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幕后真凶

作者:洪荒之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盖世武神最新章节!

    宁川很快就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关键。

    寒月草和炎煌果两种药材,单独每一样都不会有毒,反而对修者有着很好的药效,是无数修者最为依赖的两种药材。但是,一旦这两种药材放在一起,或者有修者先后闻到了两种药材的味道,就会中毒。

    寒月草主要用来克制心魔,抚平气血,而炎煌果则用来激发气血,两种药材一旦被修者吸收,就会导致气血冲突混乱,轻则吐血,一身实力难以发挥出五成,重则直接爆体而亡。

    而先前在岳家药铺中毒的那些修者,正是因为吸入这两种药材的药力,才会呈现出那般症状。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后,宁川便是对众多修者道:“诸位静一静!此事我岳家定位给诸位一个满意的交代!请大家稍安勿躁!”

    闻言,众多叫嚣的修者稍稍收敛,皆是把目光投向了宁川。

    但就在这时,站在人群之中的那名中年修者,却是满脸冷笑道:“满意的交代?你们岳家如何给我们满意的交代?在你们岳家药铺随便买个丹药,都能让人中毒,谁敢保证其他所有的药材和丹药有没有毒?”

    这话一出,稍稍安静下来的众多修者,顿时再次叫嚣起来。

    “没错!这个满意的交代,你们根本就给不了!”

    “除非岳家滚出第三层,不再染指药材和丹药!”

    “说的对!岳家药铺草菅人命,必须要滚出这座城池!”

    叫嚣声一浪高过一浪,而在几个有心人的鼓动之下,越来越多的修者,也是加入了声讨的行列。

    见到这一幕,宁川的脸色,也是渐渐冷了下来,而后浩瀚的灵力透体而出,化作无边威压,将方圆千丈笼罩。

    在这股威压之下,这方天地温度骤降,无数修者纷纷脸色大变,这股气息,已经无限接近于灵虚境,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入虚境的修者能够抗衡的。

    “怎么?岳家这是恼羞成怒,准备武力镇压了吗?”中年修者虽然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但似乎有恃无恐,在没有绝对的证据之前,他相信宁川不敢对他出手。

    “如果此事的确是因我岳家而起,我可以向诸位保证,一定会赔偿大家所有的损失!”宁川语气平淡,却是掷地有声。

    紧接着,他目光一寒,冷冷地道:“但如果查出是有人恶意捣鬼,岳家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平静的语气,带着冰冷的杀意,瞬间笼罩所有修者,让得每个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看来岳家的这位少主,已经动了真怒,难道此时的确是有人栽赃陷害?

    不少修者心中开始动摇。

    但那藏在人群中的中年修者,仍旧是不依不饶:“你威胁我们也没用,事实就是事实,很多道友在你们这买了丹药就中毒,这件事你们岳家脱不了关系!”

    宁川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的杀意,也是有些忍不住了。此人三番五次搅风搅雨,真当他宁川是好欺负的吗?

    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宁川看向此人,淡淡地道:“这位道友,你口口声声说在我们这里买到了毒丹,请问你买的是什么丹药?什么时候买的?又是什么时候拿回去服用的?服用之后多久出现中毒症状的?”

    接连四个问题,顿时问得那中年修者哑口无言,他只是在这里泼脏水起哄,压根就没买过什么丹药,怎么可能回答的上来。

    短暂的尴尬之后,中年修者也意识到自己恐怕要露馅,当下便是硬着头皮道:“买你们毒丹的是我兄弟,你问的这些问题,我怎么可能回答得上来?反正我只是知道,他服用了你们岳家药铺的丹药才中毒的,你们必须要给个说法!”

    “想要说法?可以!我岳家药铺,现在就可以给诸位一个说法!”宁川微微眯起眼睛,瞳孔之中的寒芒,也是浓郁到了极点。

    然而,那中年修者似乎并未看到宁川的神色,他脸上的狞笑一闪而逝,心中更是得意无比。战斗力再强又能怎样?还不是被自己吃的死死的?今天岳家注定要阴沟里翻船,谁也救不了!

    中年人心中这般想着,脸上的狞笑,也是再次一闪而逝。

    但下一刻,他却是愣住了。

    只见那个叫风宁的少年,用平静的眼神看了过来,而后淡淡地道:“这位道友,寒月草长期携带在身上,容易导致气血运行缓慢,于修行不利啊!”

    听到这话,中年修者顿时如遭电击,一股森森的冷意,瞬间从尾椎窜到了头顶。寒月草的确藏在他身上,但经过特殊的手段处理,十分隐蔽,这几天以来,从未有任何修者发现,甚至就连岳家药铺的一些资深药师,都无法发现。

    这是中年修者的骄傲,也是他用来坑害岳家的最强底牌,但此刻,却是被人一口道出,简直是匪夷所思。中年人甚至都在怀疑,这个叫风宁的家伙,是否偷听了他们的计划。

    不过,惊骇归惊骇,但身上藏有寒月草的事情,打死也不能承认。

    否则,整个针对岳家的计划,都要泡汤!

    想到这里,中年修者眼睛一瞪,喝道:“休要顾左右而言他!别说我身上没有寒月草,就算是有,这和你们的毒丹又有什么关系?”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不少修者纷纷附和。

    “就是!岳家卖了毒丹给我们,该赔钱就赔钱,该关门就关门,扯什么寒月草,明显就是转移话题!”

    “没错!岳家这样下去,只会让大家更加失望!”

    “反正我以后不会来岳家的店铺买东西了!”

    中年人将周围修者的反应看在眼里,不禁悄然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机灵,再加上周围这些白痴修者好糊弄,否则今天非得暴露不可。

    不过现在好了,有了众多修者的支持,众口铄金之下,黑的也会变成白的,岳家就算是全身长满嘴,也是无力回天了。

    听到中年修者的狡辩,宁川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唰……

    随着话音落下,宁川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中年修者面前,而后在后者震怒和惊恐的目光下,一掌将中年修者全身的衣衫震成了碎片。

    漫天碎步片中,中年修者臃肿而又白皙的身材,如同一头白条猪,各位醒目和刺眼。而在中年修者的腰上,赫然绑着七八株寒月草。

    “你……你干什么!”中年修者全身暴露在无数修者面前,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色,整个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此刻他是真的怕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风宁的家伙,不但识破了他身上的寒月草,而且还敢当着无数修者的面对他动手,这下不但丢了人,而且就连那针对岳家的计划,恐怕也要暴露了。

    一瞬间,中年修者想到了逃跑。

    但此刻,中年修者却是动也不敢动,宁川刚才那一掌,不但轰碎了他的衣服,而且在他体内凝聚成了一道恐怖的禁制,只要他敢轻举妄动,必然会遭到禁制反噬,死无葬身之地。

    而这突然出现的一幕,也是成功镇住了所有修者,让得众人陷入短暂的愣神,忘记了继续起哄。

    宁川给鹰玄传音,不多时后者便是从药铺里拿出五六颗炎煌果。宁川将这些炎煌果塞到中年修者身上,与那些寒月草放到了一起。

    紧接着,宁川笑着道:“诸位稍稍退后,免得大家中毒!”

    众多修者脸色微变,顿时后退十多丈,而这时,那中年人的脸色,突然间变得血红无比,一根根血管如同蚯蚓,在脸上扭曲蠕动,看上去异常狰狞。

    噗……

    下一刻,中年修者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而他身上的气息,也是瞬间被削弱五成左右。

    “这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岳家药铺是无辜的!”此刻就算是众多修者再傻,也都是看出来了。

    “的确!我们冤枉岳家药铺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有人利用岳家药铺售卖的炎煌果做文章,想要搞垮岳家!”

    “惭愧!原来这一阵子中毒的修者,都是因为同时吸入了炎煌果和寒月草的药力!”

    所有修者幡然醒悟,而后便是内疚不已。

    “我们一定要为岳家药铺正名!”

    “对!这样也算是我们赎罪了!”

    众多修者立即行动,前往城市各个角落,将真相传播开来。

    见到这一幕,宁川也是微微有些感动,没想到在这魔道邪修的大本营,这些本来被打上邪恶标签的魔道邪修,居然也有如此真性情的一面。

    定了定神,宁川将目光投向那中年人,紧接着眼神也是陡然间变冷,以如此毒计针对岳家,不管是谁,一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感受着宁川那充满杀意的眼神,中年人也是脸色苍白如纸:“不……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说吧,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我是……”中年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他的双眼突然泛起诡异红光,紧接着脑中传来一道闷响……

    见状,宁川脸色陡然一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