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神秘圣主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吱吱吱……”

    下方传来一阵尖叫声,那些骸骨,宁川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脑海中却是传来了一阵嘲笑的意味。

    而很快,宁川也知道了他们为何嘲笑,因为他闭上眼眸,想要调动体内力量的时候,却发现他体内的力量全都被封锁了,就像是几天前在天荒禁地外围的时候一样。

    “连给我自杀的机会都没有么?”

    有些悲凉的睁开眼眸,宁川看着下方的骨海,心中苦涩不已,他实在是不想成为这些枯骨中的一员啊——即便是死了,还要被囚禁在天荒禁地中,这样的事情,恐怕谁都不想吧?

    “这是……宿命……禁地中的宿命!”

    骨王将手中的肠子丢向下方,准备再次出手。

    此时宁川已经无心理会他说什么,死亡就在眼前,现在说什么还有用么?

    他再次闭上眼眸,不愿意看到自己浑身是血的情景,可是等了许久,死亡依然没有到来。

    “喝……”

    一声冗长而又低沉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这个声音宁川认得,那就是几天前,让他离开禁地的那个声音!

    睁开眼眸,只见骨王已经远远的退了出去,警惕的看着四周,再也不敢停留,缓缓的落下去,没入那苍茫白骨中。

    这还不算,那孤傲的骨王,此时竟然生硬的跪了下去,而其他那些尸骨,也也骨王一同跪下,簌簌发抖,显得十分惧怕。

    “呜呜呜……”

    风越来越大,因为鲜血的流失,宁川也觉得越来越冰冷,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他甚至有一种随时都会死去的感觉。

    这一刻,宁川终于体会到了以往无数强者死在天荒禁地中的心情到底有多无奈。

    “恭迎……圣主……”

    骨王的声音响起,话音刚落,宁川便看到虚空中缓缓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依然是和宁川第一次相见的时候那样,朦朦胧胧,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但是,因为相隔不是很远,宁川还是勉强能够看到,在他的身上,仿佛缠绕着一条锁链,而最为骇人的,是那条锁链穿透过他的肉身,给人一种这锁链本就是生长在他体内的感觉。

    和匍匐在地的白骨不同,那朦胧的人影,有血有肉,完全就是一个人的模样。

    “滚……”

    被称作圣主的人再次开口,下方的骨王听了以后,稍稍犹豫,便带着白骨大军,没入了黄土之内。

    终于承受不住的宁川,闷哼一声,捂着小腹的伤口,喷出一口鲜血以后,重重的跌落在地。

    “我送你离开!”

    圣主落在宁川的眼前,宁川依然看不清楚他的容貌,而他说的话,也仿佛没有任何的感情,丝毫不像是在帮助宁川。

    “不,我不离开!”

    前途虽然危险,但是宁川还是选择了前行,他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这样还不如一开始便没有进来。

    停了一下,宁川又沉声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从他踏入天荒禁地,他便让自己离开,现在他性命受到了威胁,又出手帮助他度过了一次危机。

    如此,宁川自然想要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我只帮你一次,这次过后,我便不会再帮助你,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

    圣主冷淡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只有这一次机会离开,继续前行,你也不过是死路一条。”

    “即便我离开,同样也是死路一条!”

    宁川早已经想清楚,眼中连连闪烁着光芒,坚定无比。

    白骨大军已经退去,宁川现在暂时还死不了,经历过这一次的危险以后,宁川更加觉得他需要继续前进。

    或者是被宁川的执拗惊讶了,圣主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夜色中变得寂静无比。

    “要么你现在杀了我,要么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两人僵持良久,还是宁川率先开口,这也是宁川唯一想到可以帮助他的办法。

    对于天荒禁地中的事情,他一无所知,前途更是危险无比,眼前的圣主,可以说是宁川的希望。

    “在……”

    圣主刚要说话,此时另一道声音却是响了起来,打断了圣主的声音:“泄露禁地秘密,可是死路一条,你想清楚了!”

    而这个声音,宁川也能够听出来,正是那一晚,他想要超度亡灵的时候响起的冷哼之声。

    “妈的,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这里的白骨全都超度了!”

    宁川对这个声音十分反感,如果不是那个声音的阻止,宁川将那些白骨大军超度了,他现在也不会落得如此的境地。

    “禁地中的规矩,我自然懂得,不需要你来教我!”

    圣主冷哼一声,丝毫不买那个神秘声音的账,那个声音倒也十分识趣,再也没有开口,消失在黑暗中。

    “天亮以后,往西北方向走三十里,在那里,你将会进入真正的禁地!”

    圣主的话不由得让宁川冷汗直流,他吞了一口唾沫,艰难的开口:“您是说,这里还是禁地的外围?”

    “在我们的角度看来,是的!”

    圣主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你进入那里以后,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该还给你的,我已经还了!”

    说完,圣主便转身离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虚空中,只留下宁川在身后大声的叫着。

    “前辈,你是谁?你什么时候欠过我的人情!”

    宁川的声音在黑夜中不断的回响着,可是,那圣主再也没有回答宁川,他就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神秘莫测。

    确定圣主已经消失以后,宁川不由得摇头苦笑,这里才是天荒禁地的外围,如果进入到真正的天荒禁地之内,到底会遇到什么危险啊?

    他不知道,但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无论如何也要一直向前,现在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愚蠢的小儿……”

    那个让人憎恶的声音再次传来,言语中全是对宁川的不屑,宁川忍不住回头怼了他一句:“你当初不是因为愚蠢而被困在这里的么?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宁川的一句话,直接让那个声音暴跳如雷,显然,宁川的这一句话,戳中了他的痛处。

    事实上,留在这禁地中的,无论是那个声音的主人,还是刚才的圣主,还是那一片白骨,没有谁是自愿留在这里的,只是进入禁地之后,有些事情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控制得了……包括生死!

    “信,你来啊,你现在就来,也好让我看看,你这个一直都不露面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宁川现在已经丧失了战斗力,随便的一个尸骨,都可以将他斩杀,但是不知道为何,头脑一热他就说出来了这样的话。

    或者这就是宁川心中的热血……

    话一出口,宁川便知道自己说了不应该说的话,立刻闭上了嘴巴,所幸,那个声音的主人没有再出现,场面再次恢复了平静,宁川也暂时松了一口气。

    “哼,小子,明天如果你还留在这里,那么后天,便是你的死亡之日!”

    良久,那个声音再次传来,知道他不会出来,宁川的心也开始放松了下来,脸上也自然变得更加猖狂。

    “你这寸草不生的地方,让我来这里,我还不想来呢!”

    宁川不屑的砸了砸嘴巴,淡淡的说道。

    只是这一次,那个声音并没有再回答宁川,只剩下宁川一人,留在黑暗中。

    “呼……总算是艰难度过一劫!”

    平静下来以后,宁川在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将绿色汁液取了出来,滴了两滴在小腹之上,让受伤的小腹逐渐恢复。

    随着绿色汁液生机的蔓延,宁川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面色也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冷静下来,宁川便继续思考着圣主,骨王和那个声音之间的关系。

    依照骨王的表现来看,圣主的地位自然是要高,甚至很有可能和那个声音是并肩而论的,但是不知道为何,那个声音仿佛有几分忌惮。

    “难道说,这天荒禁地中,这些死物活物,也是有着严密的等级的?那么在他们之上,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大帝级别么?”

    想到这一点,宁川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他也想不到,能够主宰统领这么多强者的,除了大帝级别的人物,还会是谁,还能是谁?

    时间在黑夜中流失,宁川伤势的逐渐好转,而黑夜中,那些白骨也没有再次出现,当黎明快要到来的时候,宁川知道,他又在这里度过了一晚。

    缓缓站起来,宁川小腹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虽然动起来的时候,还会隐隐作痛,但是已经不碍事了。

    “我走了,我还会回来的,当我回来的时候,就是你麾下的白骨大军,命丧之时!”

    在离去之前,宁川又故意大声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是他自信,纯粹就是因为宁川昨天晚上差点死了,心中保留着几分怨气,此时说出来,就是为了气一气那个声音的主人而已。

    “哼,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么?未免太过搞笑!”

    声音响起,依然是不变的高傲,但是宁川也不想说什么,踏着脚下的黄土,向着西北方向缓缓的行进。

    到现在,宁川才是真真正正开始踏入天荒禁地,之前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