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宣布消息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日子,宁川便被囚禁在拓跋家族之内,在房门中,有着好几个人在看守着,不但如此,无论宁川去到哪里,都会有人跟随着,完完全全的被软禁在拓跋家族,就差去上厕所没有跟着了!

    一开始,宁川还会在拓跋家族中走动,但是无论去到哪里,都被人跟随着,宁川就像个犯人一样,没有任何自由而言,所以后来宁川干脆在房间中呆着。

    偶尔拓跋月儿会来看他,但是都被宁川给撵走了,和拓跋月儿聊天,还不如和小昭聊天。

    而这三天之内,拓跋家族也开始张灯结彩,一副喜庆的模样,火红火红的。

    正如拓跋苍奇所说,北域之中,他找到女婿的消息已经散播出去了,北域中的各大家族已经准备好了贺礼,纷纷动身前往黄城,连原本便热闹的黄城更加热闹了。

    的时间不长,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这一天,监视了宁川三天的修者也纷纷退去,而宁川也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空间。

    一大清早,外面便传来了阵阵吵杂的声音,将宁川从睡梦中拉了回来。

    “嗯,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一定要保持微笑!”

    坐起来,宁川轻声呢喃了一句,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将他身上不满的情绪全都压抑在心底之内,脸上扬起了一丝真诚笑容。

    洗漱过后,下人很快便送来了一套火红色的衣服,这是拓跋苍奇命令宁川穿的,为的就是让宁川在人群中更加显眼,让主角充分突出来。

    “老家伙,花样还挺多的!”

    将红色衣服接过来,宁川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衣服一上手便十分的柔滑,上面还有一条条金丝,在衣服之上,还刻印着一头猛虎,凶神恶煞。

    单单是这衣服,宁川便断定不是普通之物,他以前穿的任何衣服,恐怕都比不上他手中的这一件衣服。

    穿上以后,宁川踏出了房门,小昭看到眼前的宁川,愣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颅,轻声细语的说道:“公子今天真是俊俏!”

    “那你的意思是,我平常不俊俏了?”

    轻轻托起小昭的下巴,宁川眨了眨眼,嘴边带着一丝笑意!

    “不是的!”

    被宁川这样的眼神看着,小昭芳心大乱,心上仿佛有着一头小鹿在猛撞着,连忙倒退两步,再次低下头去,脸色通红,甚是可爱。

    “哈哈哈……”

    宁川哈哈大笑,觉得这小丫头更加可爱了。

    “你去休息一下吧,我去外面迎接那些人了!”

    吩咐了一声以后,宁川便走了出去,小昭痴痴的看着宁川的背影,咽了一口唾沫,仿佛想到了什么,面色再次通红,含羞追了上去。

    很快,宁川便来到了大院之中,虽然是早上,但是却已经有不少人等候在此,拓跋苍奇更是忙着招呼各路强者,整个大院一片欢声笑语。

    “秦家主,想不到你竟然来的这么早啊!”

    “呵呵,拓跋家有喜事,自然是需要早点来的!”

    “可不是吗,我还未拓跋家主准备了一份礼物……”

    这样的声音随处可见,宁川听多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而经历过明争暗斗的他,也知道这些人多数都是口头阿谀奉承而已,背地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打败拓跋家族。

    宁川在人群中寻找着风雪衣的身影,因为当初坦森说过,风雪衣在这北域中,可是圣女。

    如果拓跋家族真的十分强横的话,这一次风雪衣出现,也不会是一件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可惜,宁川搜寻了一番以后,却全然没有发现风雪衣的身影,心中不由得有几分失落。

    “川儿!过来!”

    很快,拓跋苍奇便发现了宁川,大叫一声,将宁川从愣神中拉了回来,而宁川在醒悟过来以后,脸上也布满了笑容。

    对于川儿这个称呼,宁川心中其实十分厌恶,因为这个称呼只有和他亲近的人才能叫他,而拓跋苍奇和他显然还没有达到那种地步。

    “家主!”

    脸上带着微笑,宁川也收拾了心神,三步并做两,虎虎生风,大步来到了拓跋苍奇的眼前。

    今天的场合,是正式场合,在拓跋苍奇宣布他的身份之前,他自然需要以最好的面貌,表现给在场的众多强者见到。

    这样做,不单单是为了拓跋苍奇,更是为了宁川,他要让他的名字,响彻北域,这对于寻找风雪衣,有着一定的好处。

    “呵呵……年轻人,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来来来,给你介绍介绍……”

    拓跋苍奇一脸笑容,在他身上看不出任何暴戾的气息,他现在就是一个温和的老者,这种随意掌控情绪的人,让宁川看了都暗自心惊。

    他相信,如果他要逃婚的话,以拓跋苍奇的性子,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北域,恐怕又会因为他,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

    可是,这样并不会动摇宁川的心,这一切,都是拓跋苍奇自找的!

    一一打过招呼以后,那些强者纷纷赞叹宁川,让拓跋苍奇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拓跋月儿天资聪颖,唯一的不足之处,便是样貌,这也让拓跋月儿的闲话在北域中传开来,今天一过,整个北域都不会有人敢说他们拓跋家族的闲话了。

    应酬了一番以后,宁川感觉有几分无聊,便径直来到了一边,端起一杯清茶,慢慢品尝了起来。

    大清早的,品起茶来,的确是有另一番风味。

    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的短暂,一杯茶还没有喝完,一个年龄比宁川稍大几岁的青年来到了宁川的眼前。

    他身穿一袭紫色衣服,一双眼眸炯炯有神,精光偶尔从他的眼眸中散发出来,举手抬足之间,透着一股自信,还没有说话,单单是看其动作,便能看出了他不是一个普通之人。

    “我可以坐下来么?”

    声音响起,宁川缓缓抬头,微微一笑:“请坐!”

    这个人是拓跋家族的人,宁川见过三两次,但是却叫不出名字,貌似他是明心长老的孙子。

    “我叫拓跋锐,乃是明心长老的孙子,不久的将来,我们便是一家人了,还请姑爷多多关照才是啊!”

    拓跋锐坐下来,特意将姑爷两个字说了出来,言语之中虽然没有表露出什么,但是宁川却是听出了一丝讥讽。

    人如其名,举手抬足之间,都带着几分锐利之意,宁川闻言,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在没搞清楚来人的目的之前,宁川决定静观其变,于是便客气的回应道:“关照算不上,我不过是一个无根之人,承蒙家主照顾,以后还请锐哥多多关照才是!”

    “唔……不错,还知道自己是一个无根之人!在拓跋家族,时时刻刻清楚自己的身份,可是很重要的!”

    那拓跋锐说完,便站了起来,想要转身离去,但是忽而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还有,万事不要太过张扬,不然的话,都不知道你有没有性命活到成亲那一天!”

    “威胁我么?”

    宁川在心头冷笑,这种把戏他算是见识过多了,但是他还是十分恭敬的说道:“是!我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的!”

    “妈的,软蛋!”

    那拓跋锐转身离去,走出四五步以后,一声低声的咒骂传了过来。

    显然,拓跋锐没有想到宁川会这么听话,他的威胁,宁川连反抗都没有反抗,便全数接了下来,而且还没有丝毫的怒色,这跟之前他听到的版本,完全就不一样。

    而拓跋锐却不知道,宁川之所以如此低调,是因为他不想加入拓跋家族的权利争斗中,他现在最需要的,便是在整个北域中,狠狠甩拓跋家族一巴掌——也就是希望婚礼会如期举行!

    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正午时分,在拓跋家族的大院中,有着一个高台,而此时,拓跋苍奇已经缓缓登上了高台,扫视着下方的修者,大声的说道:“各位来宾,老朽打断一下诸位的雅兴,容许我说几句!”

    拓跋苍奇的声音响彻拓跋家族,他还是十分有威严的,很快,周围便逐渐静止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高台。

    在他右边,身穿火红色衣服的拓跋月儿挽着父亲的手臂,一脸娇羞,只是那衣服被她撑得变形了,实在是有些别扭。

    而同样身穿火红色衣服的宁川,此时也大步来到了高台之上,昂首挺胸,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自然而然就站在了拓跋苍奇的左边。

    “我身边的这位少年,名为宁川,一个月后,便将会和小女结婚,届时,希望各大家族能够赏面,参加两人的婚礼!”

    拓跋苍奇红光满面,声音响彻整个黄城,停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同时,老朽在这里许下承诺,整个南岭的人,只要能够来,我拓跋家族都会好生招待!”

    “这老货,为了面子,还真是舍得!”

    宁川脸上带着笑容,在心中暗自惊叹着。

    虽然还没有到婚礼,但是现在他已经感受到了婚礼的情形,那时候,定然是极为震撼热闹,当天逃婚,定然会让拓跋家族颜面尽失,说不定还会直接把他给气死!

    如今,宁川的心里没有任何的愧疚,想到即将发生的一切,心中还有几分激动,拓跋苍奇闹的声势越大,到时候的损失也就越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