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让人沉沦的梦(上)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妖异男子杀了这么多人,想让他收手,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妖异男子停下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他想要用其他的方法来杀了二人,而不是这样看似十分愚蠢的方式!

    “你很优秀,我决定了,我会让你死得有尊严一些的!”

    妖异男子眼眸内的散发出来的紫光,让人忍不住的沉沦,他的声音十分温和,仿佛在低声诉说着什么一样。

    如果是在外面,根本没有人能够相信,这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魔鬼,在他脚下,匍匐着不知道多少具尸骨,身上背负着无尽的血债。

    “无论你想要我怎么死,我都不会死的!”

    抬头和妖异男子两两对视,宁川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坚定,他来这里,是为了活着,而不是成为别人的袈裟。

    如果想死,他可以找一个风水宝地,等自己死了以后,埋葬下去,何须要来到禁地中,死不见尸?

    “我都说了,他不愿意,可是我愿意啊!你把我收了,放过他行不行?”

    此前的话,妖异男子是对宁川说的,但是大黑狗却仿佛受到了冷落一样,不满的大叫着,让宁川心中一种无语。

    想死的人他没见过,想死的狗他现在算是见识了,特别是这种作死的狗!

    “滚!”

    妖异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大黑狗,大黑狗如遭重创,一口鲜血喷出来,向后倒退了数百米才停止下来。

    “咳咳……既然你如此嫌弃我,那我也只能杀了你了!”

    大黑狗狗眼之中流转着奇异的光芒,他的眼眸也逐渐变成了金黄之色,只是他低下头来,那妖异男子并没有发现,权当他是虚张声势而已!

    在妖异男子眼中,大黑狗虽然有些不凡,但是却没有什么实力,想要他死,只需要他一个念头便可以碾死他,处理起来,比宁川还要简单——他根本就不想搭理大黑狗,没有任何价值而言,纯粹是浪费时间。

    “唔……”

    轻喃一声,妖异男子缓缓舞动着双手,在他的两手之间,宁川看到了一团紫色的能量在闪烁着,不多时便形成了一个太阳印记,和他额头上的那个印记,一模一样。

    “迷幻结界!”

    口中轻轻吐出四个字,那太阳印记也穿过了紫色水晶,然后化作一团紫色迷雾,缓缓将宁川笼罩在其中。

    宁川屏住了呼吸,不断挥舞着双手,想要将紫色迷雾驱除,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相反,那妖异男子的声音,如同魔障一样的,缓缓从宁川的耳朵中钻了进去:“宁川……宁川……”

    这声音,一开始的时候,宁川还可以抵抗,但是逐渐的,这声音便变了味道,他仿佛听到了风雪衣的呼唤他的声音,还有上官怀梦,还有被困在洛家的母亲……

    太多太多的人,让宁川没有办法继续保持清醒,他的眼眸逐渐迷茫,手上的动作也停歇了下来。

    “保持清醒!宁川,坚持住!”

    大黑狗大声的叫着,可是他的声音,宁川却充耳不闻,在他的心头之上,萦绕着的是一句又一句宁川,“噗通”一声,宁川身子一软,再也无法坚持下去,跌落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唉……这魔障实在是太过霸道了,一不留神,宁川便着了道!”

    长长叹息了一声,大黑狗的言语中充满了无奈,魔障已经种入宁川的心中,现在想要破除,只能靠他自己了。

    不过,宁川能够在一个不知道多少年月的恶魔手下,抵抗了如此长的时间,已经说明了宁川神识的强大了。

    闭上眼眸的宁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昏迷,他眼前的情景,依然是在地底之下,只是这一切,很快便退却,取而代之的,是流云城熟悉的街道。

    他站在街道之上,行人匆匆,还有不少流云城的人向他打招呼,而宁川也自然而言的向他们打招呼!

    “看!他就是紫阳武道院中的天才宁川!”

    “我早就知道了,名震中州的宁川,现在还有谁不认识啊!”

    “可不是,现在他回来,一些中州的强者,也要来和他道喜呢!”

    ……

    越来越多的人围着宁川,全是赞美和羡慕之词,宁川的心头被喜悦所充斥着,连连点头。

    “宁川,你回来了?”

    突然之间,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入了宁川的耳中,一转头,风雪衣正在不远处微笑的看着他。

    一袭白衣的风雪衣,眼神柔和,含情脉脉,脸颊上的红晕然让她的美色更胜一筹,那一刻,流云城中无数民众的生意,都在宁川的耳中退散着,他的眼中,只有风雪衣一人。

    “我等你很久了……”

    看见宁川无动于衷,风雪衣继续说了一句,宁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上前去,紧紧的抱住了风雪衣。

    “是啊,回来了,我想你了!”

    感受着怀中的温度,闻着风雪衣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宁川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抱过风雪衣了,一时之间,心中百感交集。

    良久,宁川松开了双手,眼中全是柔和,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风雪衣,不管不顾,猛地吻了下去!

    “唔唔唔……有人呢!”

    风雪衣不断在宁川的怀中挣扎着,脸庞更是像熟透的苹果一样鲜红,只是她的挣扎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宁川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让她无法挣扎。

    两片温热的嘴唇缠绕在一起,很快,风雪衣便沉沦其中,缓缓闭上了眼眸,享受着宁川的霸道。

    “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啊!”

    在街头上热吻,流云城的群众一阵起哄,只是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只属于两人,至于其他人,谁管呢?

    “哈哈……川儿,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失礼了一些,我家雪儿,还是黄花闺女呢!”

    快乐的时间总是如此的短暂,风传古的声音传过来,让两人的嘴唇不得不分开,毕竟别人的话,宁川可以不听,但是风传古却是他的准岳父!

    “风叔叔,是宁川失礼了!”

    挠了挠头,宁川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风雪衣闻言,更加娇羞的将头埋进了宁川的胸膛,不敢看风传古。

    但是,风雪衣没有离去,仿佛是和宁川分别良久,她也舍不得和宁川分开一样。

    “还真是女大当嫁啊,雪儿连父亲都不要了!”

    看到风雪衣如此模样,风传古又调笑了一声,让风雪衣更加不好意思。

    “爹!你在这么说女儿,女儿就要无地自容了!”

    风雪衣娇嗔一声,惹得风传古和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宁川和风雪衣之间的婚事,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在流云城中,人尽皆知,所以并没有什么。

    “走吧,川儿,家中准备了晚宴,为你接风洗尘!”

    风传古豪爽一笑,眼中满是欣慰,盼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看到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而这一晚,宁川在风家的晚宴中,海吃胡喝了一顿,他感觉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风雪衣是他一直挂念的人,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他又有什么要求呢?

    ……

    这一切,都如同真的一样无异,宁川可以感受到风雪衣身上的温度和清香,也能感受到烈酒入肚的火辣,更能感受到风传古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

    可惜,宁川并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妖异男子的迷幻结界,一顿烈酒过后,已经是第二天,这烈酒,彻底将宁川脑海中最后一丝清明,都吹得一干二净。

    “呃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宁川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眸,脑子一片空白。

    昨天的晚宴太过开心,他没有动用元力将身上的酒气消除,竟然硬生生的将他灌醉了,实在是好笑。

    拍了拍头,宁川逐渐恢复清醒,他看着周围熟悉的房间,心中一阵舒畅。

    在他的脑海中,有着一段记忆,他历经磨难,终是将风雪衣救了回来,而风传古也没有了在外的理由,便和他们一起,一同返回了流云城。

    正是因为这一段记忆的存在,宁川才会心安理得的接受眼前的这一切。

    妖异男子存在于天荒禁地中,不知道多少千万年的时光了,他对于人心的掌控,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宁川进入了他的迷惑中,他可以轻松的找到宁川心底最为柔弱的地方,从而编制出一个美丽的谎言,让宁川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

    “看来,他已经彻底沉醉于其中了呢!”

    妖异男子看着倒在地上的宁川,轻笑着呢喃,给宁川这样一个安乐的死法,和其他死在他手下的人相比,实在是太过仁慈了。

    “我不会让你成功的!”

    大黑狗眼神灼灼的看着妖异男子,那金色的瞳孔,让妖异男子为之一震,但是很快,妖异男子便冷笑着说道:“这里可不是你说了算哦!”

    大黑狗闻言,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妖异男子的话,而是转过头来,看着正在微笑的宁川,一声声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宁川的毅力十分强大,他不相信宁川会死在梦境之中,只要宁川反抗,便会有机会逃脱!

    只是这个时候的宁川,根本就没有办法听到大黑狗的声音,因为在大黑狗声音响起的时候,宁川的房门也同时被风雪衣打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