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死路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崛起?我肉身毁灭,灵魂步入轮回,谈何崛起?”宁川满嘴苦涩,如今他已算是身死道消,灵魂之火都曾经熄灭,仅剩残念,再难复活。

    金袍人口中的不算死去,只怕不过是安慰而已!

    “如此消沉,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金袍人感慨,暗中怀疑这番考验是否太过了,导致少年遭受如此打击。

    但若非如此,又怎能真正逆天而上?

    “族长说你没死,你就一定没死!”其余六名天尊强者开口,语气充满自信,“我们七人在这里等了无尽岁月,可不想看到一个颓废的家伙!”

    “没错!求道者一生都在逆天行事,理当有一颗无惧的心,和永不妥协的意志,只要尚未彻底消散于天地间,当永不放弃自己!”

    “所谓死去,不过是换了另一种方式活着!”

    “在毁灭中新生,于极尽处升华,涅槃己身,超脱自我,方见真正的大道!”

    金袍修者语气很慢,仿佛那传说无尽岁月诸多神魔的呼唤,带着神秘力量,激荡灵魂,让宁川心潮澎湃。

    “如何新生?如何涅槃?”宁川迷茫。

    “忘掉过去,开创自己的法,走出自己的路!”金袍修者循循善诱,如同老神棍。

    但内心深处,他和另外六人一样,都是十分紧张,担心宁川过不了自己那一道关,最终彻底烟消云散。

    “开创自己的法?走出自己的路?谈何容易!”宁川苦笑,且不说他只剩下残念,即便巅峰状态,也无法迈出那一步。

    那是真正的创造,古往今来无尽岁月,惊艳者不计其数,但又有几人走出了自己的路,皆是站在前人肩膀上而已。

    “这条路,注定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金袍修者没有隐瞒,事已至此,一切都要靠宁川自身,“但你现在,除了这条路,已经无路可走!”

    “正是如此!要么彻底消散,要么重塑真我!”六名天尊强者语气斩钉截铁,将宁川一步步逼到悬崖边,逼他作出抉择。

    “我确实已经无路可走了!”

    宁川最终沉默,许久之后,才道:“这条路,我走!”

    七人悄悄松了一口气,金袍修者道:“这片目的浩瀚无边,即便以我们七人之力,也无法探查到边际,无尽岁月以来,所有死去的生灵,都在这里留下了印记,其中不乏一些逆天强者,想要开创自己的法,或许你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感悟……”

    “他们最终也失败了……”宁川心情沉重,若是成功,又怎么会在此地留下印记。

    这条路,终究是太难了!

    宁川彻底沉默,属于他的石碑一片死寂。他的残念在石碑中很是迷茫,对开创自己的法毫无头绪,也不知道该如何涅槃。

    金袍修者七人对视一眼,神色复杂,最终纷纷叹气。一颗信念的种子,已被他们埋入宁川残念,它能否开花结果,无人得知。

    “走吧!我们不要打扰他,他需要时间!”金袍修者神色复杂,有期待也有担忧。

    “我们……不帮帮他吗?至少让他残念复苏,对未来更多一份把握?”六人不解,为何族长如此铁血,如此绝情。

    “我们一旦出手,就等于害了他!”金袍修者神色凝重,“我一直怀疑,种子的成长,不能有任何力量干涉,否则就无法完成彻底的涅槃,以往的历届种子,我等每次都有暗中相助,可结果呢?哪一个不是永远消散,黯然落幕?这是他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至于解决如何,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可是,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这次若是失败,我们将输掉所有!”

    “无需多说,我意已决!”金袍修者语气强硬,不容置疑。

    六人沉默,最终随金袍修者离开……

    如何新生?如何涅槃?

    忘掉过去,就能做到了吗?

    宁川残念栖息在墓碑中,越想越疑惑,倘若有一天,他真的忘记了过去,获得了新生,恐怕也不再是那个过去的他。

    这样,又有何意义?

    “不,这绝不是我要走的路!”

    宁川残念在墓碑中苦苦思索十多天,最终一无所获,他离开墓碑,游历这方浩瀚无边的神秘墓地。

    天地昏暗,幽深而又诡异,无数墓碑如同满地荒草,密密麻麻。宁川残念从一块块墓碑上游过,尝试与其中的残念交流。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明明已经彻底失去,但又感觉自身还存在,只是处于无形状态,可以四下游走,不受任何限制。

    在这里,宁川仿佛回归水中的鱼儿,肆意游荡,与一块块墓碑中的残念交流。

    这些墓碑中的残念,几乎都是新死,面对宁川的沟通,绝大多数墓碑都死气沉沉,毫无回应,剩下的一些极少数,也都是沉寂在不甘和绝望中,无法接受自身的陨落。

    不知过了多久,宁川残念终于穿过新死区域,来到一大片古老墓碑前。

    碑体斑驳,充满岁月痕迹,似乎存在了无尽岁月,就连碑文的字迹,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宁川残念费了很大功夫,才勉强看清。

    “聂无双,圣灵神国天尊境,死亡时间:十万年……”

    “风无极,东极神国天尊境,失望时间:十二万年……”

    宁川残念读着墓碑上的碑文,内心久久不能平静,面前成千上万的墓碑,皆是记录着十万年以前诸多修者的辉煌成就,随便一人出来,都能震惊当世。

    但最终,他们都陨落了,残念被此地墓碑吸收,悠悠十万载过去,恐怕就连残念,也已经彻底消散了。

    一座座沧桑的墓碑静静矗立,悲凉而又压抑。

    “有人吗?”宁川散发残念,和一座座墓碑沟通,结果让他有些失望,数千道墓碑过去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宁川不死心,又尝试了近万座墓碑,直到他感觉疲惫不堪的时候,才最终停下。

    结果,一无所获。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宁川像是魔怔了一样,疯狂探索,想要寻找活着的残念。他游荡百万里方圆,沟通每一块墓碑,终于遇到一缕即将消散的残念。

    “我即将彻底回归天地,你有什么疑惑,尽快问吧!”它语气平淡,却透着悲凉和无奈。

    它来自八万年前的赤炎神国,生前是天尊境巅峰的修为,可惜遭遇大恐怖,肉身被毁,灵魂之火熄灭,残念来到此地,坚持八万年,如今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如何才能在毁灭中获得新生?”宁川不解,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心头,毫无头绪。

    “这是一条死路!”这一缕残念时间不多,说话很直接:“这些时日你应该见过成千上万的天尊境强者墓碑,他们生前哪个不是一方巨擘,又有谁甘心死去?每个强者都曾如你这般,想要打破生死规则,逆天而行,但最终他们都烟消云散了……”

    “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或许还有十万年可活,若强行踏出那一步,恐怕下一刻就会烟消云散……我本来还能苟延两万年,但最终没能忍住寂寞,强行逆转生死,如今落得这般田地……”

    它大限已到,声音开始虚弱下去:“虽然没能成功,但终究得到了些许感悟,就一并送给你吧!”

    声音微不可闻,断断续续,宁川凝神细听,生怕错过每一个字。

    “想要在毁灭中新生……要勘破生死奥义……忘记已经习得的法,才能开创……自己的路……”

    它带着遗憾,最终彻底消散,还有很多感悟,可惜已经来不及说。

    但尽管只有这短短几句话,对宁川来说,都像是无尽黑暗中的一粒光亮,为他指明方向。

    接下来的几个月,宁川一直气息在属于他的墓碑中,不曾外出。他抛弃一切杂念,保持心境空灵,残念与墓碑相融,延伸整个无边墓地。

    一开始宁川一无所获,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仿佛进入真正的空明之镜,慢慢感受到自身残念正在消散,尽管那速度极其缓慢,但还是被他感应到了。

    他的感知越来越敏锐,方圆百万里内无尽墓碑发生的变化,都在他的感应之下。每一刻都有残念彻底消散,也有残念被吸入空白的墓碑,生生世世,循环不息。

    宁川就这样栖息在属于他的墓碑中,默默感应着四周的一切,似乎漫无目的,又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半个月后,宁川残念一震,发现感知更加敏锐了,每当墓碑中出现新的残念,或者旧残念从古老墓碑中消散的时候,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其中墓碑内部的结构。

    墓碑之中,就像一片星空,星星点点的光芒不断闪烁,散发着微弱光辉,将四周映衬得如梦似幻,浩瀚无边。

    嗡……

    突然,一座古老墓碑中,黑光一闪,其中气息的残念彻底烟消云散。

    “那是什么东西?”宁川大吃一惊,直觉告诉他,神秘黑光隐藏着惊天的秘密,很有可能牵扯到如何在毁灭中获得新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