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有话留清明再说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拓跋月儿仿佛知道宁川会从后面发动攻击一样,十分配合,不断出拳,一片片的拳影不断自她双手中喷薄出来,就像是涌泉一般,硬生生拖住了大漠鹰王,让他无暇顾及后方!

    而随着拳头越来越近,眼看着便要落在大漠鹰王头颅之上,宁川的嘴角也慢慢的扬了起来。

    对于自己的力量,宁川有着极大的自信,这一拳,用了他十成力量,如果打中,大漠鹰王只怕会直接被斩杀,头颅开花,直接被轰成一具无头尸体。

    十寸……五寸……三寸!

    如此短的距离,本来就是转瞬即至,但是现在宁川却觉得十分漫长,只剩下三寸距离的时候,宁川甚至感受到了大漠鹰王的体温,他的心也提了起来。

    “九转金钟!”

    眼看着拳头便要落在了大漠鹰王的头上,这个时候,大漠鹰王突然大喝了一声,声音炸响于半空,也不回头,突然收起了长剑,双手合十,宛如老僧入定一般!

    “嗡!”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一股金光同样从他的身体中冲了出来,笼罩全身。

    和宁川身上的金光不同,大漠鹰王身上的光芒,带着一股浑厚的感觉,让宁川觉得,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堵墙,而且是用铂金建造而成,无比坚硬的墙!

    这金光,成型的特别快,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化作了一个笨重的金色大钟,将大漠鹰王保护在中央。

    而由此至终,大漠鹰王的神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随着金钟的成型,他也便的越发淡定。

    预感到不妙,宁川想要收手,可是却已经迟了,拳头轰然落下,锁魂链和九转金钟碰撞在一起,金钟纹丝未动,但是宁川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向着他的四肢百骸涌了过来!

    金钟之上,带着强大的反震之力,周围的空间都被震荡的片片破碎,而其中最为凄惨的,自然就是宁川了,他张口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

    不仅如此,他的拳头更是出现了一种极不符合常规的扭曲,显然,在这一次冲击之中,宁川的手臂直接被震得骨折了。

    “啊!”

    骨骼撕裂的疼痛让倒飞出去的宁川,忍不住大声的惨叫起来,鲜血染红了他的白牙,惨叫声回荡开来,久久未停。

    “宁川!”

    拓跋月儿见状,怒火再次攀升了起来,但是也不敢停留,一个闪身,将倒飞出去的宁川接住。

    同时,一缕纯净的元力输入宁川的身体之内,帮助宁川从那强大的反震之力脱离出来。

    脑子中传来阵阵清凉,随着元力的输入,一股暖意也逐渐从丹田中回了过来,宁川睁开眼眸,看到拓跋月儿担忧的眼神,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轻声的说道:“我没事的,这些伤害还杀不了我!”

    这九转金钟,看似是防御武学,可是,宁川没有想到,这九转金钟竟然将他的力量,全数反弹!

    这也就算了,经过九转金钟以后的力量,不单单是返还这么简单,而且还加强了两倍。

    正是因为这样,宁川才始料不及,遭受重创,不得不说,这个大漠鹰王,的确有着他自傲的本领!

    “你的手……”

    拓跋月儿看着宁川骨折的手,不由得一阵心疼,宁川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并且从拓跋月儿的怀中脱离了出来。

    他已经决定和拓跋月儿说清楚,那么两者之间,就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宁川还是明白的。

    “哦?竟然只是断了一只手而已?”

    九转金钟缓缓散去,大漠鹰王睁开眼眸,看着宁川重伤的手臂,略微有些惊讶的说了一句。

    这九转金钟的厉害,他自然是知道的,一个入虚境后期的小修者,能够扛住这种程度的力量,的确是难得。

    苍白的脸上挂着几分笑意,宁川摇了摇头,然后手一张,一枚翠绿色的丹药被他捏在了手中。

    “大漠鹰王,果然有几分厉害之处,不过刚才只是我的大意,接下来,可没有这么轻易了!”

    说完,宁川便服下了手中的丹药,那丹药化作一缕暖流,缓缓流入了手臂之上,快速修复着手臂上的伤口。

    活死人自然是不可能,但是生白骨,丹药还是能够做到的,特别是宁川炼制的这一枚龙腾丹,在炼制的时候,还加入了绿色汁液,恢复效果自然是更加之好!

    很快,随着药力的进入,宁川的手臂也在快速的恢复着,低下头看了看,感觉差不多了,宁川手一掰,“咔嚓”的一声,那错位骨折的手臂便恢复如初。

    “呃啊……”

    宁川咬着牙闷哼了一声,很快,手上的疼痛逐渐退去,除了有几分麻痹之外,感觉不到任何受伤的姿态。

    可是,对于眼前的这一幕,大漠鹰王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相反,他表现得十分淡定,仿若早有预料一般,这样的情况,让宁川轻轻皱起了眉头。

    别的不说,单单是丹药的出现,已经足够让人疯狂,即便拓跋月儿是拓跋家族的人,在见识到丹药的厉害之后,都目瞪口呆。

    这大漠鹰王,一介散修,身上的财物多数是掠夺而来,见到丹药,竟然如此的不屑?

    “不对劲!这家伙,绝对不会是一介散修那么简单,在他身后,定然有谁在支撑着他!”

    宁川在心中暗自沉思着,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大漠鹰王,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我倒要看看,你身上还有多少丹药可以浪费!”

    大魔鹰王缓缓舞动着手中的长剑,风轻云淡,对于宁川两人,丝毫不在意。

    从这场战斗开始到现在,大漠鹰王便表现出强有力的压制性,这两人即便是天纵之姿,在他的面前,也是黯然失色。

    如果说两人如同夜空中璀璨的星光一般明亮,那么此时的大漠鹰王,就像是悬挂在你天上的太阳,彻底将两人的光芒给掩盖住了。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丹药我自然是有的,怕就怕在如果我将你打趴了,你没有丹药恢复呢?”

    宁川说完,也不再多废话半句,冷哼一声以后,主动出击。

    所谓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经过刚才的战斗,宁川对于大漠鹰王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这一次,宁川直接便将破天诀和大寂灭决都运转了起来,于是乎,在他的拳头之上,除了灿烂的破天诀,还有带着死寂的灰色元力。

    这两种力量,无论是哪一种,都带着强横无比的力量,糅合在一起以后,宁川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息。

    身穿金色战甲,宛如战神,但是那一缕死寂,却又让拓跋月儿觉得他是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

    战斗再次拉开帷幕,大漠鹰王手中的银剑连连飞舞,萦绕在他的周围,同样散发着凌厉的气息,抵挡着宁川的铁拳,并且不断的进攻,企图将宁川斩于剑下。

    杀意弥漫在剑意之间,宁川十分清楚现在他有多么危险,所以他更加不敢有所懈怠,罗烟步配合着天地之息,将周围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不断的闪避着大漠鹰王的杀招。

    这种做法,看似平淡无奇,但是时间长了,却让大漠鹰王感到十分的难受,他明明有着碾压宁川的实力,可是却没有办法碰到宁川,空有一身力量,而无处释放。

    “该死,这小子似乎知道我的攻击方向一样,每一次都可以轻松的避开,他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认真起来的宁川,并不是任人揉捏的蝼蚁,久攻不下的大漠鹰王有几分着急了,在心底暗自思量着,眼中带着几分不解。

    双方停止交战,宁川经过这一次的交手以后,自信了不少,退出去和拓跋月儿站在一起,脸上带着几分笑容。

    “刚才……你怎么好像有点不一样?”

    拓跋月儿不解的看着宁川,细声的询问,毕竟他们从一开始就被大漠鹰王压着来打,如今宁川一人却能和他打个难分难舍,这种转变如此之快,换做是谁也无法接受得了。

    “没什么,不过是我认真了而已!”

    宁川摇了摇头,轻声的回答,转过头去,看着拓跋月儿又说道:“你身上的伤没事吧?需要丹药么?”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拓跋月儿眼中带着几分惊喜,希冀的看着宁川,一脸兴奋的说道。

    想到此前拓跋月儿为他所做的一切,宁川也不忍心再次伤害拓跋月儿,于是便轻轻的点了点头——两人虽然没有夫妻之命,但是至起码还是朋友。

    宁川虽然没有言语,也没有拿出丹药来,但是他的点头却像是仙丹一样,让拓跋月儿精神大振,连连摇头,说没有事。

    自从宁川大闹拓跋家族以后,他就没有和拓跋月儿好好的说过话,如今能得到宁川的轻声关心,这对于拓跋月儿来说,绝对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

    “有什么话,留着清明再说吧,今天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我倒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大漠鹰王打断了两人,眼神中的杀意更加浓郁,这两人在大战的时候,还你侬我侬,这分明是对他的不尊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