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非他不嫁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可惜,也不过是衣冠禽兽而已!”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一口唾沫仿佛现在都还在他的脸上,钱不存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一缕杀气从他的体内升了出来。

    宁川见状,心头一惊,连忙抓住了钱不存的手,一股元力流转于他的体内,将那一丝杀气压了下去。

    “相信我,会有机会的!”

    宁川的声音带着玄息,有着一定凝神的作用,被宁川这么一说,钱不存立刻便恢复了过来。

    “是我鲁莽了!”

    钱不存低下头,深深呼吸了好几口,这才彻底平静下来。

    而楚流楦也十分警惕,那一丝杀意落在他身上以后,立刻便向着他们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只是他看到的不过是一堆客人正在自顾自的选着玉石,并没有什么异样。

    “废话少说,宁川在哪,我要找他!”

    拓跋月儿不愧是被拓跋家族宠大的女儿,即便面对姜天师,也没有丝毫的客气,趾高气扬的模样,让姜天师的眉头皱了下来。

    “这……”

    姜天师看了一眼周围,好心的提醒:“月儿小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移步到内堂说,怎么样?”

    “这里怎么就不能说话了?我找自己的丈夫,难道还不许人知道么?”

    拓跋月儿口无遮拦,他的声音让整个店铺的人都清晰的听到,特别是宁川,恶心得差点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这女人,是疯了吧!我都那样子对她了,她竟然还要嫁给我?”

    转过头来,宁川看着那庞大的身躯,生无可恋,在他旁边的钱不存,更是被这话逗得忍俊不禁,他特别想要笑出声来,只是在宁川凌厉的眼神监视之下,无法笑出口。

    当然了,他也怕笑出声让姜天师和拓跋月儿发现。

    “哇!”

    他们两个没有什么表现,可是这并不代表这里的其他顾客没有表示,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纷纷张大了嘴巴,发出了长长的惊叹之声。

    宁川大闹拓跋家族,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拓跋家族更是因为这件事,发出了封杀令,可是在这个时候,拓跋苍奇的女儿却跑了出来,说宁川是他的丈夫。

    这样,那就是怎样?

    “我和宁川穿过婚纱,牵过手,更举行过婚宴,我拓跋月儿这一辈子,非他不嫁!”

    面对周围人的哗然,拓跋月儿并没有退缩,她转过身去,面对着店铺中的修者,大声的说道。

    “呕……”

    宁川听了以后,肚子一阵作呕,他现在十分难受,这拓跋月儿,绝对是疯了!

    当初他大闹婚宴的时候,拓跋月儿还发了疯一样要杀了他,现在却要来跟他说非他不嫁,这情况转变得实在是太过突然了。

    说真的,宁川宁川拓跋月儿一直来追杀他,也不要像这样,跟天下人说非他不嫁……他宁川受不起拓跋月儿啊!

    “哇!”

    此言一出,又是引起了无数的惊叹,声音传开来,很快便引来了更多人的围观,不多时,北玉店铺又再次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月儿小姐,前段时间他的确是来过我们店铺,只是又走了而已,至于他去了哪里,这些自然不是我能够掌控的!”

    眼看着事情越来越大,姜天师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迫于无奈,他只能开口解释。

    他只想赶紧吧拓跋月儿送走,只有这样,他们店铺才能做生意,不然的话,耽搁一天又是好几千万,这样的损失,谁能够承受得了啊。

    “别蒙我了,你的好徒儿去我家族中干了什么事情,我一清二楚!”

    拓跋月儿叉着腰,如同泼妇骂街一样,刁蛮的说道:“我劝你还是告诉我的好,不然的话,拳脚无眼,伤了你这里的源石可就不好了!”

    “别别别!月儿小姐,有话慢慢说,别激动!”

    姜天师一下便认怂了,不是他怕这拓跋月儿,而是怕拓跋苍奇,毕竟无论拓跋月儿犯了多大的过错,拓跋苍奇都会出面,那时候,他也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他在哪里?”

    拓跋月儿嘟起了嘴巴,让姜天师心中一阵作呕,强忍着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楚流楦,说道:“还不赶紧告诉月儿小姐?”

    “昨天他在城北五百里之外的地方,至于现在还在不在,我就不清楚了!”

    楚流楦低下头,不敢看拓跋月儿一眼,因为他实在是太过害怕拓跋月儿垂涎他的美色了,到那时候,他可没有宁川那么大的魄力在拓跋家族中闹腾。

    “当真?”

    拓跋月儿伸出肉呼呼的手,托起了楚流楦的下巴,宛如调戏楚流楦一样,吓得他连连点头。

    “小鲜肉,没意思!”

    确定楚流楦没有骗她,拓跋月儿松开手,撇了撇嘴,满脸的嫌弃。

    对于楚流楦来说,倒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不用遭到拓跋月儿的摧残,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哈哈哈……”

    周围的人哄然大笑,宁川和钱不存也跟着大笑了起来,按照道理,楚流楦的样貌应该是迷死千万女生不偿命的那种,可是到了拓跋月儿这里,却被嫌弃。

    而她非宁川不嫁,两两一对比起来,不由得让众人觉得这个拓跋月儿的小姐品味独特。

    得到了宁川的消息,拓跋月儿也不再耽搁,风风火火的转身离去,不多时便消失在街道之上,北玉店铺中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这疯丫头,妈的!”

    等到拓跋月儿离去,楚流楦不满的嘟哝了一句,收到姜天师凌厉的眼神以后,连忙低头不语,不敢多言半句,乖乖跟着姜天师走进了内堂。

    “川,你那媳妇的口味还真是独特!”

    等到这些人离去以后,钱不存低下头来,在宁川耳边轻声的说道。

    “嘘……别乱说,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我们两个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宁川这一次来的目的是敛财的,自然不想让别人发现他的身份,所以在这里,什么都要小心。

    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可以为所欲为,这一点是宁川需要让钱不存认识到的。

    “哦!”

    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应该说的话以后,钱不存连忙闭口不语,跟在宁川的身后,继续选取着玉石。

    “川哥,你选的这些玉石,真的能切出源么,我表示怀疑!”

    拿了大约上十块玉石,钱不存再次怀疑宁川,这些元晶虽然算不上贵,但是加起来也要好几十万元晶了,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了,但是也不是这么挥霍的啊!

    “你只管拿就好了,我告诉你,如果今天运气好,说不定能让你的钱再翻上几番呢!”

    宁川笑眯眯的给钱不存灌迷药,可是钱不存才不会相信这种鬼话。

    他在石城中生活,见过太多人因为开源切石而败光所有的家产,如果这开源真的有那么容易开,那么石城便不会有贫民区了,更不会有这么多人流离失所了。

    大约半个时辰,宁川一共选了十五块,就在宁川想要让小厮过来切石的时候,宁川眉头一皱,一股强横的气息自远方飞速而来。

    很快,钱不存也感受到了这股气势,和宁川相视一眼,沉声的吐出了三个字:“有杀气!”

    “轰隆!”

    话音刚落,头顶之上便传来了一阵轰鸣之声,去而复返的拓跋月儿,直接便将北玉店铺的屋顶给轰散了,整个人如同一块陨石一样坠落,砸得整个店铺都在隆隆作响。

    “真是疯狂!”

    店铺内尘土飞扬,钱不存见到如此情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如此暴躁的脾气,天下间有那个男子承受得了。

    说完,他看了宁川一眼,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在面对强者的时候,都没有皱过一下眉头的宁川,此时正在瑟瑟发抖。

    “你再幸灾乐祸,我锤死你!”

    宁川不敢说话,一道神念传入钱不存的脑海中警告。

    倒不是宁川真的害怕拓跋月儿,而是这种情况之下,宁川不愿意触霉头,这样一个暴龙女,若果生气起来,宁川想要跑都跑不了。

    更让宁川感到惧怕的,是她之前说的非宁川不嫁,已经和风雪衣订婚的宁川,根本不可能接受拓跋月儿,而且就她的样貌和脾气,真的很难有人会喜欢她。

    “月儿小姐,这你就过分了吧?”

    北域店铺几天前才被宁川搞得乱七八糟,如今又被拓跋月儿搞成了这副模样,姜天师还能笑得出来,那才是怪事。

    从内堂中走出来,姜天师面色阴沉如水,如同十二月寒冰一般,看着拓跋月儿,冷冷的说道。

    “你们胆敢骗我?我去过那里了,根本就没有宁川的气息,你根本就是在说谎!”

    拓跋月儿丝毫不理会姜天师的面色,指着楚流楦,声音同样冰冷,而且带着几分杀意。

    依照拓跋月儿的性格,没有怀疑她会在这里动手,毕竟刚才她的出场已经足够惊人了。

    “我……我没有,他真的是在那里的!”

    楚流楦连忙解释,只是他的样子,在拓跋月儿的眼中,就是在撒谎。

    “这小子要遭殃了!”

    钱不存看着楚流楦,心中生出了阵阵快意,现在他只想看到楚流楦被拓跋月儿虐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