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虚空狂逃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他的目的是营救宁川,所以他并不需要和大漠鹰王战个你死我活,现在,面对几乎失去理智的大漠鹰王,他只需要找准机会,救下宁川,那么他便是成功了。

    至于其他,以后再说。

    “轰隆隆!”

    因为对银针的重视,大漠鹰王散发出来的气势,比上此前面对宁川两人的时候,还要更加强大几分。

    这气势,说明他是真的生气了!

    “灵剑灭天!”

    一剑接着一剑,七七四十九剑汇聚成一剑,凝聚于半空,化作一道又长又尖的剑芒,整片天地都笼罩着其凌厉的剑意,即便是一些看戏的修者,见识到如此强横霸道的剑意,也不由得在心底发颤。

    强者不常见,特别是将剑道修炼到如此境界的强者,更是不少见。

    “嗡!”

    灵剑在半空凝聚完成,轻颤了一下,方圆百米之内的空间,纷纷破碎,那虚空的力量,甚至都没有办法掩盖剑意的灵力。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啊!”

    宁川在心中叫着,也真真正正感受到了大漠鹰王的强大。

    想到刚才战斗的时候,他还以为两人联手可以和他一战,现在看来,那不过是他一个人的想法而已。

    手中银剑散发着寒芒,大漠鹰王手一抖,半空中那凌天剑意,仿佛要破灭这天地一样,向着银针斩了下来。

    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此凌厉的气势,根本就不像是剑意,反而有点像大刀,但是不管是何物,这力量也足够强大,一些实力弱小的修者,很有自知之明,怕被波及在其中,远远的退了出去。

    “小心!”

    银针表现出来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宁川还是为他的性命而担忧,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叫了出来。

    灵剑断开虚空,宛如一条银帘一般,将天地分开,很快便来到了银针的身边,银针淡定的看着,无悲无喜,仿佛这些攻击,根本就不是因他而来。

    这种泰山崩于前的态度,让宁川为之汗颜,如果不是此前见识过银针的速度,他一定以为银针在送死。

    “轰隆隆!”

    灵剑来袭,卷起阵阵轰鸣声,下一刻,灵剑那强横的剑意便将银针包裹在其中,当银针在消失前那一秒,宁川在他的眼角中,看到了几分皎洁!

    爆炸声在虚空中传来,抬头望去,那里已经是一片混沌,一道道杂乱的力量从其中释放出来,仿佛要毁灭了天地一样。

    可是,半空中的力量有多强大,和银针没有一点关系,即便虚空被漫天的剑意所毁灭,他也依然能够在虚空中自由的行走着

    高空在炸裂,下一刻,他却已经来到了宁川的眼前,一把抱起了宁川,再次消失!

    “不好!”

    意识到不妙的大漠鹰王,想要收起漫天的剑意,可以哪里又有这么轻易?

    “嗖!”

    搀扶着宁川,银针落在拓跋月儿的身边,一边架着一人,回头看了大漠鹰王一眼。

    “月儿小姐,你是真的应该减肥了!”

    银针说完,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原地,遁入虚空中,夺路狂奔。

    如果是平常时候,拓跋月儿听到银针如此跟她说话,定然会大闹一番,只是现在,她脱离了危险,浑身一阵舒畅,体内的伤势也开始蔓延,脑袋中传来阵阵强大的痛楚,再也坚持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以后,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拓跋月儿所受到的伤害,比上宁川受到的伤害还要严重,所幸,她的底子十分的好,只是昏迷了过去,性命没有受到什么危害。

    “为什么要回来救我!”

    对于银针,宁川并不是十分相信,毕竟银针不久前还想要杀他,现在回来救他,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欠你一个人情,还回给你而已!”

    银针轻轻说了一句便没有继续说话,带着两人在虚空中继续奔跑着。

    “想走,不可能!”

    反观外面,大漠鹰王知道了银针的目的以后,以最快的速度将漫天的剑意收了回来。

    大喝以后,他并没有停手,而是连连打出印决,笼罩方圆数百里,禁锢着空间,他要用这种方式,留住银针三人。

    这一次他的任务便是斩杀宁川,如果宁川逃走了,他没有办法交代,回去是要受到责罚的。

    只可惜,事与愿违,在虚空中的银针,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来去如风。

    换做是其他的修者,自然无法从虚空中离去,但是银针有银针的法门,没有一点本事,他又怎么敢这么大胆来救宁川?

    任由大漠鹰王在外面搞风搞雨,半个时辰以后,银针已经带着宁川,从虚空中走了出来,落在一处小村庄之内。

    “哇!”

    刚从虚空中出来,宁川便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浑身都开始阵阵剧痛。

    压制伤势虽然可以暂时缓解一段时间,但是也有时间限制的,现在眼看着安全了,宁川的伤势也爆发了出来。

    “帮我……照顾好……拓跋月儿!”

    头脑传来阵阵眩晕,宁川说完以后,再也没有办法保持清醒,同样晕了过去。

    “我去!我救了你还要照顾你们两个?”

    银针看着一左一右晕过去的两人,扯掉脸上的黑纱,一脸的无奈,嘟哝了一声以后,还是将宁川和拓跋月儿带入了一间简陋的小房子里面。

    “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安顿好两人以后,银针又检查了一番两人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伤及本源,只是伤势太重,晕阙了过去而已。

    暗送一口气,银针首先将宁川从床上扶起来,盘坐着,而他则是盘坐在宁川的身后,双手搭在他的后背之上,丝丝温热的元力,通过他的双手,传入宁川的身体之内。

    对于银针的元力,宁川的身体奇怪的没有排斥,很顺利的,银针的元力便在宁川的身体内游走,将那些积压着的淤血,慢慢排出来。

    这个过程十分的漫长,银针也十分有耐性,一步步帮助宁川疗伤,很快,两人的身上便出现了阵阵的蒸汽。

    这些都是汗水,随着疗伤的进行,两人的体温也随之升高,汗水再被挥发,才有了如此一副奇景。

    大约过了好几个时辰,银针的元力在宁川体内游走了数十个周天,感觉到差不多了,猛地一掌打在宁川的后背之上。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如今可以说是牵一而发动全身,宁川体内的淤血流转,一张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呃啊!”

    昏迷中的宁川,无意识的叫唤了一声,然后又沉寂下去。

    银针的做法显然是有效的,宁川此前紧蹙的眉头,也在逐渐的舒展开来,他体内那种痛苦,正在慢慢的减少,凭借着肉身强大的恢复能力,相信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便能恢复如初。

    “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如此强大的肉身,世间少有啊!”

    赞叹了一声宁川以后,银针又转过头来,看着同样躺在床上的拓跋月儿,低声自语:“对不住了,拓跋小姐!”

    几乎用同样的方法,银针帮助拓跋月儿将伤势清理了一番以后,银针才收工。

    满意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人,银针已经心神疲惫,坐在一旁的桌子,不知不觉便沉睡了过去。

    而在另一边的石山之下,大漠鹰王并没有杀掉两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石城。

    当他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跪倒在一片冰天雪地之内,在他周围,并没有人,但是大漠鹰王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神情肃穆。

    “属下无能,将两人放走了,属下定尽最大的努力,将他们找出来!”

    大漠鹰王的声音回荡在雪地之中,久久不绝,说完以后,大漠鹰王不敢多说什么,深深的低下头,仿佛要将头颅埋进雪地中一样。

    “哼,你也知道自己无能?”

    一道威严得让人无法抗拒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和此前在石城上方炸响的那个声音一般无二。

    一向高傲的大漠鹰王,在面对这个声音的时候,没有一点的脾气,诚惶诚恐,连忙开口说领导:“还请主人给我一个机会,这一次他有贵人相助,下一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啪!”

    大漠鹰王的声音刚落下来,雪地中便出现了一击冲击力,直接拍打在大漠鹰王的身上。

    这一记力量,竟然将大漠鹰王打伤,鲜血如同一朵玫瑰花一样,在雪地中绽放开来,但是大漠鹰王却不敢有所怠慢,连忙爬起来,继续跪着。

    “再有下一次,你就自我了断吧!”

    那声音丢下一句以后,便不再言语,冰天雪地中恢复了平静,只有寒风吹过的冷冽和雪花飘落的悲凉。

    如果有其他人在场,看到大漠鹰王这副模样,定然会十分惊讶,先不说大漠鹰王实力强大,连拓跋家族都不放在眼内,最为重要的,是大漠鹰王十分高傲,根本没有人见过他现在的模样。

    “宁川,我定要杀你!”

    大漠鹰王在心中暗自思索着,对于宁川的恨意再次更上了一层楼,只是现在,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大约过了一刻钟,那声音没有再响起,大漠鹰王这才趔趔趄趄的从雪地中爬起来,逐渐消失在冰天雪地之中,他身上的大袍被吹得猎猎作响,远远望去,竟然有几分悲凉的意味在里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