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杀了他们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因为拥有着天地之息,宁川对于危险,十分敏感。

    正如他说感受到的,当大漠鹰王的爪子落在那光罩之上,那一个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印决,轰然破碎,那结实的光罩,硬生生被大漠鹰王浑厚的元力所摧毁。

    “啊!”

    眼看着神佑光罩快速的破败,拓跋月儿忍受着阵阵反噬,同时还有宁川元力的膨胀,不甘的大声叫着,做着最后的抵抗。

    她想要保护宁川,宁川是她最在乎的人,她不愿意就这样让宁川落入大漠鹰王的手中。

    可是,这一切不过是拓跋月儿美好的想象而已,神佑光罩无法抵抗大漠鹰王的攻击,一双鹰爪带着强横无比的剑意,彻底撕裂神佑光罩!

    “轰!”

    爆炸声中,拓跋月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宁川同样受到反噬,所受到的伤害,虽然不及拓跋月儿,但是也不轻松。

    神佑光罩破碎,强大的冲击力将两人再次冲击下去,可是这一次,他们没有掉落下去,而是被一股吸力强行吸住在半空中,任由那爆炸的力量摧残两人。

    混乱了元力肆虐了许久,两人身上都被这些力量刮得满是伤痕,那爆炸刚平息下来,一双手便捏住了两人的脖子。

    “两个小娃娃,呵呵……”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眸,当然了,还有大漠鹰王丑陋到了极点的笑容。

    他的一双手,还附带着金色光芒,捏住两人的脖子,就像是被刀子架在脖子上一样。

    当然,现在的大漠鹰王,的确可以轻而易举的决定宁川和拓跋月儿的生死,只需要他两手一用力,那么两人的脖子便会被扭断!

    “大漠鹰王,赶紧放了我,不然的话,我们家族定然会清算你的。”

    被捏着脖子的拓跋月儿,依然保持着高傲,淡定无比的看着大漠鹰王,沉声警告着。

    可是,大漠鹰王非但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还十分不屑的看了拓跋月儿一眼,手上的力量也加重了几分。

    “你以为我会怕了你们家族么?我现在杀了你,再藏个百八十年,你老爹都奈何不了我!”

    拓跋月儿闻言,同样冷笑,非但不惧,还主动挑衅了一句:“说得这么厉害,有本事你便杀了我!”

    虽说拓跋月儿是女儿身,但是有些时候,她却比男儿还要男儿,别的不说,就说眼前落入敌人之手,却依然无惧。

    随着慢慢接触,宁川对拓跋月儿的印象也在慢慢的改观,虽不能喜欢上她,但是最起码,宁川不再讨厌她,这个傲娇的小公主,身上还是有不少优点的。

    “咔咔咔……”

    大漠鹰王不再言语,只是手上的力量加重了几分,拓跋月儿苍白的面色,也因为血液的不流畅,而变得涨红了起来。

    看这情况,大漠鹰王似乎真的不惧拓跋家族,把他逼急了,真的有可能把拓跋月儿给杀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宁川在这个时候开口:“鹰王,不要难为一个女子,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女子?她也配?哈哈哈……”

    大漠鹰王看了一样拓跋月儿,扬天长笑,仿佛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

    这话落在拓跋月儿的心头之上,心如刀割,也顾不上反驳,深深的低下了头颅,一时之间,竟然忘记她们现在的处境。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拓跋月儿长相虽算不上好看,甚至是难看,但是这也并非她的本意,再说了,被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如此说,恐怕没有谁不觉得羞愧吧?

    笑声突然停住,大漠鹰王将目光落在宁川的身上,冷笑着:“不过,你这一句有什么是冲你来倒是真的,只要我杀了你,我就不需要伤害到拓跋家族的小公主了!”

    “鹰王,你敢!”

    别人怎么说自己的容貌,拓跋月儿都无所谓,反正长这么大,她的长相一直都被人说,也早就习惯了。

    但是,大漠鹰王要杀宁川,这是拓跋月儿绝对不允许的事情,她今天做了这么多事情,为的就是保护宁川,如果失败了,那还有什么意义?

    “我怎么不敢?”

    没再看拓跋月儿一眼,只是大漠鹰王捏着宁川脖子的手却更加用力,很快宁川便感受到了窒息感,不仅如此,宁川还感觉到脖子随时都会断裂一般,危险的气息遍布全身,死亡也仿佛越来越近。

    这大漠鹰王,即便放在北域中,也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能够请动他的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连拓跋家族都不害怕,可想而知,他背后的人有多大的势力。

    “我用性命,只要你敢杀宁川,我拓跋家族,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还有指示你的人,找出来逐个抹杀!”

    拓跋月儿大声的叫着,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更是下了一个极大的保证。

    果然,大漠鹰王听了以后,手上的力量也松了几分,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拓跋月儿以后,面色阴沉的看着她,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拓跋家族屹立不倒无数年月,其家底十分浑厚,拓跋月儿说到了如此地步,他自然需要思量三番。

    而对于宁川来说,这种恩情,他实在是难以接受,要知道,他现在还是拓跋家族追杀的人,现在一转眼,拓跋家族竟然要帮助他……

    “自然是真的,我拓跋月儿在家族中的地位,远超你们想象,我劝你还是放手,今天的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了!”

    看到有效,拓跋月儿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我作为北域第一天才,家族中的长老,对我都疼爱有加,我想,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吧?”

    听到这里,大漠鹰王松开了拓跋月儿,看了一眼宁川,低头思索了一下以后,也放开了手。

    “咳咳咳……”

    松开以后,宁川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同时开始慢慢运转体内的力量,恢复着所受的伤势。

    转过头,他看到拓跋月儿的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我拓跋月儿欠你一个人情,他日有事便来找我,我定然竭尽所能!”

    拓跋月儿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十分讲究礼貌,说完以后,便拉着宁川,想要向山底而去。

    她骗得了别人,但是骗不了宁川,在她的言语中,宁川也感受到了拓跋月儿的几分慌张——她,显然就是在扮猪吃老虎!

    很快,两人便落在了山脚之下,这里聚集着无数修者,除了一些人是拓跋家族请来,想要杀宁川的,还有一些是石城中的闲散修者,他们听到石山的动静,自然就过来凑一份热闹了。

    “这月儿小姐,对宁川还真是情深意切啊!”

    “嗯,只是可惜了……”

    “这两人都是天才,如果月儿小姐能貌美几分,说不定还是一段佳话!”

    ……

    无数的声音从周围传来,宁川听在耳中,十分的不自在,仿佛真的是他辜负了拓跋月儿一样。

    “月儿姑娘……”

    宁川觉得,他还是应该像拓跋月儿道歉,但是他刚说话,拓跋月儿便打断了他:“别说话,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

    刚才她说的底气十足,但是也不过是靠着家族的威名恐吓一下而已,趁着现在大漠鹰王还没有醒悟过来,她自然需要快速逃离这里,不然的话,可就没有机会了。

    宁川闻言,自然十分识相,乖乖的闭上了嘴巴,跟在拓跋月儿的后方。

    事实上,无论是宁川,还是拓跋月儿,此时都已经受到了强大的创伤,如今不过是在强行压制而已。

    人在危险的情况之下,往往能够发挥出极大的潜力,两人便是处于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没有大漠鹰王的存在,恐怕他们早已经倒下了。

    “杀了他们,被放他们走!”

    刚落在山脚之下,一道声音贯穿虚空,如同九雷齐响一般,炸响于天地之间。

    这声音,带着极为强大的压制力,宁川二人闻言,“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再也无法压制体内的伤势,轰然跌落在地上。

    不单单是宁川两人,其余一些实力弱小的散修,被这声音影响到,也是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脸上满是痛苦。

    “果然,这大漠鹰王背后的人不简单!”

    这声音宁川并没有听过,但是能从声音中便可以对他们造成伤害,这种层次,即便是大漠鹰王也无法做到。

    此时,无论是宁川还是拓跋月儿,在面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而还在山顶中的大漠鹰王,却仿佛得到了命令一样,而且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张开双手,再次化作苍鹰,几个呼吸便落在了宁川二人的眼前。

    “踏踏!”

    伸出脚,大漠鹰王直接将宁川踩在了脚底之下,伤势爆发的宁川,此时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量,只能任由他这样踩着,抬起头来,怒视着大漠鹰王。

    “不好意思,看来不能放你们走!”

    原本大漠鹰王这一次来,是想要杀了宁川的,但是现在,那声音的意思,是想将拓跋月儿都杀了!

    此前,他顾忌拓跋家族,现在那声音开口了,那就证明有人为他撑腰,拓跋家族即便要算账,也不会算在他头上,所以他自然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