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大漠鹰王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大漠鹰王!?”

    见到此人,宁川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在他身边的拓跋月儿却是惊叫了一声!

    宁川来到北域中的时间还短,对于北域中的强者不了解,更别说是眼前满脸麻子的老者了。

    但是拓跋月儿不同,她是拓跋家族的人,平常时候接触各路高手很多,对于这个大漠鹰王,她也有所了解。

    这大漠鹰王,无名无姓,只有这么一个称呼,之所以被称为鹰王,是因为他的一身功夫,如同猎鹰一样,被他看上的猎物,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癖好,他虽用剑,但是在对手死的时候,还会被他抓得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如同鹰爪!

    久而久之,大漠鹰王的名号也就传了开来,只是这大漠鹰王,退隐江湖已经许多年了,想不到现在为了宁川,竟然再次出山。

    “哦?竟然还要人记得老夫?”

    大漠鹰王眉头一挑,咧嘴露出丑陋的笑容,看着拓跋月儿,淡淡的说了一句。

    “前辈,小女子乃是拓跋家族拓跋苍奇的女儿,名为拓跋月儿,可不可以看在家父的面子上,把我朋友给放了?”

    拓跋月儿双手抱拳,客气的说道。

    她能帮忙出手求情,这倒是有点出乎宁川的预料,只可惜,大漠鹰王并不是这么轻易摆平的!

    冷哼一声,大漠鹰王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是我和宁川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小娃娃,还是不要参和的好!”

    他的声音虽然有几分不满,可是也不敢不敬,毕竟拓跋家族在这一片大地之上,地位还是十分之高的!

    不过,宁川也从大漠鹰王的言语中,听出了几分端倪,这大魔鹰王,不卖拓跋月儿的面子,那就说明,他并不是受拓跋家族所托,如此一来,他和这大漠鹰王并无仇怨,如此这般,又为何?

    “前辈,晚辈和你素不相识,如今你想要晚辈作甚?”

    这时候,宁川也开口了,他的语气中,并没有什么情绪,最起码,他现在需要搞清楚大漠鹰王的目的。

    “自废双手,我便放了你朋友!”

    不屑的看了一眼宁川以后,大漠鹰王又再多说一句:“如果不说,那我便让你魂飞魄散,你朋友也会被困死在虚空!”

    宁川闻言,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这大漠鹰王的目的十分明确,显然就是想来取他性命的,最为卑劣的,是要用钱不存的性命来做筹码,逼迫他自动献上性命。

    废掉双手,看上来是放了宁川一条生路,但是宁川也知道,一旦他自废双手,随之而来的,定然就是取他性命,那时候,他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有。

    这样的事情,宁川绝对不会做!

    “你我并无仇怨,不如这样,如何,你先放了我朋友,我为你炼制六品丹药,你我就当交个朋友,如何?出门行走,也不过是求财而已!”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宁川脑子转的很快,知道北域中少有丹药,便立刻将他手中握着的最大利益说了出来。

    殊不知,大漠鹰王却是微微摇了摇头,脸上的冷笑更加强烈,显然,他对于宁川手中的丹药,并没有任何的兴趣,或者说,他并不稀罕!

    北域中的修者,对于丹药,那是只能耳闻,而未见过,可是大漠鹰王如此,却让宁川心生疑惑。

    “你错了,我不是要求财,我只是单纯的想要你性命而已!”

    大漠鹰王的死鱼眼突然闪出一道寒光,直照心底,让宁川心底发寒,一股杀意也随之传了过来!

    不怕要钱的,就怕要命的,更怕实力强大的要命的,这大漠鹰王看来,是真的来解决宁川的。

    “嗡!”

    寒光闪过,手中利剑出鞘,一道剑光照在宁川的眼睛之上,闪得宁川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眸!

    而就是在这一瞬间,大漠鹰王毅然出手,手执利剑,舞出上百道剑花,带着灵虚境强者的剑意,破空而来,利剑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空间湮灭。

    利剑在高空中如同银龙一样,滚滚而来,大漠鹰王就像是龙骑士一般威猛,眨眼之间,他便已经来到了宁川的眼前!

    “小心!”

    宁川还被剑光影响着,无法睁开眼眸,拓跋月儿这个时候大喝一声,一个闪身挡在了宁川身前,一双肉掌连连排出,虎虎生威,带着她强横的元力,震荡着空间!

    “嗷!”

    拓跋月儿的实力,世人皆知,在她前方,瞬间便有着上百道掌印,迎着那剑花和利剑而去!

    “轰!”

    爆炸声响起,强大的冲击力肆虐在天地之间,宁川和拓跋月儿都无法承受得住这种力量,直接便被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山顶之上!

    拓跋月儿双手渗出丝丝鲜血,手上阵阵发麻,显然受到了一些伤害,不过,她也挡住了大漠鹰王的一击,倒也足够自傲了。

    “咻咻咻!”

    相比于宁川两人的狼狈,半空中的大漠鹰王倒是淡定得多,他连连后退几步,收起手中的利剑以后,面色阴鸷的看着下方的两人。

    这个时候,宁川也睁开了眼眸,翻身而起,心头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有拓跋月儿在身旁帮忙,现在他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无论他和拓跋月儿之间有什么,刚才她的的确确是救了他一命。

    将拓跋月儿扶起来,宁川开口说道:“谢谢!”

    这原本是一句平常的道谢,可是拓跋月儿却仿佛受到了什么鼓励一样,激动得连连说道:“只要你喜欢,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造孽啊!”

    宁川在心头大声的叫着,看来对付拓跋月儿这种人,真的不能给她一点希望,不然的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不过,刚被人救了一次,宁川也不好黑口黑面的对拓跋月儿,只得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月儿小姐,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是我心中已经有人了,不能再接受任何人!”

    “我会努力的!”

    可是,拓跋月儿却仿佛没有听到宁川的话一样,眼中带着异样的光芒,满是鲜血的拳头握紧了,仿佛在为自己打气一样。

    “你可以不喜欢别人,但是你不能阻止别人喜欢你!”

    宁川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夏炎炎说的话,看着眼前的拓跋月儿,宁川只得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像拓跋月儿这种天才之辈,修炼天赋固然强大,但是同样,她们的恒心也是极为强大的,因为宁川的三言两语而放弃,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月儿姑娘,这是我和宁川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一脚,不然的话,伤了你可就不好了!”

    大魔鹰王的声音打断了两人,拓跋月儿突然出手,的确让他大吃一惊,刚才如果不是他收回了几成功力,拓跋月儿恐怕已经命丧银剑之下。

    不是他不敢杀拓跋月儿,而是杀了拓跋月儿,麻烦事太大,拓跋家族定然会同疯狗一样追着他来咬,他才不愿意成为那样的人。

    “如果我说,今天这事情我非要管呢?”

    往前站出一步,拓跋月儿的声音平静到了极点,就像是一潭湖水一样,没有扬起任何的波澜。

    见识过大场面的拓跋月儿,见过的高手何其多,大漠鹰王的气场想要镇住她,还远远不够。

    “月儿小姐,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还是退出一边吧!”

    拓跋家族在追杀他,拓跋月儿在帮助他,这样的事情,宁川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他能做的,就是追杀拓跋月儿。

    他已经亏欠拓跋月儿了,所以他不愿意继续欠拓跋月儿的债!

    “如果不是我,你刚才已经被他一剑削去了脑袋,你自己能够解决么?”

    淡淡的看了宁川一眼,拓跋月儿的话语让宁川无法反驳。

    刚才他的确是吃了一个暗亏,他没有想到,这大漠鹰王,竟然连出招的时候都阴了他一把,差点让他直接身死。

    不过,这也让宁川对大漠鹰王有了更大的了解,现在,宁川不会让他有第二次可乘之机,毕竟宁川不允许自己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哼,那我便让你们两人做一对亡命鸳鸯!”

    大漠鹰王看着眼前两人的卿卿我我,也耗尽了耐性,冷哼一声,再次拔出了手中的利剑。

    这一次,大漠鹰王没有偷袭,在他拔剑的时候,嗡鸣声一直回响在上空之中,显然,他的这一柄利剑并不是凡物!

    “大漠鹰王的鹰爪剑,如同鹰爪一样锋利,用千年寒雪铁凝聚而成,以血温养多年,乃是鹰王的杀器,你要小心才好!”

    两人并肩而行,拓跋月儿缓缓介绍着大漠鹰王手中的利剑,言语中还带着几分担心。

    越是清楚大魔鹰王底细的人,就越是紧张,拓跋月儿便是如此。

    而宁川,则显得十分淡然,什么样的对手他也见过了,大漠鹰王的确是强大,但是却不会让宁川感到退缩。

    遇强则强,这是宁川在战斗中学到的,敌人想要蹂躏他,他偏不会让敌人蹂躏,并且还要反击!

    利剑出鞘,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双方之间的气息都极为紧张,大漠鹰王的眼眸也没有了死鱼眼,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锐利的眼睛,锐利到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老者应该有的眼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