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这婚,我不结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良久,掌声逐渐平静了下来,宁川松开了玩着拓跋月儿的手,扫视了一下下方的修者,同时将神识覆盖了整个黄城,稍稍查探了一下,竟然好上百万人聚集在黄城之内。

    “当着上百万人打你的脸,这样想想,还真是痛啊!”

    宁川在心中暗自想着,心中已经忍不住高兴了起来,这绝对是他经历过,最为浩大的一次打脸现场。

    收回目光,也收回了心神,宁川将元力聚集在喉咙中,缓缓开口:“感谢今天大家的到来,我觉得很荣幸,能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之下,踏出这一步……”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如雷贯耳的掌声,宁川两手轻轻压了一下,如同指点江山的大将一样,将掌声平息了下来。

    “但是,我今天要告诉各位的是,宴会继续,但是这婚,我是不会结的!”

    宁川的声音让空气凝结,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错愕得反应不过来,就连正在奏乐的声音,都随之停止了下来。

    可是,宁川却没有理会他们,手一扯,直接将新郎服扯成了两半,露出了在里面的衣服。

    “我宁川,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子大声的说,这婚礼,我从来都没有答应,是拓跋苍奇这老货强迫我而已!还想让我叫他爹?你叫我爹还差不多!”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宁川也就没有什么矜持而言了,他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黄城之内,久久不绝,余音绕梁!

    “哇!”

    反应过来的众人,无不不是一阵哗然,因为他们都清楚,宁川在这个时候悔婚,意味着什么——他能不能踏出拓跋家族这个大门,都是一个未知数!

    “宁川!”

    拓跋苍奇没有说话,但是在旁边的拓跋月儿,却是已经叫了起来,因为愤怒,她的身子在不停的颤抖着,连带着她身上的那些赘肉,也在一颤一颤的,极具观赏性。

    “你别叫!”

    怒喝一声,宁川转过头来,破口大骂:“你看看你的样子,如同一头猪一样,脾气还差得要死,你以为仗着有一个厉害的爹,能够庇护你一辈子么?醒醒吧!你继续这样下去,别说我,就是整个天下,都不会有男人喜欢你!”

    这是宁川有史以来,骂女人骂得最凶的一次,也是最为直接的一次,字字诛心,落在拓跋月儿的心头上,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这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宁川发现这拓跋月儿的心肠并不坏,当初将失魂丹拿过来的事情,她也的确不知情。

    之所以在这么多人面前悔婚,骂她,是因为宁川希望她能够正视自己,醒悟过来以后,好好的改变自身,而不是凭借着拓跋家族的威力,却强迫他人和她结婚!

    “宁川,我要你死!”

    这个时候,拓跋苍奇也终于叫了起来,他的大手一招,拓跋家族的所有长老,全都动了起来,跳上了高台,将宁川包围在中央。

    这些长老,虽然平常时候是勾心斗角,但是现在宁川却是侮辱着整个拓跋家族,他们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扫视了一眼周围的长老,宁川冷笑连连,不屑的说道:“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杀了我么?天真!既然我敢如此嚣张,自然是有所依仗的,我告诉你,你胆敢动我一下,整个拓跋家族,都会被轰成渣!”

    这话宁川自然就是信口开河,反正都已经说开了,不过是吓一吓拓跋苍奇,让他暂时不要动手那么快,好让他骂个痛快而已。

    这大半个月,宁川带着面具生活,每一天都疲惫之极,甚至有很多次想要放弃,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溜了。

    但是,一想到拓跋苍奇如此的嚣张,宁川就没有办法忍受,非要送他一份超级大礼,今天,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个日子。

    果然,听到宁川如是说,拓跋苍奇连忙命令那些长老不要动手那么快,而宁川也趁着这个机会,继续破口大骂:“老子好声好气跟你说,不愿意和你女儿成亲,你倒好,三番四次威胁我,现在这些,是不是你自己自作孽?”

    “总以为自己称霸一方,没有人敢忤逆你?真特么的智障,这里八成的修者,都不过是来看你笑话的!”

    一连串骂了一大堆,宁川的心情总算是畅快了不少,而当他静下来,那些修者也开始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这宁川,看来真是是活腻了!”

    “在拓跋家族中悔婚,我看他是没死过!”

    “要有多大的勇气,才敢当着这百万人的脸面拒婚啊,单凭这一点,宁川便是一条好汉了!”

    ……

    闲言碎语接踵而至,拓跋家族的一些修者,也尝试着出来制止,但是众口难调,特别是他们眼前的,还有一百万的修者,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压制下来,只能听之任之。

    “我开始有些喜欢他了!”

    人群中,凌渡看着高台上的宁川,轻声的呢喃了一句。

    作为以前的北域第一天才,凌渡自然有他骄傲的资本,但是现在,他却对宁川越来越敢兴趣了,甚至一个月前的战斗,也被眼前的事情冲刷了不少。

    “噗!”

    无数的言语落入拓跋苍奇的耳中,本就已经年迈的他,血气一阵膨胀,面色一白,一张口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作为拓跋苍奇的老仇家,凌阳天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嘴角上也带着一丝笑容。

    他和拓跋苍奇,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交手了,因为他们这样的层次,如果不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是根本没有办法杀得死对方的,所以便不会将时间浪费在这些无用的事情上。

    但是,宁川仅仅是靠着一张口,便能将拓跋苍奇“打”得吐血了,可想而知,宁川这一次的事情,对拓跋苍奇的冲击有多大。

    “给我……杀了他!”

    拓跋苍奇说下一句以后,缓缓的跌落了下来,拓跋月儿也暂时抛下了个人情绪,将他父亲扶了起来。

    “给我杀!”

    拓跋明心冷哼一声,率先出手,可是,宁川却在这个时候大喝了一声明心长老!

    “小儿,有话便说,说完老夫送你上路!”

    拓跋明心眼中闪烁着精光,他有着这个实力,说着这样的话语,根本就没有人觉得他狂妄。

    可是,宁川脸上却带着笑意,丝毫不紧张,缓缓说道:“如今拓跋苍奇已经受内伤,我这是在帮你,你还不抓住机会么?”

    明心长老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情形以后,沉声的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揣着明白装糊涂没关系,宁川会一步步将整个拓跋家族搞得乌烟瘴气的,冷笑一声以后,再度开口:“你不是一直在觊觎家主之位么?现在你只需要杀了拓跋苍奇,家主之位自然就是你的了!”

    “哐当!”

    果然,宁川此话一出,那些拥护拓跋苍奇的长老,全都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对准了眼前的拓跋明心,以防他真的会出手杀了拓跋苍奇。

    “还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小子啊,单单是一个人,便能将整个藏家,玩弄于鼓掌之中!”

    自此之中,凌阳天都在静静的看着,眼看着如今的形式快要控制不住了,不由得轻声叹了一声。

    于此同时,他还在心中暗自盘算着,要不要帮助宁川一把。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的实力和智慧,他日定然会成大器,如果在这个时候帮他一把,他日定然会有好报。

    而且凌阳天也看清楚了,宁川这人,是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蓄谋已久,来发动如此轰动的一次悔婚了。

    “蠢货,难道你看不出,这是这小子的离间计么?”

    明心长老被拓跋家族的长老长剑所指,不由得怒骂了一声,可是,那些人却是没有理会,长剑依然在指着他!

    有些办法虽然很蠢也很明显,但是胜在有用。

    事实上,这一个月的时间,宁川并没有闲着,在暗中他在调查着关于拓跋家族的权力组成,这才可以这么轻松的利用他们之间,相互忌惮的关系,达到如此好的效果。

    一时之间,偌大的成婚典礼变得紧张了起来,一些不好事的修者,也逐渐转身离去,当然了,大部分的修者都是十分爱看热闹的。

    “宁川,今日你胆敢离开拓跋家族一步,我便把那丫鬟给杀了!”

    在拓跋月儿的抚摸之下,拓跋苍奇的气息逐渐平稳了下来,他缓缓站起来,声音冰冷到了极点,宛如地底几千尺以下的寒冰一样。

    听到丫鬟这两个字,宁川的心底“咯噔”的跳了一下,他很清楚拓跋苍奇口中所说的丫鬟到底是谁。

    “拓跋苍奇,为了逼我成婚,你竟然不惜用一个丫鬟作赌注?”

    宁川的眼眸仿佛要喷出火焰一样,他的声音如同怒兽一般,在他体内的斗战圣猿血脉,此时都在悄悄的运转了起来。

    这是宁川彻底愤怒了的象征,他知道,拓跋苍奇是卑鄙,但是想不到他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要将一个普通的丫鬟卷入修者的战斗里。

    要知道,修者的战斗祸及凡人,那是罪孽最重的一条,为了自己的女儿,拓跋苍奇竟然如此做,实在是丧心病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