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失魂丹(下)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好!好!好!恢复了就好!”

    拓跋苍奇这货,真的是十分激动,这一次并没有伪装,仿佛真的为宁川恢复伤势而高兴。

    但是宁川知道并不是,拓跋苍奇不过是为了宁川服下了失魂丹,即将可以控制住宁川,所以他才会如此高兴罢了。

    松开宁川的脉门,拓跋苍奇没有再说什么,推开门走了出去,在出去的时候,因为心情不好,还十分好意的帮助宁川关好了门。

    等到拓跋苍奇走远,宁川才从床上爬起来,在心中暗自想道:“这拓跋苍奇,也真是狠心,为了让我娶他女儿,竟然不惜用失魂丹来控制我?哼,等着吧,你会后悔的!”

    一直以来,宁川的做事原则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拓跋苍奇如此对待他,想要让宁川屈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若这天要杀他,他便捅破之天,若这人要杀他,他便先杀了那人!

    待在这房间之内,宁川也无处可去,于是,他便盘坐在床上,将心神收敛起来,缓缓进入了修炼状态中。

    这段时间,他进步的速度快了一点,在天荒禁地中的时候,便出现了道心不稳固的情况。

    趁着现在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宁川决定好好巩固一下修为。

    这是紫阳武道院的两位道师无数次叮嘱他的,无论宁川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地步,脚踏实地这四个字,却宛如纹身一样,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修炼的时间总是十分快过去的,一天的时间不过是眨眼而已,第二天到来以后,宁川便从修炼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再次躺在了床上,等待拓跋苍奇的到来。

    正如宁川所猜想的那样,不多时,拓跋苍奇便推门而入,他又向昨天那样,声声的呼喊着宁川的名字,只是这一次,宁川连答应他都懒得答应了。

    这一下,拓跋苍奇更加相信宁川是服下了失魂丹,没有再和宁川道别便转身离去。

    关了门以后,拓跋苍奇一脸兴奋,轻声的低喃:“看来我拓跋家族,又要再增加一名绝世天才了,真是天助我也啊!”

    正因为有失魂丹的存在,拓跋苍奇才不会担心宁川的忠诚问题,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一定要将宁川留在拓跋家族中。

    现在宁川的性命,已经在北域中逐渐雄起,被称为新一代的天才。

    或者,现在他的实力算不上强大,但是他的年龄还小,给多他一百年,恐怕整个北域,都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这,才是宁川的价值所在!

    只可惜,处于欢喜中的拓跋苍奇,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计划根本就没有开始过,更别说成功了。

    而宁川,则是在拓跋苍奇离去以后,再次进入修炼状态。

    接下来的日子,拓跋苍奇总会来宁川的房中一次,而逐渐的,拓跋苍奇和宁川的话也多了起来,其中大部分是拓跋苍奇对他洗脑的话,什么他是落难的人,被拓跋家族收留,带入修者的世界,才有现在的成就。

    既然已经决定要演一场戏,那么宁川自然会配合好,他一字不留的将拓跋苍奇所说的话记住,全心全意的扮演好一个被洗脑的角色。

    宁川必须要这样做,才能让这个谨慎的拓跋苍奇降低警惕,这样才能在不久的婚宴上,有着更大的的把握。

    一连七天,拓跋苍奇彻底确定宁川被洗脑了,这才放心下来,开始着手操办婚礼的事情,而宁川身上的疲惫,也随着“洗脑”的进行,逐渐变得清醒。

    ,拓跋苍奇没有再来,宁川巩固了七天的修为,也有了不小的进步,这一天,他踏出了房门,却没有见到小昭,让他心中有几分不妙的预感。

    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声张的时候,即便心中好奇,也不能开口询问。

    “小丫头,你可不要出事啊!”

    带着这个想法,宁川心不在焉的走在街道上,一路上,许多下人在忙活着婚礼的事情,他们看到宁川,都恭敬的打招呼,而宁川也热情的回应着。

    在拓跋苍奇灌输给他的记忆中,他从小就是生活在拓跋家族,对于拓跋家族,自然是有着一股亲热感,宁川也要装的像一点。

    而此时,在另一边,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此时正阴沉的看着宁川这边,那个年轻人,正是当日主动过来挑衅宁川的拓跋锐。

    “爹,他受伤过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家主连人都不安排去看守了?难道他真的要留在我们拓跋家族不成?”

    拓跋锐沉声的说道,而他旁边的中年人,同样阴沉着面色,长叹一声,缓缓说道:“看他的样子,不知道家主用什么办法将他控制住了,往后他留在家族中,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不能让他留在家族!”

    拓跋锐怨恨的看了宁川一眼,冷冷的说道:“家主一脉,一直在压制着我们,如果真的让他留下,恐怕我们就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一个拓跋苍奇便让他们十分难搞了,如今再来一个宁川,宁川和拓跋月儿一起,以后整个拓跋家族都将会是拓跋拓跋苍奇一脉的了。

    “被乱说!”

    拓跋锐的父亲连忙叫了一声,同时警惕的看着周围,确定没有人以后,才压低声音说道:“以后这样的事情,不可再说,不然的话,便家法伺候!”

    “可是……”

    “没有可是!”

    中年男子留下一句话以后,便转身离开了,而对于这一切,正在热情的和周围的人打招呼的宁川,并没有发现。

    看着不远处的宁川,拓跋锐心有不甘,决定上前去打探一番虚实,大步大步的往前走了过去。

    一股来势汹汹的气味自空气中传来,一转头,宁川便看到了面色阴沉的拓跋锐。

    愣了一下以后,宁川连忙低下头,恭敬的说道:“锐公子!”

    宁川如此反应,却也让拓跋锐愣了一下,所谓伸手不打笑面人,眼前宁川如此客气,倒是不知道让拓跋锐应该怎么应答才好。

    “宁川,很快便当姑爷了,怎么样?有没有山鸡变凤凰的感觉啊?”

    虽然愣了一下,但是还是要继续打探虚实的,拓跋锐又是一句讥讽。

    可是,早已经有了准备的宁川,这一次可不会呆呆的点头,他轻笑一声,继续低头说道:“锐公子说笑了,如果没有锐公子,我宁川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呢?无论以后怎么样,我都会感谢锐公子你的!”

    “什么!?”

    拓跋锐听了以后,一脸懵逼,脑袋中更是一片问号,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宁川却说要感谢他,这不是胡扯么?

    是的,这的确是胡扯,在拓跋苍奇给予宁川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说过关于拓跋锐的事情,这不过是宁川借题发挥而已。

    反正现在宁川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保证自己的婚礼能够正常进行,那时候,他将会上演一场惊天好戏。

    “难道你忘记了么?当初我和月儿小姐出任务的时候,不是你的帮助,救了我们两个,才让我和小姐之间,互生情愫,我宁川才会有今天!”

    宁川也是说话不眨眼的主,说的拓跋锐一愣一愣的,宁川看着拓跋锐如此模样,在心中暗自觉得好笑,但是脸上却是一本正经。

    这个拓跋锐,老是想找他的麻烦,可是这种在家族庇佑下的小子,又怎么可能会是宁川这种老油条的对手,三言两语便被宁川给忽悠过去了。

    “是!!!”

    良久,拓跋锐在点头假装有这么一回事,轻轻打了一拳宁川的胸膛,笑着说道:“这也是你小子的命,以后就是我们拓跋家族的人了,你可就是我的姐夫了!”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宁川装作惊慌的样子,让拓跋锐在心中找到了一些平衡,又和宁川胡乱扯了两句,套不出宁川的任何话,于是便告辞,转身离去。

    而宁川则是继续在拓跋家行走着,一路上不断和下人打招呼,显得热情无比。

    “家主!月儿!”

    不多时,宁川便见到了拓跋苍奇,此时的宁川,一扫以往的冷漠,反而表现得十分亲切一样,连忙迎了上去。

    “呵呵呵……”

    又是那皮笑肉不笑的虚假笑容,上下打量了一番宁川以后,拓跋苍奇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大病过后,精神状态不错啊!”

    “这是自然!能够迎娶雪儿小姐,是我这一辈子的福分,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说着,宁川还轻轻搂住了体型庞大的拓跋月儿,当宁川的手碰到拓跋月儿那粗壮的腰肢的时候,宁川明显感觉到她的身子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川哥哥……”

    拓跋月儿并不清楚宁川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她两眼湿润,轻轻的靠在了宁川的肩头之上,那庞大的身躯压在宁川身上,让宁川觉得他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只是做戏做全套,宁川即便心里不甘,为了即将到来的婚礼,为了狠狠的抽打拓跋苍奇的脸庞,此时他也不得不忍耐下来了。

    “哈哈哈……”

    看着宁川二人如此,拓跋苍奇开心的大笑了起来,心中却在暗自感叹着失魂丹的强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