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重生的钱不存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少在这里妆模作样了,黑白二煞被拳头轰得全身骨头散架,惨不忍睹,除了你宁川有这样的手段,还有谁有这样的手段?”

    拓跋圣冷哼一声,丝毫不相信宁川所说的话,毕竟这是一个嘴里说着要不造杀孽,但是眨眼之间却杀了四五人的家伙。

    他已经知道了,宁川这家伙的话,是绝对不能相信的!

    “还知道我的战斗方式?”

    宁川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他心中已经基本确定,这背后的操纵者,就是凌阳天了,等到有机会,他自然会问清楚。

    虽说他和拓跋家族之间的梁子,早已经结下来了,但是如果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那么他也不会容许的!

    “杀了就杀了,又有何不可?杀了那么多人,我又在乎多你一个么?”

    松动了一下筋骨,宁川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的确是他的风格,反正拓跋家族已经不准备放过他了,宁川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来啊,我定然会拉着你,为我的家族陪葬的,我要为家族燃烧完最后一点光!”

    拓跋圣大义凛然的模样,让宁川看了实在是觉得可笑。

    所谓君子成人之美,对于这一点,宁川还是十分有风度的,点了点头,不可否认的说道:“既然你这么着急为家族表忠心,那么我便给你这个机会!”

    “嗖!”

    话音刚落,宁川已经消失在原地,甚至在半空中,也没有出现他的身影。

    他的速度,太过快了,快到拓跋圣根本就不能看清楚他的身影,一股危险的感觉瞬间便从拓跋圣的心底中升了起来。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脑海中就只有这么一个想法,拓跋圣警惕的看着四周,汗水因为紧张,而滴答滴答的落下来。

    感受到拓跋圣的恐惧,宁川并没有动手,而是将鬼舞施展了出来,藏匿于虚空中,挽起了双手,静静的看着——拓跋圣大势已去,现在已经到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时间!

    原本,宁川是那一只被捉的老鼠,可是现在,角色却是换了过来。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流失,宁川突然消失不见了,拓跋圣却是不敢动弹分毫,只能站在原地,四处张望,大口大口的吞着唾沫。

    他甚至害怕,只要他一动,宁川便会取去他的性命。

    原本他以为,带了上十个家族精英过来,又加上自身实力不俗,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宁川,那时候,他在拓跋家族职工的地位,将会水涨船高。

    可是谁想到,宁川的实力竟然这么逆天,那些所谓的家族精英,在宁川的眼前,如同废纸一样,被宁川一撕便碎!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拓跋圣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等死的感觉,大叫一声以后,心理防线崩溃,转身便逃。

    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最可怕的,是这种等死的感觉,这半个时辰,过得就像十年那么漫长,拓跋圣再也无法忍受。

    “想走,你想的倒是挺美好的!”

    宁川这个大花猫,看到拓跋圣如此,冷笑了一声以后,现身追了上去,那拓跋圣感受到宁川的气势以后,更加不敢怠慢,速度也加快了好几分。

    “快点哦,我可是很快就能追上你了!”

    紧紧跟在拓跋圣的身后,宁川大声的叫着,吓得拓跋圣屁滚尿流,只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拜托宁川,宁川就像是冤魂一样,久久不散。

    慌不择路的拓跋圣,甚至已经忘了石城的方向,飞了许久,依然是在这一片荒芜之中,宁川也玩的累了,一个闪身,挡在了拓跋圣的身前。

    “啊!”

    突然出现的宁川,吓得拓跋圣两脚一软,裤裆一热,竟然直接尿了出来,一股腥臭味惹得宁川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乖乖的跟我回去,免受皮肉之苦,不然的话,让你试试什么叫做酷刑!”

    这话本是拓跋圣不久前说的,现在却从宁川的口中说出来,让拓跋圣有一种苦涩的感觉。

    “和你回去就不用死了么?”

    看着宁川,拓跋圣眼中有几分绝望,他想起了当日在婚宴上,死在宁川手上的那一片片修者,还有刚才宁川杀人的果断,让他不寒而栗。

    他害怕,害怕那种场景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那你可以选择不回!”

    宁川笑眯眯的看着他,最后他还是转身,向着钱不存所在的方向飞了回去,不多时便回到了那里。

    “你们家族准备怎么处理我?”

    封住拓跋圣的血脉,让他无法施展元力,宁川放松下来,有意无意的问道。

    “誓要杀你!”

    拓跋圣倒也干脆,落在了宁川的手上,并不打算隐瞒什么,宁川问什么便说什么。

    现在他别无所求,只希望回答完宁川的问题以后,宁川一开心,会把他当个屁放了。

    “那他准备怎么做?”

    看清楚拓跋圣的想法以后,宁川心中暗自偷笑,想着留他一条性命,果然有着不少的用处。

    这一次问到了更加具体的做法,拓跋圣也只是稍稍沉吟了一下,便一五一十的告诉宁川:“此前你在婚宴中,大闹家族,让家族耗损了不少,为了不给凌家可乘之机,家族便下令恢复,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

    “至于怎么对付你,除了发动封杀令之外,还在北域中找了一些强者,至于到底有谁,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拓跋圣一一道来,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以后,才问道:“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放了我走?”

    “我不杀你,但是他可就说不定了!”

    指着刚收功的钱不存,宁川笑着说道,那一刻,拓跋圣心如死灰。

    已经成功突破到入虚境小圆满的钱不存,眼中闪烁着几分自信,仅仅是突破了一个小境界,却如同脱胎换骨一样。

    他看着宁川,咧嘴一笑,踏着大步来到了宁川的身边。

    “他是你的人了,你想要怎么处理?”

    看着眼前的钱不存,宁川笑着说道。

    以后的钱不存,想来会有很大的变化,这一次虽然只是提升一个小境界,但是对于他的心境来说,却是一大步。

    没有了畏手畏脚,钱不存的成就绝对不会只有入虚境小圆满。

    “能怎么样?杀了呗!”

    看了一眼地上的拓跋圣,钱不存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说道。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仿佛不是在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而是在决定一条猫狗的性命。

    “不怕拓跋家族来寻仇了?”

    宁川打趣着,而钱不存闻言,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怕啊,但是他刚刚侮辱了我,我自然要报仇了!”

    说着,钱不存一拳轰下,直接将拓跋圣的头颅轰成了浆糊,在钱不存的手上,染满了鲜血,一股腥臭味逐渐在周围荡漾开来。

    “干得漂亮!”

    拍了拍钱不存的肩头,宁川笑着说道。

    这一次钱不存有了元脉之灵的帮助,可以实力提升了不少,加上他现在的心态,越阶挑战将不会有问题,换言之,钱不存也从人才的范围中跳脱出来,成为了人人敬仰的天才。

    “众生生而平等,无分贵贱,他打了我,我便打回去,我钱不存今天才领悟到这个道理,实在是惭愧啊!”

    钱不存看着周围的一片荒芜,有些感叹。

    以前他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少惹麻烦就少麻烦,可是今天他知道了,有些麻烦即便你不去惹他,但是他还是会来惹你,你不握紧拳头反抗,那么就只有被人鱼肉的份。

    “一辈子还很长,现在领悟了也不迟!”

    两人肩并着肩,坐了下来,经历过这一次的战斗,两人已经将彼此当成了兄弟,而钱不存的心中,对宁川更是多了一份感激。

    “对了,为什么你要放了楚流楦走,放他走,姜天师恐怕也要对付我们了!”

    想到楚流楦,钱不存不解的问道。

    相比于拓跋圣,他更加憎恨的,是楚流楦,毕竟楚流楦给他的侮辱更加过分,如果有下次,他不会放过楚流楦的!

    “那时候不能杀他,我身上的东西,如果让他知道了,那就麻烦了!”

    摇了摇头,宁川简略的说了一下:“他作为姜天师的徒弟,身上有一些保命的宝物也不奇怪,那时候我们能不能杀得了他,的确是一个问题!”

    “我相信你!”

    钱不存点了点头,认为宁川说得也有道理,宁川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知道他对你做的事情,下次见到他,我会让他十倍奉还的!”

    宁川未曾被人如此侮辱过,但是那种感觉,想想也知道有多难受,这一口气,是钱不存为他而受的,宁川自然要帮他把这一口气挣回来,不然的话,还怎么做兄弟。

    从口袋中拿出了那张黑卡,宁川递到了钱不存的手上,说道:“这是之前我们抢的那一千万元晶,给你,至于那一块源石嘛,以后我会给更多你的!”

    “不不不,我不要这元晶!”

    这一次宁川帮助他的已经足够多了,钱不存哪里还敢收下宁川的元晶,在三番四次的推搪以后,宁川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是兄弟的,你就不要推,这一点钱,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只是现在你需要而已!”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钱不存也就没有再推搪,点了点头,将黑卡收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