁川,那模样就仿佛是宁川真的做错了一样。

    “你听我说,你晕了之后,我来到这里,也晕了过去……”

    宁川试图将事情解释给拓跋月儿听,可是拓跋月儿听在耳中,却是宁川在推卸责任,“哇”的一声再次哭了起来,而且哭声比之前的更加强烈,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

    宁川一脸无语的看着她,实在无法忍受她的哭声,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到外面去散散心,不成想拓跋月儿一下子便将他拉住,任由宁川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

    “你别想走,今天这事情,你不说清楚,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离去的!”

    这是拓跋月儿的原话,宁川一脸的黑线,心中就像吃了一个死老鼠一样难受,而且还是不准吐出来的哪一种。

    “男女授受不亲,月儿小姐,你先放手……”

    “你还有脸说这话,你我都睡在同一张床上了!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也不要矜持了!”

    拓跋月儿上拉扯着宁川,让宁川不得不留下来,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只希望银针可以尽快赶回来,把事情说清楚。

    可惜,理想远远没有现实那么美丽,这个时候才是早晨,一直等到中午,都不见银针的踪影。

    而拓跋月儿,则是贯彻了不说清楚不放手的理念,一直拉着宁川,让宁川没有办法动弹。

    “月儿小姐,我真的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事情……”

    这句话宁川已经说了无数次,只是拓跋月儿根本不相信,总之就是一句话,她是不会放开宁川,让宁川离去的!

    ……

    “吱呀!”

    终于,开门声在天色快要暗下来的时候响了起来,这声音对于宁川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银针推开门,看着两人在床上的模样,愣了一下以后,立刻便回过神来,连连道歉:“那个,我没有打扰你们吧?要不我等一下再进来?”

    说完,银针便向后退了好几步,宁川见状,连忙大叫:“哥!哥!别走!”

    他等了一天,为的就是等银针回来,如果银针出去了,不知道多久才能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

    这个时候,拓跋月儿也逐渐松开了抓住宁川的手,看着银针,沉声的问道:“你说,是不是宁川对我做了什么事情!”

    “啊?”

    一脸懵逼的银针,看了看两人,没有反应过来,而宁川也赶紧说道:“对,你赶紧说清楚,我跟她什么都没有,来到这里我也晕了过去!”

    至此,银针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想了想,看着拓跋月儿,说道:“那个……月儿小姐,宁川的确是来到这里便晕了过去,把你们扔在同一张床上,是因为我这里小,没有其他地方,你别介意!”

    “那就是说,宁川没对我做过什么咯?”

    拓跋月儿眼中闪烁着几分喜色,连忙问道,而银针也是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虽说宁川算不上英俊潇洒,但是也有几分铁骨铮铮的男人味在里面,银针相信,宁川是不会如此的饥不择食的。

    不过,这只是银针心中的想法,碍于拓跋月儿的身份,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太好了!”

    拓跋月儿脸上的笑容逐渐施展开来,就在宁川暗自松一口气的时候,拓跋月儿的面色再次阴沉了下来。

    “月儿小姐,你干嘛呢?”

    银针见状,不解的问道。

    保住了清白,这对于一个女孩来说,不是应该高兴么,怎么还这幅表情?

    “我们躺在同一张床上,他竟然都不对我做些什么,我就真的那么差劲么?”

    拓跋月儿看了看自己粗壮的身躯,又捏了捏腰间的肉,轻声的呢喃着。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可是宁川竟然不碰她,这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噗!”

    无论是宁川还是银针,在听到拓跋月儿的话以后,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两人相识一眼,银针从宁川的眼眸中,分明看到了绝望。

    “月儿小姐,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到外面给你们整吃的,好帮助你们恢复伤势!”

    女人心,海底针,而且这种儿女私情,银针也不好瞎掺和,随便扯了一个理由,便转身离去。

    “哥,你别走啊!哥!”

    看着逐渐离去的银针,宁川在心里大声的哀嚎着,当门被银针关上的时候,宁川心如死灰,比面对大漠鹰王的时候,还要绝望。

    现在拓跋月儿这副模样,如果逼他做点什么事情,那不是更让人绝望吗?

    “那个,我看看他需不需要帮忙……”

    宁川缓缓站起来,动作都不敢大,他怕惊动了拓跋月儿,那样他就没有办法离去了。

    所幸,拓跋月儿没有阻止宁川,而宁川也顺利的离开了房屋,来到了外面。

    “嘶!”

    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宁川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混乱的脑子也清醒了几分。

    天色还没有彻底暗下来,银针则是在大院中架起了架子,将一旁的妖兽肉放上去。

    “这些是你特意出去打回来的?”

    看到这些妖兽肉,宁川也明白了为什么一整天都没有见过银针,而且他回来的时候,还有几分狼狈。

    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甚至算上是敌人,银针却在强敌之下救了他,还悉心照顾,实在是让宁川有些感动。

    “嗯,这些妖兽肉的肉身都十分强横,服下去对于你们两人的伤势有不少的帮助!”

    生起火,银针淡淡的说道,缓了一下,意识到有几分不妥,又继续说道:“也算不上是特意吧,我这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除了就对美食有几分需求了!”

    “嗖!”

    手一抖,宁川将他珍藏的孜然粉拿了出来,笑着说道:“这些是我特制的孜然粉,放上去,味道会更好哦!”

    银针伸手,将孜然粉拿在手中,没有再说什么,这也算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一种感谢了。

    夜色逐渐降临,在两人面前,升起一团火焰,照耀着两人,而周围的空气之中,飘荡着阵阵肉香。

    “咕咕咕……”

    修者并不会肚子饿,但是如此美味再眼前,散发着阵阵香味,只要是凡人就忍受不住,无论是宁川还是银针,肚子都咕咕的叫了起来。

    “好香!”

    不单单他们,在房间里面的拓跋月儿闻到香味以后,内心都动摇了几分,暂时将内心的“悲愤”压制了下去。

    走下床,推开门,拓跋月儿看见眼前被烧的金黄的妖兽烤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这肉,能吃了么?”

    拓跋月儿眼中闪闪发光,言语中充满着渴望,她这模样,就像是一个几天没有吃饭的人一样,饥饿无比。

    “美食的魅力,还真是大啊!”

    宁川在心中暗自感叹,不过拓跋月儿能够暂时将他们的事情忘记,对于宁川来说,倒也是一件好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