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毁灭与新生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宁川残念靠近古老墓碑中的黑光,想要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后者速度太快,一闪即逝,无法捕捉,也看不真切。

    “看来只能等下一次机会了!”宁川用残念锁定近万座墓碑,半个时辰后,机会出现。

    一缕残魂油尽灯枯,即将消散,宁川瞅准时机,残念瞬间进入那座墓碑。

    嗡……

    黑光一闪,墓碑中的残念消散,就在这个瞬间,宁川残念抵近黑光,近距离探查。

    它很细小,如同头发丝,若不是宁川残念感知曾提升数倍,根本无法发现它的存在。当宁川残念靠近它的时候,异变陡生。

    轰……

    幽冷的气息,陡然从发丝般细小的黑光中爆发,浩瀚如无边海洋,很难想象它那么小的体积,居然能蕴含如此可怕威能。

    被幽冷气息笼罩,宁川心头顿时有不祥预感,这气息几乎冻裂残念,带着死亡的威胁扑面而来,无法躲避。

    咔咔……

    宁川感觉自己正在龟裂,虽然此刻并无形体,但心中就是冒出这般诡异念头。他越来越虚弱,逐渐接近消散,但他心头却忽然明悟。

    “这是本源死气!真正掌控万物生死的死气!”

    短暂的震惊过后,便是无尽的恐惧,这是一种超越诸天的力量,超脱无尽生灵之上,主宰万物生死,无人可以掌握。

    遇见它,就意味着死亡!

    咔咔……

    宁川感觉自己的残念正在崩解,而后化作虚无,他心头绝望,但并没有就此放弃。

    “有什么力量,可以抵挡本源死气?”宁川焦急,可惜他只剩残念,无法动用半分力量,也无法调动灵宝,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逼近。

    “真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会以这种方式死去,在毁灭中新生……不过一句笑话罢了……”

    宁川自嘲,而后忽然愣住,心中仿佛咀嚼,在毁灭中新生……

    新生……

    就像一道闪电撕裂夜幕,宁川刹那间激动不已,他已抓住关键,有残念消散的墓碑中存在本源死气,新生成的空白墓碑中,一定有本源死气。

    否则,那些陨落的灵魂,绝不可能在墓碑中留下残念!

    “一定要找到空白墓碑中的本源生气!”宁川狂吼,残念化作闪电,冲向墓地深处。

    铿锵……

    然而,那一缕本源死气早已将他锁定,如同跗骨之蛆,发出金铁交鸣声,穷追不舍。

    噗……

    它比宁川速度更快,瞬间穿透宁川残念。刹那间,宁川只觉自己化作万千碎片,敏锐的感知迅速衰退,一股深深倦意涌上心头。

    此时,他距离最近的一面空白墓碑,不过一丈。

    但这一丈,仿佛隔了一个世界,遥不可及。

    铿锵……

    那一缕本源死气再次斩来,宁川很清楚,这一次,他必死无疑。

    “快!再快!”宁川拼劲全身力气,爆发所有潜能,在那本源死气再次斩来的瞬间,一头扎入最近的空白石碑。

    噗……

    可惜,那一缕本源死去最终还是追了进来,斩中宁川残念,瞬间让它爆碎,化作万千碎片。

    “我不甘心!”宁川狂吼,强烈执念下,万千残念碎片居然生生抗住消散趋势,而后扑向空白石碑中的一缕白气。

    那是本源生气,宁川最后的希望。

    铿锵……

    本源死气似乎拥有生命,它感到自身受到挑衅,一震之下,斩向万千残念碎片,要将宁川彻底毁灭。

    此刻,宁川残念碎片已经碰到那一缕白色本源生气,浓郁生机将残念碎片包裹,而后发出恐怖吸力,要将剩余碎片聚拢。

    但很可惜,本源黑气已经狂暴,它散发出幽冷气息,将那吸力阻挡而下。

    哐啷……

    原本安静无比的本源生气被本源死气激怒,二者像是天生水火不容,顿时呼啸一声,轰向彼此。

    轰隆隆……

    生死之气相撞,爆发出恐怖威能,如同密集炸雷,狂暴的能量瞬间将整块墓碑炸成齑粉,而宁川本就化作碎片的残念,更是在这恐怖的能量风暴中直接湮灭。

    “这条路,难道真的走不通吗?”宁川一声叹息,残念彻底消散……

    与此同时,在死神禁地的某处部落中,六名天尊境土著满脸绝望,神色黯然。

    “他……失败了……”

    “唉,可惜,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如今……唉……”

    “输了,我们输了……或许当初,我们应该帮他一下,至少他不会死的这么快……”

    “哼!”金袍修者脸色一沉,“你们扪心自问,若出手帮了他,真的就能让他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吗?”

    他目光犀利,扫过六人脸庞,接着道:“那条路注定九死一生,无尽岁月以来,有多少惊才艳艳的强者无惧生死,在我们的帮助下,开启了那条路,可结果如何呢?没有一人成功,全部身死道消,难道你们没有意识到,但凡我们出手,就注定会失败吗?”

    六人想要反驳,却说不出话来,事实的确如此,冥冥中似乎有一种诡异的力量,阻止所有生灵踏出那一步,他们越是出手干预,结局就越让人绝望。

    “界主大人,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所有人迷茫,最后的机会已经失去,他们感到手足无措。

    “界主大人,真正的浩劫不远了,我们最终都要死去……不如早做准备……”

    “再等等吧!”金袍修者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事后连他自己都想不通,为何会这样说。

    死神禁地彻底安静下来,土著部落的七名天尊境强者盘坐于山峰之巅,遥望无边墓地所在的方向,一动不动,仿佛雕塑。

    无边墓地每时每刻依旧有无数残念死去,也有新的残念被吸入一块块空白墓碑,这里就像是一个轮回之地,生生不息。

    时间如流水,三个月匆匆而过,七名天尊境依旧盘坐在山巅,眺望墓地。其中六人神色很是不耐,三个月的等待,他们早已坐不住,更何况根本不知道要等的是什么。但金袍修者盘坐在那里,不曾开口,他们最终也不敢多说什么。

    嗡……

    某一日,无边墓地某处上空,突然出现一道波动,它很是细微,如同蚊蝇飞过,难以察觉。

    但神识时刻锁定整片墓地的金袍修者,瞬间发现了这一丝异常,紧接着,他瞳孔一缩,顿时露出震惊之色。他全身颤抖,很是失态,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界主大人,发生了什么?”六名天尊境脸色一变,究竟是什么事情,居然能让这位沉稳的至尊强者如此失态?

    这太不寻常了!

    要知道,即便是当年面对那无法想象的禁忌之力时,界主大人都没有出现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

    “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吧!”金袍修者皱眉,当他再去仔细感应那一股细小波动的时候,后者却像是彻底消失,他甚至有些怀疑,刚才是不是错觉。

    接下来又是漫长而又枯燥的等待……

    一个月后,先前那细微的波动再次出现,这一次,金袍修者豁然从地上站起,激动的全身战栗,这次他很确定,绝不是错觉。

    就连其余六名天尊境强者,也都是察觉到那细微波动的不同寻常,他们满脸震惊,难以相信。

    但七人很有默契,最终只是互相递了个眼神,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站在山巅之上,继续苦等。

    十天后,细微波动再现,而后一发不可收拾,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从初时十天一次,到最后两三天一次……

    某一天,它又一次出现之后,再也没有消失,而是悬浮在无尽墓地上空,细小如灰尘,很难被察觉。

    它很特殊,似乎由三种能量混合在一起,纯粹的白、深邃的黑,还有一丝银芒。三缕能量互相缠绕,凝结在一起,彼此之间隐约有些排斥。尤其是那白色和黑色,仿佛是不世仇敌,时刻想要侵吞对方。

    但每当这个时候,中间的一缕银芒就散发出温和微光,化解了黑白二色能量之间的冲突。

    这种状态持续很久,最终,三缕能量彻底融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一缕残念,自能量中苏醒。

    “我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残念发出微弱波动,探索着眼前的陌生的世界。

    很快,它发现了此地的诡异,顿时惊呼道:“这地方……难道是真正的轮回之地?为何我会觉得有些熟悉?可是……想不起来了……”

    它很虚弱,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觉得昏昏欲睡。

    最终,它沉沉睡去,浑浑噩噩……

    时光荏苒,它在迷茫中渐渐强大,从当初细小如微尘般,到如今已如拳头一样大。它的记忆中开始多了一些东西,比如这里是死神禁地第三关阴阳断,是外界生灵彻底陨落后的终极归宿……

    但它就是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谁。

    无奈之下,它游荡整个墓地所在的无边空间,想要找回记忆。不知不觉间,它已成长如正常人大小,通体散发着白、黑、银三种光彩,很是神秘,非同寻常。

    最终,他成功找回记忆:“我……是宁川!我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