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尽力了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妈的!”

    同样气愤不已的,还有拓跋圣,被人当做挡箭牌的感觉,他相信天底下没有人喜欢。

    而且在楚流楦躲在他身后以后,钱不存便如同疯狗一样冲着他的方向飞了过来。

    俗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要命的自然就不怕这种要钱的,拓跋圣很清楚,如果他不敌眼前的钱不存,恐怕他将会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楚流楦的生机。

    这种事情,他自然是不会做的,平常时候让他拿几百万元晶出来都不愿意的人,又怎么会愿意挡在他人面前,舍己为人!

    想是这样想,但是做却不是这样做,拓跋圣顶着头皮,运转全身功力,在他的面前升起了一个金黄色的大盾,想要以此来抵挡钱不存的攻击。

    “哼!”

    燃烧生命力的钱不存,此时无比的高傲,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强大,他对于那大盾根本就不放在眼内,元力凝聚于拳头之上,手上传来阵阵炙热的感觉,他的双手,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释放!钱不存现在最想做的,便是释放!

    “轰!”

    一拳轰出,却像是被一枚陨石撞中了一样,强大的力量立刻便将那大盾轰成了一堆元力,然后消失在天地之间。

    一口鲜血自拓跋圣的口中喷涌而出,喷在钱不存的脸上,更是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魔王一般。

    “废物,给我滚!”

    燃烧生命力,这已经是一条必死之路,钱不存自然也不需要遮掩什么,怒斥一声,然后一脚扫了出去。

    “嘭!”

    如同棍子打在身上一般,一声沉闷的声响也随之传来,拓跋圣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向着下方坠落下去。

    整个过程十分的快,看似是拓跋圣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但是却是他没有采取任何的反抗措施。

    他要让楚流楦认为,不是他不帮助他,而是因为实力不够强大……

    “废物!”

    楚流楦也怒骂了一句,一抬头,便看到满脸是血的钱不存,此时正在阴沉的看着他。

    没有时间考虑,几乎是下意识的,楚流楦便转身扭头,想要离去。

    可惜,世事并没有那么如意,钱不存大手一伸,虚空中探出一手,直接捏住了楚流楦的脖子,下一刻,楚流楦已经被钱不存捏住了脖子,无法动弹,只需要钱不存稍微动手,他的脖子便会和身体分家!

    被捏着脖子的楚流楦,几近窒息,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连忙开口求饶:“不……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可是,钱不存却如同疯子一样,非但没有松手,反而用力了几分,让楚流楦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不是很嚣张么?继续嚣张啊?老子今天就是死,也要带上你!”

    钱不存竭嘶底里,在他动的这么一段时间里面,他头上已经有了几分白丝,他的面容也苍老了几分,毕竟燃烧生命力的代价是巨大的。

    “还有你们!”

    说完,钱不存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所有修者,大喝一声:“今天你们,都必须要跟着我陪葬,不然的话,你们老是欺负老实人!”

    钱不存之所以这么做,除了想要守护宁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以前他在石城生活的时候,没少被这些富豪人家鄙视,现在可以说是钱不存拿回尊严的一次战斗!

    “咔咔咔……”

    手上在用力,楚流楦脖子的青筋已经清晰可见,还有他的面色已经被捏得通红,可以说是十分恐怖了。

    对于这一切,钱不存仿若味觉,一心只想要杀了楚流楦。

    “你杀了他,你可要想清楚了,姜天师是不会放过宁川的!”

    下方,拓跋圣大声的叫着,他不想死,楚流楦也不能死,只能将姜天师的名号说出来镇压他了,不然的话,家族和姜天师之间的关系可不好处理。

    拓跋圣这种人,在家族中吃得开,就是因为懂得见风使舵,虽然小人,但是处理起事情来,却还是有一套的。

    果然,钱不存闻言,手放松了一下,楚流楦趁着这个机会,猛地抬脚踢了一脚钱不存的小腹,受到攻击的钱不存,暂时退了出去,而楚流楦也趁着这个机会,远远的飞了出去,落在楚流楦的身边。

    “不好!”

    钱不存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现在他的一分一秒都异常珍贵,如今进攻节奏被打断了,他想要一鼓作气便有些困难了。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是行兵之道,但是7用在修者的战斗中,同样也适用。

    想到这里,钱不存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来人,给我杀!”

    楚流楦没事,那么一切都可以放开拳脚来做了,拓跋圣大喝一声,那些愣住的拓跋家族修者,再次动了起来,瞬间便将钱不存围了起来。

    扫视了一眼眼前的情景,想要继续对楚流楦下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他体内的力量开始逐渐衰减,想来是支撑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挡我者,死!”

    可是,钱不存并没有因为这些原因而退缩,他眼中精芒闪烁,冷冷的吐出了四字,杀意已决的钱不存,声音冰冷,其强大的气场让那些拓跋家族的修者不由得为之一震。

    “哼,我看你能撑得了多久!”

    拓跋圣冷笑连连,随之再次大喝,让那些愣神的修者动了起来!

    “杀!”

    厮杀声震天,还没等那些修者动起来,钱不存已经率先动手,绿光一闪,他闪身来到了一个修者的身前,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还不等那个修者反应过来,便是一招黑虎掏心抓了过去!

    “嗤啦……!”

    钱不存的手如同鹰爪一样锋利,那个小修者还没有反应过来,胸膛上已经被洞穿一个血洞,疼痛随之传来,他低头望去,钱不存的手已经插在了上面,鲜血如同涌泉一样,喷薄而出。

    “啊!”

    反应过来的他,惨叫一声,痛苦也随之传遍了全身,钱不存不管不顾,手一拉,直接将他的内脏都扯了出来。

    “死!”

    爆喝一声,威震四方,满是鲜血的手,轰出一道强横的元力,在惨叫声中,那个修者化作一堆灰烬,在半空中飘散。

    前后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钱不存便已经杀了一个人,这种速度,让人心惊。

    “轰!轰!轰!”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钱不存这边杀了一人,其余修者的攻击也到了近前,上十种强大的元力将其淹没,钱不存也受到了重创,血光在元力中连连喷溅。

    以钱不存为中心,这里就像是被轰炸一般,当所有的力量都平息下来,钱不存浑身是伤,躺在泥土之中,无力的呻吟着,面容更是苍老无比。

    承受这么多人的攻击,基本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生命力,如果不是如此,恐怕他早已经死了。

    “一个死穷鬼,还想要拖着我去死?哼!”

    楚流楦纵身一跃,来到钱不存的身边,居高临下,一口唾沫直接喷在了钱不存的脸上。

    别的不说,他楚流楦乃是姜天师的徒弟,单单是这一点,便能和一些大家族中的天才相提并论。

    他的性命如此尊贵,又怎么能死在一个死穷鬼的手上?

    “桀桀桀……桀桀桀……”

    遭受如此侮辱,钱不存心中虽然愤怒,但是也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动作了,他只能看着楚流楦,阴阴的笑着。

    以前他惧怕这些人,但是现在却是另一番场景,因为他看到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自认高贵的人,也是会害怕的,说白了,他们也不过是披着狼皮的羔羊而已。

    “如果,如果这一次我没有死,我钱不存定然要活出自己的精彩!”

    钱不存在心中如此想着,今天算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骤变,虽然几乎要付出性命的代价,但是也让他真真切切的清楚了拳头为大的这个道理。

    “啪!”

    看着钱不存那阴冷的笑容,楚流楦心中一阵不舒服,一巴掌打在了钱不存的脸上,让原本便伤痕累累的钱不存,此时脸都肿了起来。

    “你也不过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而已,没有姜天师,你不过是一个废物!”

    一口鲜血喷在楚流楦的脸上,钱不存心中一阵畅快,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含血喷人吧?

    “嘭!”

    这一口鲜血彻底惹怒了楚流楦,他一脚踢在钱不存的脸上,再次将他踢飞数百米,紧接着便紧紧跟了上去,对钱不存一阵拳打脚踢。

    他并不是真的要杀了钱不存,而是要折磨他,从而知道宁川的消息,毕竟宁川昨天在北玉店铺中,对他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过分了,他需要一个报复的机会。

    “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们!”

    钱不存神色坚定,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坚定的守护一个人,让人可笑的是,这个让钱不存付出性命的人,他们认识连三天都不到。

    “那你就去死吧!”

    被折磨至此,钱不存都不愿意松口,楚流楦已经没有心情和他浪费太多时间,爆喝一声,紧握拳头,猛地砸了下去。

    他身上的杀意酣然,如果拳头落下去,他必死无疑,钱不存也在这个时候,绝望的闭上了眼眸,对于他来说,他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看宁川的造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